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十年过去了,还能看到拉拉人

河豚馄饨
文化 2021-05-29
文化 > 十年过去了,还能看到拉拉人

最近的B站宅舞区多少有一些“文艺复兴”的苗头。

这儿每天总能冒出些“Love Live! ”的相关翻跳来,其中不少还有模有样,既凑够了人数,也配齐了打歌服,有些甚至还是登台表演。

其中要数“清华附中偶像研究社”尤为引人注意。中国的女高中生们在2021年聚集在一起搞偶像社团或许算不上什么新鲜事,但她们在2021年表演的最新曲目却依然是“Love Live! ”最早的代表作之一——《START: DASH!!》。

光是看投稿列表就能感受到这个学生社团“不忘初心”的传承光是看投稿列表就能感受到这个学生社团“不忘初心”的传承

这就引来了评论区一片感叹:“2021年了,居然还有拉拉人!”。

“拉拉人”是“Love Live! ”的粉丝们根据谐音给自己起的昵称,也是经历过当年盛况的人们如今互相识别的标签。不知不觉间,这个堪称传说的2.5次元偶像企划已经诞生逾十年,即便表面的氛围已不复当年的狂热,其留下的影响依然在各处延续。

1

2010年,多家日本公司联合筹办了一个名为“Love Live! ”的多媒体偶像企划,从业内招募了九名年轻女性成立了偶像团体进行活动,并推出了和她们一一而对应虚拟角色形象。按计划,由这些虚拟角色担任主角的动画也会很快播出,现实中对应的团员则将担当声优。

这个团体后来被定名为μ's。

新田惠海、南条爱乃、内田彩、三森铃子、饭田里穗、Pile、楠田亚衣奈、久保由利香和德井青空九名成员组成了μ's新田惠海、南条爱乃、内田彩、三森铃子、饭田里穗、Pile、楠田亚衣奈、久保由利香和德井青空九名成员组成了μ's

但是在她们之前,不论是声优偶像化,还是偶像来担任声优工作,都已经不算新鲜事,就算是真人和虚拟角色高度绑定的“2.5次元偶像”,也已经有《樱花大战》《偶像大师》这样的珠玉在前。这个企划本身并没有什么爆点。

μ's的成员在当时也大多名不见经传。这九人在加入“Love Live! ”之前除了少部分是声优出身,有的是歌手,有的是舞台剧演员,也有的是模特。她们的共同点就是都已经体验过业界残酷的竞争,甚至正处于瓶颈期,对于未来充满迷惘,直到“Love Live! ”让她们聚集到了一起,获得了一同再次出发的机会。

很少有人看好成立之初的μ's,在刚开始的两年里,她们始终人气惨淡,发布的第一张单曲销量只有400多份。

但事情在2013年随着动画的播出迎来了转折。

动画《Love Live! School Idol Project》讲述了音乃木坂学院因为入读的学生人数骤减而面临废校的危机,于是九名在校女生成立了偶像团体μ's,努力积攒人气吸引生源的故事。

令人意外的是,这部同样没受到太多期待的动画却制作精良、节奏明快,片中的歌舞桥段也恰到好处,而这个看起来王道老套的偶像故事更是被讲得分外动人。片中的μ's从一开始在无人的体育馆里表演,到最后实现梦想成长为万众瞩目的学园偶像,也打动了荧幕前的观众。

动画本身也创造了“NICONICONI”“小鸟抢镜”等脍炙人口的梗动画本身也创造了“NICONICONI”“小鸟抢镜”等脍炙人口的梗

《Love Live! School Idol Project》成为了当季最热门的动画之一,叫好又叫座。趁热打铁推出的第二季则把人气推向了新高峰。

动画的热播也让人们开始关注到这个跨越二三次元的团体,大家发现现实里的μ's也正如剧中的成员们一样,即便没有什么人气,依旧努力进行着偶像活动,传达希望与梦想。

尤其是按照原本的企划,现实中的μ's并不完全对应剧中那个载歌载舞的偶像团体,线下活动只需要站着唱唱歌配配台词而已。但是为了与虚拟人物联系得更加紧密,μ's成员开始加码进行高强度的演艺训练,努力复现出动画中μ's充满感染力的舞台表演。而观众也可以通过一场场演唱会直观地感受到她们的进步。

