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谈】治牙记

栓子 文化 2020-06-25
  • 12

题图 / CaesarZX题图 / CaesarZX

半个五月份和整个六月份,我都在为牙齿问题烦恼。

也许是太爱吃甜食惹下的祸根,也许是祖辈遗传下来的特点,我长齐了四颗上下左右智齿,智齿边上还有一颗龋齿。

在某个尚且凉风习习的晚上,我被朋友带去吃了据说全北京最好吃的云南烧烤,然后发炎牙疼了一晚上,第二天火速赶去看医生。还好,有家口腔医院就在我社旁边,走路不到五分钟,午休时间就能搞定。

医生对着拍的片子凝神一看:“你上下智齿都得拔,这颗牙……这颗牙要做根管。”

如果你没有做过根管治疗的话,那我真诚希望你永远都不会需要做。

它的原理是把蛀牙上的洞磨开,用药物把里面的牙髓彻底杀死(包括感染和没感染的),然后再用根管等物质把牙填充好封起来——如此一来,您的牙虽然死了,但却能像弗兰肯斯坦一样继续屹立在牙龈上,假装无事发生过。

以游戏玩家的角度去看,这差不多是一场微型的浣熊市行动,不管里面剩下的活物到底感没感染,先核弹炸了再说。

其实很多丧尸题材的作品里,都有类似的“根治策略”,比如初代《最后生还者》里,政府也妄图靠轰炸城市来清除真菌,比《我是传奇》里看上去惨多了。

轰炸一劳永逸 轰炸一劳永逸

但做根管治疗还不太一样,因为杀髓药起效后,医生还要把牙内部清理干净。这么看来倒更像切尔诺贝利:派一队人马进去清理干净(人马有可能死在里面,就像清理用的针可能会断在里面一样),然后盖上石棺(补牙材料或者人工牙冠)。

也许你会想,把感染的部分清理掉不行吗,真就得做这么绝?我也有过一样的想法,可惜,就像丧尸一样,只要真有了感染者,那现实中就只会有全或无这两个选项,没有中间地带。

总之,我今天完成了这个步骤。唯一的波折是本人神经过于强韧,以至于杀髓药没能完全了结它的余生,在清理时痛到差点仙去。我一时想不出什么游戏场景能用来比喻这种痛感,大概和《使命召唤:现代战争2》里最后拔匕首差不多吧。

而这还只是根管治疗的部分,在一个月里,我还拔掉了两颗智齿。

上面那颗没什么好说的,只花了一分钟,当天晚上就在吃自己用烤箱烤的鸡腿了。而下面那颗,顶出龋齿的,是一颗阻生智齿,横着长的,藏在下颌骨里,需要钻开再取出来……这个听起来就有点不太对劲了。

实际上,那天的手术进行了一个多小时。脸上被打足了麻药的我倒是完全不痛,只是随着医生的钳子上下摇摆,体验身体的一部分被慢慢夹碎再一点点取出来的感觉。

几次医院去下来,我也慢慢懂得牙医为什么会经常被单独拿出来说,也单独作为机构执业了——因为这既是螺蛳壳里做道场的精密操作,又是大部分人得走上一遭的普遍体验。

我社受牙齿之苦的同事,其实也不只我一个。之前和石叶老师聊天,听他讲尝试过的各种止痛方法(冰敷、含盐水含姜片等等),都让我一阵胆寒。

而近期密集的牙科体验,也让我对这两排咀嚼工具产生了新的敬畏,以及,某种奇特的共情。

前几天,我莫名翻出GTA5来从头开打,又玩到了老崔审讯倒霉老哥的那一段,其中有一个环节就是拿钳子把他的牙拔掉。我不记得当时玩的时候有什么特别的体验,但这次我真是发自内心地感同身受。

就是这一段 就是这一段

但不知为什么,无论是游戏还是影视剧里,描述人被打得惨烈,都爱把牙加到描述里面。比如《权力的游戏》里红毒蛇死的那段,也是先被魔山一拳打到满地找牙(字面含义),再被爆头的。那时候看只觉得场面惨,现在我是真能明白魔山一拳有多大力气了。

(红毒蛇的图我就不放了)

牙很坚固,牙也很脆弱。经此一役,我真希望自己还有屏幕前的你,都有一口好牙。我也祝愿,游戏里各位被揍的男男女女们,也能在这方面少受点罪。


展开全文

22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更多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