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学家发掘出“手机化石”已经不是新鲜事了

雨上 文化 2019-08-10
  • 21

时代的发展,让我们看前些年的科技产品,有一种南柯一梦的感觉。

几年前,几大运营商争相宣传3G网络的速度,说3G可以改变生活,当时互相争夺地盘那一幕幕还在眼前。当现在5G都已经到来时,回过头再来看当时的广告词,已经是显得有些滑稽:

这还只是3G时代的故事,如果再往前追溯,那些活跃在2G、1G时代还普遍只能通话和短信的按键手机,如今早就被忽略,被遗弃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

随着通信技术的迅速更迭,那些淘汰下来的,代表着时代历程的一代代手机不断沉积,当埋在下端的那些手机重见天日的时候——

有的甚至已经成了“手机化石”。

手机的出现历史很短,大家潜意识里还是会认为这是一个属于现代的产品,以至于说起“手机化石”这种东西,总会有人觉得这是危言耸听。

先说什么是化石?

官方的定义是——化石就是生活在遥远过去生物的遗体或遗迹变成的石头。

没有人对化石的“遥远”程度做过明确的时间界定,但作为“遗迹变成的石头”,一些“地质结构”里发掘出的手机的确已经可以称的上化石的范畴了。

当然,这种只是形状像手机的石头不算 当然,这种只是形状像手机的石头不算

两年前,Reddit上的一位网友称:“我发现了一个很酷的化石”。

这个帖子下面,人们最多只是怀疑了图片真正的来源出处,没有人去质疑这个躺在沥青“地质结构”中的手机的“化石”属性,毕竟这种出场方式,与千万年前历史的三叶虫化石的沧桑程度相比不落下风。

而在这张图真正的出处——图片分享平台Imgur里,下面的近千条留言已经成了人们张贴“手机化石失物招领”的启示贴。只是针对这个“沥青手机化石”的发现,声称是自己失物的当事人就不下十个。

Asrodrig1用一副标准的欧美翻译腔说道:

“哦,我的上帝,是在加拿大艾伯塔省的埃德蒙顿?如果是这样,那绝对是我的手机。”

他不是这套手机化石唯一的有力竞争者,另一位观众称:

“你可以在新泽西州I-95的外部车道的NB侧找到类似的东西,就在6号出口的北面。我在建造道路时丢失了手机。”

他们的丢失方式都说的有鼻子有眼,让人很难通过语言去判断谁真谁假,但之所以会出现这么多的手机化石冒领者,反倒说明了手机化石这种东西形成的普遍性。

有一位见多识广的圈内人士向大家解释,这样的“手机化石”成因不是孤例:

“如果你像我一样是一名在建筑行业工作的人,你可能会像我一样惊讶地发现,在过去的10年里,竟然有如此多的手机被埋在停车场内。”

事实上,我在整理那些宣示“手机化石”主权的当事人资料时发现,丢失手机、并致使其形成“手机化石”的成因,并不只能归结于工人们在工作过程中的麻痹大意,而可能是多样,甚至是无法避免的。

正如一位网友感叹的那样:“沥青在那里碎裂不是偶然的”。能够撑开沥青破壳而出,必然说明里面的物品材质比外部更加坚硬。

另一个朋友提出的手机化石成因材料也能证实这一点,他指着这个已经嵌套进水泥地面,即将成为未来手机化石的东西说道:“这就是当你从口袋高度丢弃旧诺基亚时会发生的情况。”

“这就是当你从口袋高度丢弃旧诺基亚时会发生的情况” “这就是当你从口袋高度丢弃旧诺基亚时会发生的情况”

当然,上面这些手机化石成因都可以归结为是被动的、巧合性的。

鉴于化石一个很大的用途,就是用来让人研究和推导当年的生态环境,那么现在形成的这些手机化石,如果被后人或者外星人发掘出来的话,他们应该也可以通过这仅有的化石实体和记载还原出这些化石真正的成因——

既然这个时候的手机具备如此坚硬可靠的材质特性,那么在那个普遍追求高强度、高韧性的建筑特性的时代,之所以在沥青和混凝土中可以看到如此多的手机,是否是因为有人主动把手机当成“建筑材料”,以发挥其材质优势的呢?

“难道你不知道他们开始把旧的诺基亚放在混凝土和沥青中以使其更坚固吗?”“难道你不知道他们开始把旧的诺基亚放在混凝土和沥青中以使其更坚固吗?