因为之前关注者寥寥,μ's的成员们在过往电台节目以及线下活动中反而没有什么偶像包袱,表现得清新自然;从成员间的互动也看得出这群女生现实里也和动画中一样关系亲密。这反而使得现实团员与虚拟角色在戏里戏外高度契合,拉拢了更多新粉丝欣然入坑。

μ's的成员们常常在电台节目中放飞自我μ's的成员们常常在电台节目中放飞自我

于是就和剧中的发展一样,现实中μ's的努力也渐渐得到了回报,越来越多人受到她们的精神鼓舞,也反过来想要帮助这个组合站上高峰。

2012年μ's举办第一场演唱会时,还是在一家购物中心的小舞台,观众只有几百人;而在四年后,她们就完成了在东京巨蛋举办演唱会的梦想,有超过五万人到场观摩,更通过网络向十个国家转播。她们还登上了被称为“日本春晚”的红白歌会——在这之前还只有水树奈奈一人以动漫声优的身份登上过这舞台。

二次元与三次元的μ's共同在红白上演唱了《这就是我们的奇迹》二次元与三次元的μ's共同在红白上演唱了《这就是我们的奇迹》

“Love Live! ”的主题在最初被定为“大家一起实现梦想的故事”,这在当时看起来只是一个泛泛的口号,但是在μ's成员和粉丝的努力下,却成为了现实。

2

比起先前的偶像题材作品,“Love Live! ”不仅在形式上让二次元和三次元的部分结合得尤为紧密,它所包含的精神内核也更加亲民、更“草根”。或许正是这一点,让其在中国也产生了强烈的反响。

“Love Live! ”当年在中国校园里有多火?用过来人的话说,就是你在晚自习的操场上喊一句“I say——”,就能有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拉拉人给你接上“Hey!Hey!Hey!Start Dash!”

比起那些总是光鲜亮丽站在聚光灯下的明星偶像,“Love Live! ”里的“学园偶像”其实更接近现实中的“地下偶像”.这些团体通常没有正式出道也没有经济公司,登不上主流媒体,只能在当地进行小范围的表演和活动,收入自然也不够支撑她们全职从事这项职业。

但就算唱跳技能业余,外形条件算不上出众,付出的努力也未必能得到相应的回报,这些小偶像们依然能洋溢着自信和活力,努力地将梦想和希望传递给台下的观众。这种“普通人却不普通”的闪光时刻,正是地下偶像的魅力所在。

地下偶像对于中国观众原本是遥远而陌生的事物。但是以校园生活为背景的“Love Live! ”跨越了地域与文化的差异,成功传达出“只要你喜爱歌舞,热爱表演,你就可以成为偶像”这样的理念。就算是之前没怎么接触过动漫文化的人,也可以简单直观地从“Love Live! ”动画和演出画面里感受到这些女孩对于梦想的执着。

这份感染力也从作品投射到了现实,许多人开始模仿和翻跳“Love Live! ”的歌舞作品,这不只是简单的Cosplay,也可说是对于这份精神的一种践行方式。

实际上“Love Live! ”在各个国家都掀起了翻跳热潮实际上“Love Live! ”在各个国家都掀起了翻跳热潮

“Love Live! ”作为一个学园偶像团体的模板,既提供了大量的表演素材,也展示了一个多人社团的运作模式。原本还处于三三两两小团体状态的社群涌现出一个又一个九人组合。在各地的漫展、在学校的联欢表演,甚至在周末的公园,你都可能见到“Love Live!”的身影。

“Love Live! ”最初的手游《Love Live! 学园偶像祭》(以下简称“《学园偶像祭》”)被引进国内时也同样引发了热潮。当时上海地铁二号线一辆列车整车装饰了μ's主题的海报,成为了“痛地铁”,这也是国内最早以公共交通来宣传二次元文化的事件之一,在当时引发的围观甚至一度成为社会新闻。

抢占地铁站也是从那时起逐渐成为二次元手游宣发的标配之一抢占地铁站也是从那时起逐渐成为二次元手游宣发的标配之一

这款游戏也是国内许多玩家初次接触的音游。这本来就是个较为小众的游戏类型,对于初学者而言,谱面多达九个按键的《学园偶像祭》更算不上简单。但众多玩家硬是凭借着对角色的爱,从十指打结的菜鸟练成了手速快到带残影的六指琴魔,甚至会去更高难度的音游磨炼 “地力”,再回头来手游刷分。

