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用十年打造了一个国产桌上科幻机甲战场

Kong 文化 2019-10-15
  • 35

精度极高且可自由组装的机甲模型,是《黑曜协议》的一大亮点。

当我们在Kickstater上看到《黑曜协议》的时候,这款桌面游戏已经筹到了将近100万人民币。而此前,《黑曜协议》在摩点上众筹了90多万元,进入了这个类别的前十名,是一个相当亮眼的数字。

不过对于《黑曜协议》的幕后创作者,位于北京雀替工作室来说,这个成绩不算太过意外。从他们开始设计《黑曜协议》的原型到现在众筹成功,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年时间。在过去几年里面,他们带着这款游戏参加了包括德国埃森SPIEL在内的好几场海外桌游展会,参展时被问的最多的问题,就是“这游戏什么时候能买?”

德国埃森SPIEL是最负盛名的桌游展之一,图为雀替工作室的展台

在《黑曜协议》中,玩家要指挥一支机甲小队进行对战。玩家可以自己用游戏提供的建筑模块搭建战场。表面上看,这是个经典的回合制战棋游戏。不过《黑曜协议》却有个非常有意思的“时机”系统。每回合对战双方会同时行动,同时出招,威力小的技能“时机”比较短——或者说“前摇”比较小,可以抢在威力大但是“时机”比较靠后的技能前先释放。

也就是说,在战斗中一方可以抢先开枪,优先把对方放大招需要使用的武器打坏,就等于中断了对方的操作。有意思的是,这个机制不光体现在玩法上,也体现在视觉效果上:被打坏的武器、装备、机甲的手臂,甚至整个上半身,都真的可以从棋子上取下来。不需要使用计分板,直接看看棋子的外观,就能知道这个机甲现在的战斗力。

机甲的模块可以轻松取下替换

在桌面战棋游戏里,能做到这一点确实非常罕见。这个精致的机甲系统,也是《黑曜协议》最大的特色。实际上,整个机甲并不是由胶水或者卡榫固定的,各个模块之间连接,靠的是磁铁互相吸附。

得益于这个设计,《黑曜协议》尽管机体的总数不多,但是实际可以自定义的部分却十分丰富。从涂装到造型再到使用的武器种类,玩家可以自己搭配出最适合自己玩法和审美的机甲,给了这款游戏无限的可玩性。

雀替工作室的创始人绰号“鲤鱼”,从小就是个模型爱好者。在上中学的时候,鲤鱼偶然在杂志上看见了《战锤》的介绍,一下子激起了他对战棋的兴趣。当年成套的战棋价格对于还是中学生的鲤鱼来说太过昂贵了,到快高中毕业,他才有机会拥有自己的第一套《战锤》。

鲤鱼上中学时的另一个兴趣,是自己画小机器人,并且给它们设计各种各样的背景故事。他特别喜欢那种世界观设定非常硬派细致的游戏,比如《装甲核心》和《EVE》。受到这些游戏的影响,鲤鱼自己画的小机器人不但有真实对应的尺寸和比例,背后的“制造商”也有不同的风格和设计哲学。

鲤鱼在展会上指导玩家对战

所以对于鲤鱼来说,刚上大学就和朋友一起研究自己做桌面战棋游戏的事儿,似乎就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这款游戏也就是后来《黑曜协议》的原型。鲤鱼上中学时画的那些小机器人,成了桌游世界观的基础。

从2010年到现在将近10年的时间,《黑曜协议》迭代了无数个版本。在这中间,鲤鱼甚至为了这款游戏暂停了两年学业,也一度尝试过将游戏做成电子版的战棋或者机甲格斗。遗憾的是,对于鲤鱼的小团队来说,电子游戏的人员和技术成本比桌游战棋要高太多,最终只能放弃。

《黑曜协议》早期使用激光刻印的各种原型

在我们采访鲤鱼的时候,《黑曜协议》在Kickstarter上目前筹到了约100万人民币,加上今年四月在摩点上筹到的90多万,从外人的角度来看,这个数字无疑是很成功的。不过说起这事,鲤鱼没有表现得太激动。

《黑曜协议》棋子的精细程度这么高,当然要付出相应的成本。桌游常用的树脂材料质地偏软,虽然成本很低,但是用来表现横平竖直的机甲表面,效果很不理想。

鲤鱼不愿意在这个层面妥协,进行过各种各样的尝试,甚至一度考虑过使用一种特殊的纸板材料。最终,他们还是决定用传统坦克和飞机模型常用的那种硬塑料。硬塑料可以很好地表现出机甲的质感,工艺也十分成熟,但是需要订制昂贵的模具,生产成本比树脂材料高得多。

现在的棋子原型都是3D打印出来的,想要在量产时实现这种机甲的质感,鲤鱼只能选择使用生产成本更高的硬塑料

《黑曜协议》的定价和同类战棋相比,其实并不算高。国内桌游融资比较困难,众筹收入基本上就是《黑曜协议》的全部资金来源。鲤鱼做了个估算:如果众筹收入就截止到我们采访的那一天,那这个项目离盈利还有一点距离。不过鲤鱼觉得,哪怕贴点钱,也应该把产品做出来,不能砸了自己的牌子。

从2010年《黑曜协议》的原型诞生到现在众筹成功,算来也有将近十年时间了。在采访鲤鱼之前,我考虑过问他是什么支持着他一路走到今天。不过当我第一次见到《黑曜协议》的实物,看着鲤鱼把一件件棋子拿出来展示,把各种改装零件拆下又换上的时候,我觉得问这个问题已经没有太大意义。

把这些精致的机甲拿在手中,和在电脑上看图片,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体验。那会我突然想起了《玩家一号》中VR世界“绿洲”的创始人哈乐迪所说的一段话:“尽管现实充满了恐惧与痛苦,但也只有在现实中才能找到真正的幸福。因为现实,是真的。”

上手把玩《黑曜协议》的时候,我仿佛回到了那个拖着鼻涕摆弄变形金刚的下午

鲤鱼大学学的是建筑,五年连读。老师问他平时有什么兴趣,鲤鱼说自己喜欢做模型。老师看看他,说,等你毕业的时候,可能你就不会喜欢做模型了——在模型作业的海洋里抓耳挠腮,是建筑系学生的日常。

我们采访的那天,雀替工作室的喷漆房里摆满了等待涂装的零件。鲤鱼说,打磨完的原型会拿到这里上色,晾干。“我们平时也会自己做点模型,现在晾的就都是《战锤》。”鲤鱼一边摸着头,一边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雀替工作室离游研社不算太远,我们找了一个下午,跑去和鲤鱼一起聊了聊《黑曜协议》和这款游戏背后的故事,拍了一个短片,附在下面。目前《黑曜协议》的众筹已经全部结束。不过鲤鱼说,在他们的粉丝QQ群(群号:142439309)里,也会提供其它支持这个项目的渠道。

视频拍摄团队:kong、三儿、栓子


展开全文

11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更多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