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复杂的游戏裁判:官方认证堪比司法考试

跳跳 文化 2019-08-06
  • 38

小亮是一名法律工作者,也是一位万智牌裁判,这两种看上去截然不同的身份在他身上已经交融无隙。

《万智牌》有个流传很广、连圈外人都知道的著名段子:混沌法球。

在万智牌的Alpha版本中有一张牌叫混沌法球,其效果是“牌手可以从一英尺高空将其抛起,摧毁它本身以及所有它落下来后碰到的非衍生物永久物”。简单来说,你把这张牌往天上一扔,掉下来后它砸到什么就能干掉什么。

这张效果古怪的牌引出了一个更古怪的江湖传说。据说在一次世界比赛上,一位牌手面临巨大的劣势,场上全是对手控制的卡牌,而他场上有威胁的牌只有这张混沌法球。形势千钧一发,这位牌手毅然将混沌法球撕了个粉碎,把碎片往牌桌上一扬,卡牌的碎片像雨一样洒遍了场上的每场牌。

混沌法球的纪念海报混沌法球的纪念海报

他的对手当然非常吃惊,喊来了裁判,质疑这个操作违规,但是裁判认为“撕毁自己的牌张”这个行为本身并不违反比赛规则,判决比赛继续。混沌法球(的碎片)于是将场面一清而空,这位牌手绝处逢生,最终赢下了对局。不过胜负已分后,裁判因为他的卡组牌数低于合规的60张牌,还是将他判负了。

这个段子往往被用来证明万智牌多么有趣,但是小亮在向我又一次重新讲述它时,却是想告诉我,万智牌裁判是怎样看待这件事的。

按照万智牌完整规则,没有哪条指出牌手不能撕毁自己的牌张,因此撕毁混沌法球这个行为本身是合规的。而牌张的碎片能不能当做完整的牌使用呢?一般来说肯定是不行的,你不能拿碎片来打牌。但是撕毁—洒下碎片—混沌法球效果生效是一个完整的动作,在这个动作开始时,也就是混沌法球发动异能时牌张还完好无损,因此裁判裁定这个动作生效也不能说全无道理。

小亮在肯定判决合规后,又开始分析为什么最后要将这位牌手判负。

至于为什么最后还是将他判负,援引5月更新的最新版本万智牌比赛规则MTR 3.3认可牌张一条,只有未遭遇损毁的牌张才能算作被比赛认可的牌张,而被撕毁的混沌法球明显已经严重损毁,不再被认可。诚然,这条规则还指出主审可以为比赛中损坏的牌制作代牌,让其继续合法,然而MTR 3.4代牌一条指出,不得用代牌来代替拥有者出于故意而损毁之牌张,因此主审不能为混沌法球制作代牌。

再有万智牌完整规则MCR总则100.2a一条,在构筑赛中,一副套牌必须由60张以上的卡牌组成。混沌法球既然不再被比赛认可,那么这位牌手的牌组就只剩下59张,违反了MCR 100.2a,所以就应该被判负。

最后,小亮还补充了他对关于这个段子其余部分的看法:“我看网上有传言说这位牌手最后被DQ(取消资格,是最严重的判罚之一),这是不对的,只有说谎、贿赂、威胁对手这些严重恶劣行为才会被判DQ,而这位牌手违反的是违规处理方针IPG 3.5套牌与套牌登记表不符一条,范例中有明确记载,判罚只有一盘负而已。”

后来,万智牌真的推出了一张必须撕碎才能使用的混沌碎纸,来纪念这个故事后来,万智牌真的推出了一张必须撕碎才能使用的混沌碎纸,来纪念这个故事

对我来说,混沌法球的段子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对于小亮来说,这种情况是他随时可能会遇上、甚至称不上复杂的一个判例,是他作为一名万智牌认证裁判生涯的一部分。

万智牌是一款非常复杂的卡牌游戏,复杂到了不可能要求每位牌手都掌握全部规则的程度。游戏的完整规则有足足20万字,涉及游戏的方方面面。从最基本的“什么是被认可的比赛用万智牌”到复杂的“替代性效应和/或防止性效应的互动”,规则上全部做了详尽的规定。

规则覆盖了万智牌的所有方面规则覆盖了万智牌的所有方面

不止如此,每当官方推出新的卡牌一段时间后,就要根据比赛中实际出现的问题进行追加解释(被称为“勘误”),指出卡牌在特定情况下如何生效,纠正卡牌描述中不严谨的部分。这种勘误往往会持续很多年,比如混沌法球这张牌,即使在1995年被完全禁止于比赛中使用后,还进行了多次勘误,对“碰到牌套怎么办”、“法球落下时牌手能移动自己的牌张位置吗”等问题做了细致的解释。

小亮觉得,在某种意义上,万智牌就像是社会上的法律。一名普通牌手,就等于社会中的普通公民,不必特意去读刑法、民法这些大部头(完整规则),只要记得基本的常识——不偷窃、不伤害别人等等——就能正常生活(打牌)了。

但是总有常识无法应付、非得上法院才能解决的问题。在现实社会里,人们会请出律师和法官,而对于万智牌,牌手们会请出裁判。

严格来说,只有得到官方承认的认证裁判才能自称万智裁判。所有的官方赛事都必须配备认证裁判,他们的判罚就等于官方、赛事举办者的裁决,小至牌店举办的资格赛,大至奖金丰厚的大奖赛。认证裁判算是半个官方人员,高级裁判更是直接和万智牌开发运营公司威世智签订合同。

一张奖励给裁判的闪卡,左下角用小字标着“Judge”(裁判)一张奖励给裁判的闪卡,左下角用小字标着“Judge”(裁判)

想要成为认证裁判,和想要成为律师等法律工作者一样,考试。

小亮是一名法律工作者,在4年前第一次接触到万智牌之后,他就知道,自己将成为一名认证裁判。“太像了,整个万智裁判体系和法律体系太像了”,小亮说,“完整规则就是基本的法律条文,勘误就是高院的司法解释……裁判等级考试,那不就是司法考试嘛!”

