下载APP

被骂红的普通人,孙笑川成名背后的狂欢哲学

L4ughing
文化 2019-07-30
文化 > 被骂红的普通人,孙笑川成名背后的狂欢哲学

前些天,孙笑川在A站组织了一场造梗大赛,还主动给A站的用户提供了视频素材,希望大家能够创作出一些关于他的新梗。

很快,这条征集内容的阅读量就达到数万,评论区里出现了不少关于此次征集的作品链接,我打开之后发现投稿视频风格各异。有的将孙笑川过往直播画面,剪辑成了鬼畜作品;有的将他的声音和头像,置入电影《美人鱼》的片段中,制成了一期《山海弟弟cxk》;甚至还有人将孙笑川元素加入游戏《中国式家长》当中,做了期《中国式笑川》。

虽然出于某些原因,孙笑川很难重回直播平台,但他最近的曝光度不仅没有因此降低,反而在微博上的粉丝量已经达到200万,基本每条微博的评论都过千,点赞更是上万,互动率很高。

孙笑川的影响力并不局限于微博,他所到之处必然会引发狂欢,这次在A站发起的征稿活动也是一样。这种网络狂欢看似无厘头,但其实可以用巴赫金的“狂欢理论”来解释。


1

狂欢理论的现实写照来源于狂欢节,后者起源于宗教森严的欧洲中世纪,人们只有在节庆时才戴起面具,走上广场,人人平等,放纵自我,尽情的欢声笑语。巴赫金称若想正确理解欧洲中世纪的文化意识特点,必然要先了解那时人们的双重生活:

一种是官方的,整个是严肃的、阴沉的,服从严格的等级制度,充满恐惧、教条主义、崇拜和虔诚;

而另一种生活则是狂欢广场式的,自由的,充满双重意味的笑谑,对一切神圣事物都报以不恭和亵渎,对一切人、一切事物都报以狎昵交往的辱慢与贬低。

西方狂欢节是以长期高压的社会环境为前提的,积聚已久的压抑感通过狂欢节彻底释放。而作为孙笑川狂欢事件的主力军,现在的年轻群体也积蓄了很多能量急需释放——学生有学业上的烦恼、社畜有工作和生活上的压力等。几年前流行自嘲的“屌丝”如今很少有人继续提起, “丧”和“焦虑”替换成了这代年轻人的常用词。

网络则为所有人提供了一个大型对话的开放性场所。围绕孙笑川的狂欢场地,由中世纪现实存在的广场,搬到了虚拟的网络。人们又一次戴上了面具,隐匿于网络背后,相比于现实,能很大程度的畅所欲言,尽情狂欢。

网络狂欢的背景和场所,在当下皆已满足。那么孙笑川是如何被网民所狂欢,并引起巨大反响的?


2

巴赫金在狂欢理论中提到狂欢节最主要的活动,是将一个小丑扮作国王,对其进行加冕,并在狂欢结束前进行废黜,而废黜的过程伴随着游戏性的指责、殴打、唾骂。

加冕与脱冕这一过程,构成了狂欢节最核心的仪式。它将现实中的等级秩序进行了完全颠倒,从而有些讽刺意味的放大了这场狂欢。学者张开焱还专门就此研究过文学作品《阿Q正传》的深层叙事结构:

确证阿Q小丑的身份(姓名籍贯职业之不确定的下等人物)——展现阿Q小丑的特征(精神胜利法与恋爱闹剧)——狂欢节(革命)到来时给阿Q的加冕(阿Q参加革命成为未庄令人畏惧的英雄、阿Q辉煌的梦想)——革命后期对阿Q的脱冕(不准革命,并将他当作小偷游街枪毙)。

其实网络上关于孙笑川的狂欢,也与阿Q从加冕到脱冕产生的冲破秩序的效果类似。

首先孙笑川走红之前,观众都了解他是工地出身,按照世俗价值的判断,社会地位并不是很高;而在直播过程中,他出口成脏,还因网恋被骗8000块,都体现出了他“小丑”的特质;但网民却为他加冕,在网络上制造各种言论,将其捧成“带明星”、“rap皇帝”;而最终同样是由网民制造的“打奶奶”、“射激光”等莫须有罪名,使得孙笑川百口莫辩,完成脱冕。

起初孙笑川的名气并未出圈,这一过程对于圈外人来说,很逼真,也具有很高的迷惑性,从而促使这场狂欢最大化的呈现于网络。随即迅速引起传播,招来更多的参与者。

随着参与者汇集,孙笑川背锅事件接连爆发,不断在网络上得到曝光,最终塑造出了如今这样一位带有亚文化属性的,非常规的偶像。

与中世纪民众在狂欢节上殴打“国王”,颠覆传统等级观念类似,如今网民利用孙笑川与蔡徐坤、陈冠希等明星交锋,也颠覆了当下对明星偶像的定义。

你也可以将其看做,这是很多人不希望被垄断话语权一种狂欢式反抗。


3

巴赫金认为狂欢节是一场“即没有灯光,也无所谓演员与观众的游艺”,是一场全民性的活动,所有参与者都置身其中。在此期间欢乐的笑谑占主导地位,而这种笑针对一切,同样也针对取笑者自身,也就是自嘲。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人提起孙笑川,喜欢说上那句颇具哲学气息的:

也许根本就没有孙笑川,又或者人人都是孙笑川。

所以一旦狂欢开始,不管你是带着面具的民众,还是假扮国王最终被脱冕的小丑,最好都要乐在其中,没人愿意被破坏兴致。

之前孙笑川也曾困扰过,气急败坏过,但他很快完成了转变,甘愿当成网民们娱乐的对象,并且自娱自乐了起来。而在此期间形成的知名度,对于他本人来说也绝对是利大于弊。

同样的例子也发生在吴亦凡身上。他在影视、综艺的很多片段,都成了不少人调侃的对象,其中以“大碗宽面”最具有代表性,网络上一直都有相关内容的二次创作。他曾因RAP争议与虎扑社区争锋相对,到最后也很难说清哪一方成了赢家。但吴亦凡转回头自我调侃,参与进这场网络狂欢,一首本人演唱的《大碗宽面》,迅速让很多人黑转粉。

而与此相对的,也几乎同时发生的,则是蔡徐坤因被二次创作而发起的起诉事件。两方的操作效果,明眼人都辨得出来高下。


4

广场对于狂欢节是有着象征性意义的地标,而前面也有所提及,随着时代的进步,网络也逐渐成为了狂欢广场的一种虚拟体现。

但网络的开放性并不意味着到处都适宜进行狂欢。比如你在一个十分严肃的平台,玩弄孙笑川的背锅趣梗,这显然不太合适。而在带动孙笑川名气的社交平台微博上,他的背锅往事和趣梗就是网民们喜闻乐见的。

最近这场由孙笑川本人在A站发起的造梗大赛也是一样。

A站作为国内老牌的二次元社区,容纳了各种有趣的文化,二次元、鬼畜、游戏、宅舞等各类人群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同好。热爱造梗和传播趣事的属性,与孙笑川发起的造梗大赛十分贴合,这也是为什么征集消息一经发布,就获得了众多优质投稿,在A站又一次掀起了狂欢。

点开A站这次的投稿作品以及评论区,能很明显的感觉到一种熟悉的,欢乐的调侃气氛。或许,真正的明星并不只是孙笑川,而是参与这场狂欢的所有人。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23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