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谈】亚洲玩家正在征服英语拼词游戏

南回归线 文化 2020-07-29
  • 12

题图 / CaesarZX 题图 / CaesarZX

Scrabble是英语系国家最流行的游戏之一,疫情期间,不少欧美家庭用它熬过了一个个居家隔离的日子。

作为一款文字图版游戏,Scrabble的玩法基础建立在“文字”,或者说“单词”上。简单概括一下,就是领取随机的字母牌,然后使用字母牌拼出切实存在的单词。

按理来说,这是个拼单词游戏,母语玩家(除了最初的英文版外还有法文、西班牙文等版本)在与其他语言玩家进行游戏时具备显而易见的优势——更别说约三分之一的美国家庭和约一半的英国家庭都拥有Scrabble,这已经算是英美某种程度上的“国民级”作品。

然而,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近年的Scrabble青年组锦标赛已经被亚洲玩家横扫,整整三年,Scrabble青年组的冠军全部来自于亚洲。对于欧美玩家来说,这成为了一个有点难堪却又不得不接受的事实。

在路透社的相关报道中,导致这一结果的原因是“亚洲人靠数学改变比赛”。

这涉及到Scrabble的计分机制。单词中的不同字母拥有不同的分数,常见的字母得分低,比如S、E只有1分,罕见的字母得分高,像字母Z足足有10分。

字母分数的制定也会随语言、游戏版本变更而变更 字母分数的制定也会随语言、游戏版本变更而变更

Scrabble比赛时,玩家需要将字母牌摆放在一块15*15方格的图版上,不同颜色的方格也拥有不同的加分效果。

根据这样的机制,玩家想要获得胜利,除了基础的拼单词外,还需要尽可能拼出包含高分字母的单词,并将其摆放至合适的位置。

15岁的马来西亚玩家阿瑞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曾在一次比赛中拼出“SENVY”,这是中古英语里“芥末籽”的意思——不过他在比赛时并不知道这个单词的含义。

阿瑞夫的比赛 阿瑞夫的比赛

很多亚洲人会通过记忆力甚至于字母组合的概率拼出他们完全不知道含义的单词,并通过数学计算获得尽可能高的分数。他们的词汇量或许不如欧美玩家,但在他们看来,词汇量并不能决定游戏的胜负。因为只要拼出来的单词确实存在,知不知道它的意思对游戏结果无关紧要。

2019年的Scrabble青年组冠军是来自泰国的一位玩家,他的梦想是和Scrabble最传奇的选手理查兹(Nigel Richards)决个胜负。

理查兹是个以英语为母语的新西兰人,并在2000年移居马来西亚。2015年,根本不懂法语的他在研读法语词典9周后,赢得了2015年Scrabble法语世界锦标赛的第一名,成为首位Scrabble英语、法语双料冠军。

理查兹在2018年又一次获得Scrabble法语世界锦标赛冠军 理查兹在2018年又一次获得Scrabble法语世界锦标赛冠军

他是绝大多数亚洲Scrabble玩家心目中的偶像及目标,他证明了玩家能够在对一门语言不甚了解,甚至完全不知道自己拼出来的单词是何含义时获得游戏胜利。

对此,欧美玩家还是比较豁达的,没有人提出“这违背了游戏本意”之类的抗议——他们的关注点在其他地方。

最近几个月来,北美拼字游戏玩家协会(NASPA)收到了大量来自玩家以及各组织的建议。本月初,为了响应“black Lives Matter”平权运动,官方最终决定将236个带有侮辱、诽谤性质的(包括但不限于种族歧视、LGBT)相关词汇改为不能得分的无效词。

部分无效词,有的你可能也认识 部分无效词,有的你可能也认识

只有少数人,比如来自佛罗里达的黑人玩家诺埃尔(Noel Livermore)提出反对意见,觉得游戏中的词只是计分板,没有实际意义。绝大多数Scrabble选手都认为,这是一个极其正确的决定。


展开全文

7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