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言终结者的Cosplay人生

百页豆腐 趣闻 2019-08-15
  • 45

知名节目主持人的另一面。


1

穿着两层羽绒服一样厚的衣服,在两个人的帮助下带上气密性良好的头盔,嘴里发出孩子一般咯咯的傻笑,在加利福尼亚7月的烈日下慢步走向圣迭戈国际动漫展的会场。

对于今年52岁的亚当·萨维奇来说,Cosplay是他诠释人生的一种方式。

2003年,美国探索频道找到亚当主持一档科学节目《流言终结者》,节目的内容是通过科学方式验证世界上的各种流言。

他和吉米·海纳曼组成了很好搭档,他们杰出的制造能力和有趣的试验方式,让节目一炮走红,一发不可收拾,成为当时美国最受欢迎的电视节目之一,甚至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都参与了录制,也让全球无数的人记住了亚当这个人。

节目中,吉米是理性、冷静、不高兴的硬汉,相反亚当则是那个冲动、顽皮、没头脑的活宝。

除了搞笑耍宝,亚当在节目里还随时不忘展示自己的cosplay欲望,只要一有机会,他就会穿上各种各样戏服,装扮成原始人、海盗、宇航员、绝地武士,接受吉米和观众们的吐槽。

虽然没有人要求他这么做,虽然工作人员总会觉得这是一种肢体搞笑,被他的装扮逗得忍俊不禁。但亚当始终认为这些装扮能让观众更好的带入流言故事的情境中,也让本身枯燥的科学节目平添许多的乐趣。


2

2016年,经过了14季的拍摄,《流言终结者》宣告完结。几位主创各奔东西,这让全球的粉丝无比的悲伤。

但对于亚当来说,这是一个新的开始,因为他终于有时间可以喘口气,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而其中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Cosplay。

制作道具是亚当日常最喜欢做的事情,而把动漫、电影作品之中的道具、服装还原,穿在身上,对亚当来说是一种极大的满足。

他说:“Cosplay的人不仅仅是找到自己喜欢角色的服装,然后穿上它。他们会融合,会根据自己的理解修改它们,成为自己想成为的角色,让自己怪异的想法自由流淌。”

在美国举行的圣迭戈动漫展、纽约动漫展、Dragon Con等展会,会吸引全球各地的Cosplay爱好者,每年亚当也会穿着Cosplay服装到各大漫展上走场。

他Cos过很多自己喜欢的角色,龙猫、无脸男、地狱男爵、楚巴卡、凯洛·伦,甚至是电影《荒野猎人》里把小李子弄得半死的那头熊。

一般亚当都会选择包裹全身的Cosplay服装,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一方面是为了装扮的还原,另一方面也是防止自己被认出来。

穿着密闭厚实的Cos服行走在人群中,要比看上去辛苦得多。

虽然亚当已经尽量把装备做得轻一些,有时候还会在里面准备通风和降温措施,但在30、40度的天气下,那些服装就像重有千斤一样,穿在里面的降温冰背心通常过了5分钟左右就变成了热水袋。

但从外面看,亚当依然是镇定自若,卖力的在每一个对准自己的相机前摆出预先排练好的造型。

他通常只在场地里转几十分钟,就回到隔壁的酒店,脱下服装时都是全身湿透的状态。

但亚当还是享受每次穿着装扮出现在会场中的感觉,在这里,人们喜欢他不是因为他是电视上的名人,而仅仅是因为欣赏他的作品和Cosplay。他喜欢这一点。


3

亚当对于道具有一种执念。

他的大部分Cosplay服装和道具都是自己制作的。

曾在世界著名的特效公司工业光魔工作多年的亚当,参与过《星球大战》《终结者》《黑客帝国》等多部电影的特效、道具制作,直到现在也一直在从事相关的工作。因此道具制作对于亚当来说是一件相当严肃的事情。

对于Cosplay的道具,哪怕一个最小的细节,他也力求要精确的还原原作。正因此如,他制作道具的过程并不是很多人想象的那么轻松。

亚当常常会在有一个构思之后,先开始大量的寻找相关资料,从原作截图、设定资料到创作背景、花边故事,都可能成为参考的素材。一边制作,一边修改,有时可能是有多个未完成的项目同时进行。有些道具的制作会持续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

亚当最喜欢的一件Cosplay服装,是电影《异形》中第一个被异形抱脸攻击的角色,凯恩的太空服,这件衣服他前后花了10多年才完成。

从2005年开始,他就着手制作这套服装,考证电影中的服装细节设定。每一个部件背后都可能有一段漫长辛苦的考证过程。

比如这套衣服布料之间的蕾丝材料,就让亚当苦恼了很久。没有资料曾记载那块布料是从哪里来的。后来亚当根据蕾丝材料上的一个花纹,通过一家纺织企业的设计中心发现原来这个蕾丝材料来自于一家法国餐厅的桌布围边。

