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玩游戏还能治眼睛?眼科医生有话说

Crippled_Rider
文化 2020-07-21
文化 > 玩游戏还能治眼睛?眼科医生有话说

游戏可以治病,你可能听说过了,但你也许不太了解,俄罗斯方块、VR,以及EPIC、育碧的游戏,都曾被用于治疗眼睛。

*作者简介:Crippled_Rider
眼科学硕士,从事斜弱视与小儿眼科的临床及相关研究工作,在国内外期刊发表多篇论文

一身屠龙之技的普通玩家

“玩游戏伤眼睛”,但凡是玩家,或多或少都听过这句叮嘱。

众所周知,近距离、长时间地使用电子产品可能对眼睛造成损害。其中,游戏大概是父母、长辈最常挂在嘴边的“视力杀手”。

但作为一名从事眼科临床及相关研究工作的玩家,我也时常注意到,随着游戏的发展和多样化,它与眼部健康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

上个月,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通过了一项前所未有的医疗认证:他们批准了一款电子游戏作为处方疗法,用于治疗多动症。

游戏在医学上的运用正越来越多。很多人也许不太了解的是,它甚至还可以用于治疗眼科疾病——弱视。

戴上眼罩的弱视儿童可能并不会露出广告里的灿烂笑容 戴上眼罩的弱视儿童可能并不会露出广告里的灿烂笑容

可能有朋友小时候班上会有一个“独眼龙”同学,不仅戴眼镜,一只眼睛前也戴着黑色的眼罩,容易被小伙伴们起绰号。

这就是正在接受弱视治疗的孩子。弱视被定义为“早期视觉发育异常引起的功能性视力下降”,在儿童中的患病率为1-4%左右(一个30人的班级里,可能就会有一个小患者)。较为常见的是单侧弱视,可以被通俗地理解为“单眼没有正常发育,成为弱视眼”。

戴眼镜是弱视的基本疗法。此外,遮盖治疗也是一种古老的弱视疗法,通过眼罩完全遮挡健眼,去强迫孩子训练实用弱视眼,以提高视力。这种办法虽然有效,但也传统,存在着立体视觉恢复欠佳、复发、成年人疗效差等问题。

与遭到嘲笑相比,如果由于种种原因没能及时接受治疗,这些孩子无疑会经历更加痛苦的人生。主流观点认为,弱视的最佳治疗年龄上限是9-10岁。错过这个时段就难有疗效,成年患者更是会被医生“宣判死刑”。

而在过去十多年中,游戏给这些“老大难”的弱视患者提供了新的希望。

虽然用游戏治疗弱视的新闻,仍然会以“震惊体”的模式出现,但此类案例都已经有些年头了。

我们的童年回忆——俄罗斯方块,这款诞生于1984年的古老游戏,就被应用到了医疗领域。它的治疗思路其实和眼罩疗法一样:强迫儿童去使用视力较弱的眼睛。

下面是一种特殊定制版的俄罗斯方块,通过特质的红蓝眼镜分开弱视患者的视野:下落的方块是高对比度的红色,只能被弱视眼看见,而其他方块(低对比度)可以被好眼(绿色)或者双眼(棕色)看见。

这样一来,游戏设计者动态调整双眼视野各自的对比敏感度,使得弱视眼被“强迫性”使用,视觉中枢的双眼信号重新达到了平衡,并消除两眼间的“抑制”。

研究发现,在10-30小时的游戏时间后,即便是超出最佳治疗年龄的弱视患者,视力也能够提高大约1行,立体视觉也有了一定改善。

在同样的思路下,其他课题组也曾开发出了不同的游戏方式,包括:泡泡龙、打砖块、贪吃蛇、吃豆人。

和俄罗斯方块类似,双眼看到不同的物体,物体的对比敏感度被个性化调整 和俄罗斯方块类似,双眼看到不同的物体,物体的对比敏感度被个性化调整

除了这些经典游戏,2015年,还有一些研究者改编了EPIC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虚幻竞技场》,研究者招募了一批成年弱视患者,分为游戏组与电影组,进行对照试验。

其中,游戏者通过立体镜分开双眼的视野(A),使用十字进行双眼对齐(B),在实际游戏画面中(C),游戏者的弱视眼看到对比度更高的画面,同时要完成Gabor斑片视觉任务;而电影组则看40小时的特殊电影作为对照。