一道给裁判的在线练习题一道给裁判的在线练习题

万智版司法考试的难度当然远远低于真正的司考,但还是能令普通玩家望而生畏。小亮参加裁判考试时已经是家附近牌店中名声不小的规则通了,裁判笔试却还是只考了50多分,没达到70分及格线。

他试图给我解释,什么是持续性效应的互动。这种效应可以理解成其他游戏中的光环或者被动效果,会不断影响其他卡牌乃至游戏的规则。所有的持续效应被划分成7个主层级,必须严格按照顺序执行:第一层是复制效应,代表着能复制卡牌的效果要第一个执行;然后是改变控制权效应……

这种光环在万智牌里就是“持续性效应”这种光环在万智牌里就是“持续性效应”

而对于改变攻击和防御力的第7分层,又要划分为5个副层级。如果涉及到同一层级的不同效应,还得引入“从属关系”、“时间印记”和“覆盖”,情况会复杂上几倍。

一个小时之后我也没能正确理解这条规则,只能选择放弃。小亮告诉我,牌手可以只记自己的牌该怎么用,而裁判必须从规则上明白每张牌为什么该这么用。

小亮考上认证裁判后,“万智裁判就像法律工作者”的感觉愈发强烈。万智牌的规则一直在不断更新,以适应新卡牌和新规则,卡牌的勘误也越来越多,虽然这些不是裁判考试所必需的,但是对于日常的执法很有帮助。

“一个有追求的裁判应该关注所有的规则变动”,小亮认为这和从事法律工作一样,法律条文和司法解释不断变动,合格的法律工作者也要不断学习、适应这些变动。

完整规则表几天前还更新了一次完整规则表几天前还更新了一次

一次我执法,被旁边观赛的牌手说我判决错了。我说你还能比我懂规则吗,他拿出刚刚发布的一期颅内植入(官方的一个规则问答专栏)给我看,说这个地方人家高级裁判就不是这么判的啊,我一看发现果然是我错了。

小亮形容这次经历就像 “在法庭上时被旁听席指出明显的法律条文出错”,让他非常羞愧。从此之后资深裁判写的专栏问答、官方推出的释疑和勘误表他每个都不错过。

专门发布裁判文章的中文站专门发布裁判文章的中文站

小亮一直停留在1级裁判上。他也曾想考2级,但是2级裁判不仅要通过考试,每年还要执法2场竞争级比赛,这种比赛在小亮的城市很少有,如果想要达到标准他可能要去其他城市执法,小亮抽不出时间。

而且按照规定,2级裁判还需要每年进行一次考核,虽然这种年检在国内有时并不严格执行,但是小亮还是满足于“就这样停在1级,给附近牌店执法一些小型赛事就够了”。

1级裁判的晋升之路1级裁判的晋升之路

万智比赛的执法甚至对小亮的法律工作也产生了影响。他说自己刚刚从法律工作时,总是觉得和原告、被告都离得很远,有时候就会产生高高在上的危险情绪。而在牌店里,他与牌手们面对面,时刻感受着他们在违规时的侥幸、懊恼与愧疚——每次比赛的判决都让小亮对“法律不是冷冰冰的刻板规定”有更深的感触。

就像文章开头对混沌法球的判罚,如果严格按照规则原文,裁判完全可以说这张牌损坏了所以操作无效。小亮第一次看到这个段子时也觉得应该判决操作无效,但现在他不再这么想了,因为那么判决固然不会出错,但是“这么有趣的一段故事,不也就消失了吗”


展开全文

4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 2019-08-09 08:11:21
    想考啊……
    回复
    取消
  • 2019-08-06 14:10:34
    撕牌逆转这桥段我还以为在看口胡王[滑稽.jpg]
    回复
    取消
  • 2019-08-06 11:40:29
    万智比赛的执法甚至对小亮的法律工作也产生了影响。他说自己刚刚从法律工作时,总是觉得和原告、被告都离得很远,有时候就会产生高高在上的危险情绪。而在牌店里,他与牌手们面对面,时刻感受着他们在违规时的侥幸、懊恼与愧疚——每次比赛的判决都让小亮对“法律不是冷冰冰的刻板规定”有更深的感触。

    有启发意义。
    回复
    取消
  • 2019-08-06 10:27:40
    我想起我一个室友,非常喜欢米勒山谷狼人,买了艾赐魔袋的正版牌,规则书看到能背下来,但是他一直没当过主持人,因为没人玩狼人的规则,要按狼人杀的规则玩,每次他想主持总有人挑刺,来找他借牌的还要bb说哪个哪个角色没有
    回复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