当然,也不是所有玩家都能摆脱手残的。“灵巧”点数不够就用“智力”来凑,各类针对《学园偶像祭》的“物理外挂”同样是当时网络上的热门话题。

《Love Live! 学园偶像祭》一定程度上也拉高了国内音游玩家的基数和平均水准,每期活动的排行榜都杀得难解难分。当时的玩家们为了不浪费任何一格体力,甚至会定好凌晨的闹钟爬起来清关。“爆肝”这个如今普遍的手游术语也正是在那时流行了起来。

“Love Live! ”在那时的影响力可说渗透到了国内宅文化圈的方方面面,甚至成为了连主流大众都难以忽视的文化现象。不仅是“为了保护XXX而出道成为偶像”“如果奇迹有颜色,那一定是橙色”这些圈内流行语成为了网络上的名言,更让“打CALL”这个代表应援活动的小众词汇进入了主流媒体的视野,成了“支持”“助威”的代名词。而如今大家习以为常的“小姐姐”这个称呼,最初也是国内粉丝们对于μ's成员的爱称。

3

但正如动画中的μ's会面临大家因毕业而解散的问题,现实中的成员们同样不可能永远全身心地捆绑在这个企划上。

盛极一时的“Love Live!”不可避免地迎来世代交替的问题。

2015年,就在μ's的人气依然如日中天的时候,“Love Live! ”企划的第二弹《Love Live! Sunshine!!》公布了。这意味着新一代九人女团Aqours(昵称“水团”)将逐渐取代μ's成为“Love Live! ”的新主力。

二代团Aqours二代团Aqours

水团继承了μ's的“草根路线”,成员依旧是挑选自业界尚未崭露头角的准新人,摆明了意图复现当年从寂寂无名攀上顶点的奇迹之路。但事实上,借着μ's光芒登场的水团从一开始就获得了不俗的关注度,第一张单曲的销量是前辈的100倍,起点远高于当年的μ's,自然也不可能真正复现那种令人热血沸腾的“逆袭”,反而失去了一大话题性。

随着μ's逐渐淡出主流视野,“Love Live! ”不可避免地收缩回原本的核心圈子。

但水团并不是一个躺在功劳簿上的“水”团。有了成功的经验,“Love Live! ”企划的运营策略变得越发成熟,这也意味着在艺人培训方面更加专业和职业化。水团从一开始就要接受高强度的演艺培训,歌舞强度比起前辈们肉眼可见地提升了一个台阶。

相较于μ's,同为2.5次元偶像团体的Aqours更侧重三次元方面的表现,也更像一个常规的偶像团体。水团的努力最终也获得了回报,她们成功复刻了前辈们的辉煌,在东京巨蛋举办了演出,也登上红白歌会,并且展开了亚洲巡演。

Aqours也成功登上了红白Aqours也成功登上了红白

如今水团依然活跃于一线,μ's的成员们也不时回归客串。又五年快过去,在粉丝们的期待注视下,“Love Live! ”这个曾经创造出业内跨媒体奇迹的企划迎来了新一轮的换代。

不过这次新旧交替的不是团员们,而是游戏。在这个手机逐渐成为社交中心的时代,整个企划的重心也终于开始向原本只作为衍生品的游戏舞台倾斜。

2019年9月,在保留初代游戏《Love Live! 学园偶像祭》继续运营的基础上,新一代手游《Love Live! 学园偶像季:群星闪耀》(下简称《群星闪耀》)推出了。

正如游戏名中的“群星闪耀”,这次的新游戏不仅汇聚了μ's和Aqours的成员,还加入了新团体虹咲学园学园偶像同好会(昵称“虹学会”)。不同于前代游戏中剧情只是过家家的番外内容,《群星闪耀》包含了堪比一季动画的主线故事,并且持续更新,以丰富的台词和演出,讲述了众多成员新的成长故事和她们之间的互动。

《Love Live! 学园偶像季:群星闪耀》达成了“三代同堂”《Love Live! 学园偶像季:群星闪耀》达成了“三代同堂”