因为年代久远,当时的道具部件和设计图经过转手后已经很难寻找,所以亚当只能一个部件一个部件的考证、还原。

从意大利和中国等各个国家海淘与电影设定中相同的原材料,雇人制作专用的模具和铸件。中间还推倒重做了几个版本,就因为出现了新的资料显示,之前的一些小细节不够还原。

这件Cosplay服装的花销超过15000美金。直到亚当认为它在每一个细节上都与原版的服装别无二致。

他甚至为这套衣服加入了完整的电子、灯光和通风系统,让宇航服上的电子设备和按钮也都可以像电影中一样工作。

最近亚当还完成了另一个长期项目,那就是还原了《第五元素》里大反派索克手里的高科技武器,可以发射火箭弹、火焰、冰冻喷雾、弩箭、网兜,还可以自动跟踪目标的“要你命3000” ZF1枪。

这把枪亚当构思了10多年的时间,中间还和片中扮演反派的著名演员加里·奥德曼成了好朋友,甚至还做了一把所有武器功能完备的“真枪”,取名ZF-2。

每每谈到这些道具的制作和考证过程,亚当都能眉飞色舞地说个不停。


4

小时候的亚当是一个孤独的孩子,周围没有什么朋友可以一起玩,因此他就自己和自己玩,拿手边的东西做玩具。

一次他得到了一个大号的纸筒,就把它开了个洞,套在脑袋上,做宇航员头盔。他又用家里的纸箱做了一个飞船的控制台,用笔画出控制台的样子,放在墙角,把手电筒放在里面模拟灯光,把墙面涂成黑色作为宇宙,把圣诞树上的小灯泡挂着上面作为星辰。

后来他在看过电影《石中剑》后被剧中骑士身上闪亮的盔甲所深深吸引,回到家之后就自己用纸板做了一套骑士盔甲,甚至还给自己配了一匹白马。

亚当就是这样一个在世人看来有些奇怪的孩子。即使长大后参加了工作,成了名人,他在人们的眼中也还是一个经常搞怪的活宝,一个老顽童。亚当并没有故意做人设,他只是在做自己,用双手制造着自己的梦想,几十年来从未停歇。

如今,在亚当旧金山的工作室里堆满了这些年他收集、制作的各种物件,奇特的服装、电影道具、原材料、未完成的工程,足有上千件。每一件背后都有一段故事,都倾注了他的心血和热爱。

在Google地图上可以参观他的工作室在Google地图上可以参观他的工作室

但亚当却始终有一个无法解开的问题:虽然他知道自己热爱制作道具,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热爱。

是Cosplay让他解开了这疑惑。

刚接触Cosplay的时候,亚当选择了Cos自己最喜欢的动画《千与千寻》中的角色无脸男。为了带入角色中,他下了很多功夫模仿无脸男的动作和姿势,如果有人要求合照他会害羞的站在旁边,最后他还会偷偷摸出一块金币巧克力送给对方,来模仿动画中无脸男送人金子的情节。

人们很喜欢亚当的Cosplay,本来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突然,有人用力的抓住了他的手腕,然后把刚才的巧克力硬生生的塞回了他的手里。过了一会,又有一个人做了同样的事情,把巧克力退还给了亚当。

亚当搞不清状况,直到第三个人把巧克力还给他的时候,他才恍然大悟,接受无脸男的金子是一种厄运啊。

这时他意识到,原来Cosplay不是演员与观众的关系,Cosplay就是Cosplay。

Cosplay的每一个道具、动作和服装背后都是一个故事,人们用它们把自己包裹起来,就如同把自己融入到故事中一样。而通过Cosplay,每个人都会自动被带入到同一个故事中,而故事也不再是讲述者与听众的单向关系,而是成为了这些人联通、交流的共同渠道和纽带。

亚当相信,Cosplay是展示内心的一扇大门,是自己向世界讲述故事的一种方式。


5

今年,亚当接了一档新的科学节目,重新回到电视上制造各种奇怪好玩的东西,他的生活又忙了起来,做Cosplay的机会也少了。

但对于亚当来说,这并不会影响自己对Cosplay的热爱。

他曾经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之前他做了一个自己引以为豪的作品,电影《马耳他之鹰》中的重要道具马耳他之鹰雕像的仿品。

亚当花了很长时间寻找了无数的照片和信息,靠着各种方法了解这个雕像的参数,再一点点的复原每一个细节。他甚至要求在相同的灯光角度上,雕像上的反光都要与影片中的一模一样。他还买了与电影中一样的40年代中文报纸来包裹这个雕像,只是为了达到足够的还原。

但就是这样一个几乎完美的作品,却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因为雕像是模具铸造成型,最终的成品要比真品小一圈。

发现这一问题后,让平日里执着于完美的亚当几乎崩溃,大脑中立刻浮现出了各种补救的方法,用3D建模重新制作模具或者尝试找一个真品,去实地测量一下尺寸……

但经过思考后,亚当最终又放弃了这些方案,而是选择保留了那个不完美的作品。

“因为,”他说,“到达终点从来就不是我当初选择这条道路的原因。”


展开全文

7 条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