本来我也质疑这份天马行空的猜想,直到我看到了下面这个案例:

如果说之前的手机化石还有可能是当时的人们不小心遗落的话,这似乎可以成为人们用旧诺基亚加固建筑结构的实锤了如果说之前的手机化石还有可能是当时的人们不小心遗落的话,这似乎可以成为人们用旧诺基亚加固建筑结构的实锤了

所以作为当代人,我也不由得怀疑,是否真的已经有人把当年的旧诺基亚当作建筑材料了,似乎他们除了成本问题,作为建筑材料唯一的弊端就是“找平”:

除了坚固,把这种短暂存在于人类历史中的收集品种埋藏在混凝土中可能还有另一个好处,就是混淆后人或者外星人的认知,因为后人可能无法想象,当时手机的续航,到底能有多强。

有大量的观众在这些手机化石被发掘出来之后推断:“我打赌他还有70%以上的电”。

从另一处考古发掘地传出的资料来看,这样的推断令人信服:

刚发掘出的样子

刚发掘出的样

五分钟后

我想,各种超级英雄不断在宇宙中争夺的无限能量体,也不过如此了。

不过说到底,上面展示出的这些所谓的“手机化石”不管看起来多么古旧,他们终究还是出自现代的产物,对于那些对化石标准非常执着的历史学家,恐怕难以认同这种把近代产品也归结为化石的行为。

那么多远才足够远呢,手机化石的考古学家告诉你,在手机化石的领域,800年就差不多够用了——

2016年,英国《每日邮报》发表报道称,在一个考古项目里,考古学家发现一部“距今800年的手机”。

这部手机是奥地利的萨尔茨堡考古发掘期间被找到的,它本身是黏土的材质,却有着标准的键盘手机一样的雕刻布局,其中的按键部分还刻有楔形文字。然而,由于缺乏详细的挖掘细节,且因该物体的样子与诺基亚手机太过相似,许多人认为这只不过是“一个精心制作的骗局”。

但网站To the death media.com却不这样认为,他们表示,手机上的楔形文字一般出自今天的伊朗和伊拉克一带(古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但这次的手机却是出土在奥地利。这让一种阴谋论在考古学家之间散播,他们联系之前的发掘记录称,“之前已有好几项令人难以置信的考古器物,这对历史无疑是一个挑战”。Inquisitr新闻网站也发文表示,“是考古学家掩盖了此类发现”。

而UFO网站《UFO Sightings Daily》的编辑Scott Waring则确信,这是外星人曾到访地球的证据。他的推断证据来自于三个字,“很显然”,他在报道中写道:“很显然,这个类似手机的东西是由某个来自未来的先进文明创造的。”

但这就是最遥远的手机化石发掘极限了吗?广义上来讲,800年还远远不够。

也许在现代科技产品领域,800年的时间用来比一比那些嵌在墙里的游戏机已经绰绰有余了,但是在真正的“化石”界,800年的时间只不过是白驹过隙。

想像有一天,当山峰没有棱角的时候,当河水不在流,当旧诺基亚都开始被风沙慢慢侵蚀掉外壳的时候,人们是否还能在那里找到手机化石的痕迹呢?

俄罗斯考古学家告诉你,“能”。

俄罗斯《莫斯科共青团员报》在2014年发表了一篇题为《俄罗斯科学家发现2.5亿年前的芯片化石》的文章,文章称,俄罗斯拉宾斯克市郊有了奇怪的发现。

奇怪发现本现

这个似乎嵌着奇怪芯片的石块偶然间被当地渔民Morozov发现,之后,他将这个奇怪发现捐赠给了俄罗斯南方理工大学的学者,学者们进行了几次测试并得出结论——这个嵌入岩石的东西,是一枚在2.25亿至2.5亿年前用纳米技术制成的芯片,与我们今天使用的芯片类似。

但研究人员没有尝试从岩石中移除所谓的微芯片,因为担心自己会将这个人类文明的宝贵遗产损坏。

不过,即便最终没有人把这个疑似高科技芯片的物体从石头中取出,这个荒唐的猜想最终还是不攻自破。

同年,负责检测的该大学向俄罗斯新闻社发布了一份声明,澄清了所谓的微芯片背后的真实情况,他们证实,这实际上是一种可追溯到4亿年前的海百合化石。

海百合化石

不过这个实事求是的解释远不如“2亿年前的芯片”更能抓住人们的眼球。

在“真相”没有覆盖到的另一面,依然有无数的人相信着那个2亿年前的芯片的真实性,并将此看作某种远古技术的残留,作为曾在地球居住的某种高级文明存在的证据,有些人甚至声称已经识别出设备上写的字母,准备成为那个复原古文明辉煌的领导者……


展开全文

3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