经过比较,游戏训练组和电影组的视力改变没有区别,但游戏训练组在立体视觉、阅读速度、对比敏感度等方面都有了更明显的提高。

在研究早期,这类弱视游戏训练法必须在实验室进行,需要借助特殊设备改造的游戏工具,由研究人员一对一专门辅导。

早期的治疗场景 早期的治疗场景

但随着研究的深入,游戏训练进化到了“家庭进行,可使用普通游戏平台”的新阶段,例如前面提到的特制俄罗斯方块,在手机上就可以玩到。

Lazy Eye就是英语中的弱视的俗称 Lazy Eye就是英语中的弱视的俗称

从2016年开始,弱视的游戏训练法还进军虚拟现实或增强现实领域,用上了VR、AR设备。

比如下面这套装置,玩家通过戴上特制眼镜,用手上的红外线“棒子”去打死出现在屏幕上的虫子,这就是游戏目标。

随着VR技术的发展,一些相对成熟的量产机上也逐渐出现了更多弱视训练游戏。

比如可以在Oculus Rift上玩到的某飞船游戏,玩家的好眼能看到宇宙飞船(右图),而弱视眼能看到通行路线(左图)。

拥有更多特制产品与设备支持的游戏疗法,也正在接受更严格的检测与评估。

前段时间,美国FDA正式批准了能够治疗多动症的游戏处方疗法。实际上,作为弱视疗法的游戏,很早就被提交给了FDA。

这款游戏名为《Dig Rush》,出自玩家熟悉的“土豆厂”,育碧。

它由育碧蒙特利尔工作室、麦吉尔大学和专注弱视疗法的Amblyotech联合开发,在2015年推出,2017年提交给FDA,并使用严谨的临床随机对照研究(RCT)进行疗效验证。

在这一研究中,患者玩家需要戴上3D眼镜,利用Amblyotech设计的专用平板,扮演矿工寻宝闯关,双眼协作才能成功游戏。

玩家的弱视眼可以看到高对比度的红色元素(矿工和火球);好眼看到低对比度的蓝色元素(黄金和手推车);双眼都能看到灰色元素(岩石和地面)。

根据发表在知名期刊《美国医学会杂志·眼科学卷》(JAMA Ophthalmology)上的结果,通过为期4周的治疗(每周5天,每天1小时),游戏训练疗法能在4-10岁的弱视儿童中获得比传统治疗更好的疗效。

不过遗憾的是,另一著名研究小组,美国小儿眼科疾病研究组PEDIG,实验得出了不同的结论。

他们进行了两项临床随机对照研究,分别报告了5-12岁及13-16岁弱视儿童的研究成果,发现游戏疗法并不优于遮盖疗法,也无法明显提高立体视觉。

2019年PEDIG披露的最新成果显示,如果7-12岁的弱视儿童曾经接受过戴眼镜以外的其他弱视治疗,那么游戏训练并不能带来额外的疗效。

坦诚地说,弱视的训练疗法还需要用更严谨的科学数据来证明自己。

到目前为止,临床随机对照研究并没有完全肯定游戏疗法的疗效。游戏疗法距离”处方疗法”,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要走。但不管怎么说,这都给弱视患者提供了一项新的选择。

我们那些容易被起绰号的弱视同学,在他们的童年时代,很可能要每天串成百上千个珠子,以此训练弱视眼——可想而知,这种训练枯燥而无趣。

已经有很多科学研究证明,弱视治疗的依从性对治疗效果具有重要影响,越能按照医生要求完成戴眼镜、眼罩遮盖、训练的孩子,视功能结局越好。而花样百出的游戏疗法显然更能获得孩子们的青睐。

必须强调的是,并非所有游戏都能获得疗效,整个治疗过程需要医生的监督,并不断调整游戏设置。

就国内来说,目前只有极少数机构在开展正规的游戏疗法研究。多数人所接触到的治疗游戏都是基于“促进用眼”这个思路设计的,并没有达到国际上“消除视觉中枢中的双眼间抑制”的理念高度,更别说严谨的临床研究证据了。

在混乱而缺乏监管的医疗市场中,家长能够搜索到的弱视治疗方法千奇百怪,而且价格不菲。它们很常见,但大都是可疑,甚至有害的。

淘宝上价格上千的疗法 淘宝上价格上千的疗法

相反,正规严谨的游戏疗法不仅能够提高弱视孩子的治疗依从性,让他们更乐于去接受治疗,并且可能能带来更好的疗效;而另一方面,游戏疗法也给超过“最佳治疗年龄”的大龄儿童和成人患者提供了新的希望。

现有部分研究表明,游戏疗法能够提高这些大龄患者的视力和立体视觉,尽管提高幅度只有视力表的1行左右;而采用增强现实(AR)设计的训练法不仅提高了成人患者的视力,还增强了视觉皮层的信号强度。

在几十年前,科学界认为,超过一定年龄的弱视是无法治疗的,许多错过最佳治疗时机的患者只能选择接受灰暗的人生。而经过科研者的不断探索,弱视治疗的潜力被一点点地开发了出来。大龄儿童和成人的视觉系统被游戏疗法证明仍然有足够的残余可塑性,这些患者依然有希望去获得更加光明的人生。

在这一探索过程中,有成功,也会有失败,但有疗效就是有疗效,疗效不足就是疗效不足,这是科学的态度。科学发展正是在不断的自我否定中前行的。

游戏的正名,也是一样。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20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