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政治不正确的“反人类牌”,终于被人民群众反了

南回归线 文化 2020-07-01
  • 22

题图 / CaesarZX题图 / CaesarZX

6月初,面对来自前员工的多项有关种族歧视、性别歧视的指控,在欧美一向颇受欢迎的“反人类牌”(Cards Against Humanity)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有关它到底是个什么游戏,我社曾在三年前的一篇文章《一次最美的慈善活动,却来自一款很没节操的“反人类游戏”》中详细介绍过。

“反人类牌”于2011年上架亚马逊,多年来一直占据着网站卡牌类游戏排行榜前三的位置。

它实际是一款问答游戏,其牌分为黑白两种,黑牌为提问,白牌为回答。游戏开始时每位玩家抽10张白牌,轮流坐庄。庄家抽出一张黑牌,大声读出牌上的问题。其他玩家从自己的白牌中挑出一张作为回答,庄家来决定谁是胜者。

游戏中的黑牌有许多牵涉到种族、宗教、政治、性取向等社会敏感问题,而白牌也会故意提供一些比较“没下限”的词汇。

两者结合在一起,往往能够呈现出一种极具讽刺性的喜剧效果。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反人类牌最原始的牌组中有将近四分之一的卡涉及到了种族主义。不少人甚至认为,这才是它大受欢迎的主要原因。

像《南方公园》一样,反人类牌敢于以一种相当前卫的姿态去嘲讽日趋极端的“政治正确”。别人不敢提起的事,它要提,别人不敢开的玩笑,它要开——但是这种态度似乎并不是很多人想象中的“超越政治正确”的开放。

特里萨·斯图尔特是反人类牌的前设计师,除此之外,她还是一位黑人,一位酷儿(非异性恋)。6月7日,她在推特上讲述了自己在公司遭受歧视的故事。

简单来说,这位斯图尔特在一次正常聊天中无意激怒了一位白人男性同事,在那之后,她遭到了其他数位同事的嘲讽以及长达数月的有意疏远,而管理层没有做出任何努力来解决这种情况,最终她意识到,自己孤立无援。

于是,斯图尔特离开了公司,并将自己的满腔愤懑倾泻在了推特上。

一点火花引爆了整个炸药桶——斯图尔特之后,反人类牌成为众矢之的。

一位前员工声称,因为他开始对反人类牌“以白人为主的种族主义”感到不满,他的上级说服了他的父母,以“精神错乱”为由将他在精神病院关了5天。

另一位曾为反人类牌设计卡牌的设计师则表示,因为公司文化,有色人种特别容易在团队中被无视,被边缘化。

从“性骚扰”到“强奸”,从“种族歧视”到“白人至上”,短短数日,反人类牌就被诸如此类的指控所淹没。

这位反人类牌前员工表示自己曾在工作时间遭遇上司的性骚扰 这位反人类牌前员工表示自己曾在工作时间遭遇上司的性骚扰

客观来讲,反人类牌在这次公关危机中的表现不算太差。他们迅速辞退了那位涉嫌“性骚扰”、“强奸”的高管,并发布了一篇详细的公告回应这些指控。

他们提供了当时高层与斯图尔特的邮件往来,以证明斯图尔特所说的“管理层没有做出任何努力”并不属实。

他们拒绝承认曾将员工关进精神病院,因为在伊利诺伊州,想要在非本人自愿的情况下将人送进精神病院只能通过法院命令和紧急请愿书。反人类牌根本不具备强行送人进精神病院的资格。

为了自证清白,他们甚至公布了自己的卡牌废案——他们本想在卡牌中加入那个N开头的单词(Nigger),但考虑到种族歧视的问题,他们最终放弃了这一提案。

不过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反人类牌的道歉与自辩作用不大。在他们这篇极尽详细的公告下,点赞数最高的评论只回了一张图。

反人类牌今年年初曾在Kickstarter上众筹过一组拼图,最初目标是4.4万美元,结果筹到了300余万——算得上大成功。而到如今,众筹的评论区全是要求退款的评论。

批判“政治正确”者似乎必须优先保证自身的极端“正确”,否则你的所有讽刺都将成为你的罪证,听起来有点荒诞,但反人类牌的遭遇正是如此。

更有意思的一点在于,当一款一直以讽刺、戏谑、跳脱的姿态处世的产品认真站出来证明自己有多么“正确”时,它其实已经输了。


展开全文

14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更多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