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冈神父想要在《我的世界》里打造一个没有争执的乌托邦

嘤肉卫星 趣闻 2019-12-03
  • 8

站在反巨魔前线上的神父。

《我的世界》是一个特别的游戏,在这里你既能见到艺术家们最鬼斧神工的设计,也能在各种匪夷所思的服务器中领略到玩家社群的小世界。

现在,你甚至能在MC里看到一位传教者在虚拟世界中所做的人类社会学实验。

Robert Ballecer是一位来自罗马的天主教神父,但在传教之余,他还是一位科技博客作者、当地《科技周刊》栏目的主持人。这位曾在美国硅谷进修过软件工程的“数字神父”最近有了一个新的奇思异想:在虚拟世界中建立一个没有偏见、没有争执,能让人们自由表达自己观点的“乌托邦世界”。

“Less Toxic”这是罗伯特神父在描述自己心目中的理想世界时频繁提到的一个词。在网络世界里,“Toxic”一般指那些言辞恶劣、充斥消极情绪的社群风气,这样的状态自然可以理解为“有毒的”。

在这样的大趋势下,人们更倾向于互相攻击谩骂,从而导致另一些渴望在互联网上表达自我的人闭上嘴巴。罗伯特本人对此深有体会,许多人会因为他是个神父而对他所发表的科技言论不屑一顾。

人们会因为有神父在谈论谷歌的最新服务,或者一条跨大西洋连接的光纤而感到困惑,他们会觉得这两个身份没法联系到一起,后来他们才知道这个人确实了解这些知识,只不过他恰好是一个神父而已。而这也是我最终想实现的目标。

为了选择一个合适的虚拟世界,罗伯特在推特上发起了一个多人投票,让大家挑选“净土”应该在哪里落地。最终,少数服从多数,《我的世界》以64%的得票率战胜军团要塞2、Rust等游戏,顺利成为这名神父建立理想国的虚拟社区。

随后罗伯特在MC里创立了一个名为“Digital Jesuit”(数字耶稣会)的服务器,正式向梵蒂冈和部分欧洲玩家开放,在采访中,他表示希望能给玩家提供一个更安全、不被粗鄙之语污染的游戏环境。

罗伯特并不是个游戏玩家,甚至之前从未玩过《我的世界》游戏,他曾提到:“这与技术无关,甚至与游戏本身也无关。这只关乎把人们聚集到一起,然后他们希望可能会把这段关系转化到现实世界中。”

选择在《我的世界》中建立一个和现实不同、甚至更理想化的玩家社区,罗伯特的行为并不是个例。几年前,作为一名自闭症孩子的父亲,邓肯在《我的世界》游戏中建立了一个接收自闭症玩家的服务器“Autcraft”,服务器中禁止攻击、破坏其他玩家作品等恶意行为,但想要在虚拟世界中杜绝玩家的恶意行为,同样需要不小的维护成本。

Autcraft的创建者邓肯最终辞掉了工作,全职运营自己的服务器,为了维持生计,他后来开始求助于众筹网站;而罗伯特建立的“Digital Jesuit”最近刚刚向梵蒂冈玩家开放,今天,他刚刚更新了自己服务器的最新状况:


展开全文

1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