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改变了酒业:到底有多少人拿病毒当借口下酒?

南回归线 文化 2020-04-27
  • 9

这个月的14号,世界卫生组织WHO发文,痛心疾首地呼吁人们减少饮酒次数,并鼓励地方政府采取措施限制饮酒。

而之所以会有这么一出,原因只有一个——受疫情影响,人们喝进肚子里的酒越来越多了。


1.新冠改变了酒业

想要知道人们喝了多少酒,最简单的一个办法就是看他们到底买了多少酒。

据著名数据分析公司Nielsen统计,在美国,3月第三周的酒精饮品购买量较前周出现了极其显著的增长:

  • 酒精饮料销量增长了55%

  • 白酒和烈酒销量增长了75%

  • 啤酒销量增长了42%

  • 葡萄酒销量增长了66%

  • 即饮鸡尾酒销量增长了106%

  • 24罐装和30罐装啤酒销量增长了90%

  • 线上酒类销量增长了243%

这种夸张的增长幅度在随后几周里有所放缓,但整体的增长趋势依旧没有改变。起初也有不少人是抱着“储备”的想法买酒的,但备着备着,馋虫就被勾了起来——既然已经隔离在家无事可做了,干脆就喝两杯吧。

于是乎,两杯两杯又两杯,隔离政策越严格,居家群众喝得越多。

美食作家Ina Garten的调酒教程视频在INS上播放量超过300万,不是因为她教得有多细致,而是因为她最后掏出来的酒杯足够大。

也别问我杯子为什么这么大,它真就有那么大也别问我杯子为什么这么大,它真就有那么大

韩国趁势推出了随时提供倒酒服务的“自动倒酒器”,不仅可以按照使用者意愿倒满30%、50%、70%或90%的酒,甚至还能发出酷炫的蓝光——虽然听起来很鸡肋,但据产品的宣传文案介绍,这能够有效缓解酒民独自饮酒时的苦闷之情。


2.线上酒局

酒吧关门,餐厅歇业,聚会取消,人们开始逐渐习惯喝闷酒的日子。但习惯并不代表心甘情愿,除了“自动倒酒器”这种治标不治本的法子外,“线上酒局”成为了更多人的选择。

视频会议平台Zoom在去年上市之初以“面向企业的商业工具”标榜自己,但在疫情的影响下,越来越多隔离在家的居民开始将其视为社交平台。上课、聊天、喝酒……短短几个月,Zoom的日活就从1000万飙升至2亿。

位于日本松山市的啤酒酿造公司“DD4D BREWING”近日通过Zoom举办了一场线上酒局,让来自东京、神奈川、广岛等地的约十人隔着屏幕开怀畅饮——倒也算得上是次成功的品牌推广。

不过话说回来,Zoom说到底还是个视频会议软件,在酒局这方面终究算不上专业。相比之下,日本于3月28日推出的线上视频程序「たくのむ」则专为酒局而生。

使用者无需下载任何应用,只要前往「たくのむ」的官网,点击开启饮酒室,并将得到的链接发送给朋友,就能开始一场像模像样的酒局。

如果玩心再重一点,参与者甚至可以用别的什么东西替换掉自己的人脸(只要你的酒伴能接受的话)。

于是,发布3天内,已有25000名用户使用过「たくのむ」,超过7000场酒局在这里举办。开发者也承诺会在之后陆续添加订购食物等功能。

一边闲聊一边喝酒,这样的线上酒局有时能持续5小时以上,解闷确实解闷,但酒也越喝越多,更不妙的是,有人甚至会因此产生惯性。

比如说,澳洲濱世市的一位议员哈维·琼斯,就在4月14日的首次理事会线上会议中喝下了两杯红酒、一瓶苹果酒。用他的话来说:“我有点忘了自己是在开会。”

尽管他在四个小时的会议全程中都显得泰然自若,但这依然令其他议员感到不满:“我们在花费纳税人的钱,我们不应该在理事会会议中喝酒。”

为此,澳洲理事会正在考虑是否要在线上会议中实施禁酒令……


3.喝酒防疫?

饮酒之风如此盛行到底是为什么呢?其实可以从两个方面进行解释。

最主要的原因,就像之前所说的,是人们想喝酒。隔离在家照顾孩子的同时,他们还要应对社会压力、经济压力、工作压力以及疾病威胁。在此情境下,借酒消愁,越喝越愁,越愁越喝并不奇怪。

而另一个原因,则在于人们觉得应该喝酒。放在以往,这个“应该”的注解可能是“补气补血、美容养颜”,但在当下,“应该喝酒”的理由则是“防疫”。

今年25岁的英国男子里德在中国当了3年的英文教师,发现染病后,他告诉医生:“我拒绝服用抗生素,更不想服用任何药物,我会找办法让自己康复。”

至于这个“办法”,就是饮用掺了热水、蜂蜜和柠檬汁的威士忌,即通常意义上的Hot Toddy鸡尾酒——就这么整了几个星期,里德痊愈了。

而在他将功劳全部归给“热威士忌加蜂蜜”后,Hot Toddy自然而然成为了最火热的抗疫饮品。

类似的状况同样发生在俄罗斯,只不过要把威士忌换成伏特加。

等到了中国,“喝酒抗疫”的证据就更详实了。

清朝的一本《经验神方》说,古人“凡遇瘟疫盛行”,出门就“须饮酒几盏”,之后“自然气壮绝不染瘟”。

孙思邈《千金方》中的“一人饮,全家无疫。一家饮,一里无疫”更是直接成为了广告宣传文案。

再加上政府下达的红头文件被解读出另一种含义,“喝酒防疫”被部分人奉为圭臬不足为奇。

一方面来说,本来就喜欢喝酒的人主观上自然愿意相信“喝酒能够防疫”,另一方面来说,塑造一个“相信喝酒能够防疫”的人设也不是件坏事。

毕竟,这么一来,连酒驾都能找到理由了。


4.到底喝不喝

但说实话,伊朗也已经用惨痛的教训告诉世界,轻信喝酒防疫,就会发生假酒害人的残局。

世卫的观点更为激进。他们认为,饮用任何浓度的酒精都会危害健康,酒精会损害人的免疫系统,使人更容易患病。因此,疫情期间,人们更应该少喝甚至不喝酒。

与之相对应的是,全美50州以及波多黎各的酒厂甚至大麻厂都已经开始转向免水洗手液。据美国手工酿酒公会统计,四分之三的手工酿酒厂目前已经投入洗手液的生产。

一边被舆论打压,一边酒的产量在下跌,酒民们就着“新冠”吨吨吨喝酒的日子似乎就要过去了。

不过,也不必太过担心。毕竟喝酒的借口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愿挤,总还是有的。


展开全文

4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