《群星闪耀》在画面上完全翻新了之前游戏的卡面与立绘,几乎完整收录了新旧曲目。不论是前辈们还是新人,都有了高精度的3D 模型和各式打歌服,在游戏中将展现丰富的舞台演出。根据队伍编排的区别,参加演出的角色也会不同。这可以说是圆了前作粉丝们边打游戏边看Live的最大愿望。

游戏在玩法上也进行了革新。游戏表面上依旧是音游,只是从九键改为了两键,极大降低了上手难度。但实际上,当游戏难度提升时,玩家不仅需要配合节奏按键,还得随时调整队伍配置,发挥成员的能力(期间还会触发成员的特殊演出),才能出色地完成一场演出。为了配合整个游戏以故事为核心的发展路线,《群星闪耀》实际上从一个偏重“敏捷”的音游转向了策略为主的RPG游戏。

《Love Live! 学园偶像季:群星闪耀》在日本上线当天就登上App Store免费榜第二,并在次日位列畅销榜第二,之后也不时跻身畅销榜前列,成功接棒成为了“Love Live! ”新一代的主舞台。

4

《群星闪耀》成功触动了老粉丝的情怀自不必多说,游戏这一跨越现实与虚拟的互动形式也确实给“Love Live! ”带来了崭新的生命力。

虹学会的成员们原本只是一代游戏里的路人角色,为了配合《群星闪耀》造势才被保留到了新游戏里。她们并非是“Love Live! ”计划中的新一代女团,一开始甚至都不是一个完整的团队,更像是一群互相竞争的练习生。

虹学会的一些成员在《学园偶像祭》里只是狗粮卡虹学会的一些成员在《学园偶像祭》里只是狗粮卡

但是伴随着游戏热度的上升,尤其是受益于游戏中近距离的互动,各有特色的虹学会成员迅速在网络上积累起人气,玩家们“让虹学会出道”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你或许没有直接了解过虹学会,但你多半见过这个用绘板表达情绪的女孩天王寺璃奈的表情包你或许没有直接了解过虹学会,但你多半见过这个用绘板表达情绪的女孩天王寺璃奈的表情包

游戏上线半年后,原本针对虹学会的每月竞争排名制度终于被取消,动画《Love Live! 虹咲学园学园偶像同好会》顺利播出,现实中的虹学会成员也有了更多线下活动……这都意味着虹学会真的升格为了一个和前辈们并列的偶像团体。

从“狗粮卡”逆袭为主角,虹学会倒是在某种意义上也复刻了前辈们的奇迹之路。

现实中的改变也反映到了游戏后续更新的剧情中,虹学会作为偶像团体得到了更多的认可,成员间的互动也更加亲密。后来甚至连玩家在游戏中所扮演的角色也加入其中,成为了偶像团队的一员,大家则对于“自己原来是个双马尾萌妹子”这一惊人的事实纷纷表示满意。

“你”还真成了主角了“你”还真成了主角了

这种跨越现实与虚拟的独特互动感可能确实只有“Love Live! ”这样的2.5次元偶像企划才能达成。《群星闪耀》的成功帮助“Love Live! ”迈上了新的台阶,新一期的正式女团Liella!也终于顺势铺开。

而且这一次的Liella!备受国内粉丝的关注,因为其中加入了来自中国上海的成员唐可可。

“来自中国的角色”在动漫作品中当然不稀奇,但正如“Love Live! ”一贯是虚拟与现实相照映的2.5次元企划,这次唐可可在现实中所对应的团员Liyuu也真的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少女。

网友也从Liyuu过往的微博内容里挖掘出她早就是一名拉拉人网友也从Liyuu过往的微博内容里挖掘出她早就是一名拉拉人

这当然在国内掀起了一轮关注。评论区里有不明就里的新人询问着这究竟算加入了什么水平的偶像团队,和如今火热的虚拟主播又有何差异,这让那些沉寂已久的拉拉人终于耐不住寂寞,再次出现在各个平台“传教”,向人们描绘起那个曾经属于“Love Live! ”的时代。

也是最近,代表“Love Live! ”企划新中枢的《Love Live! 学园偶像季:群星闪耀》终于被引进了国内,并且依旧由《Love Live! 学园偶像祭》国服的代理商盛趣游戏运营,这也意味着两款游戏在国内也能像日服一样保持联动。赶去TapTap预约的拉拉人们就像过节一般在评论区庆祝着这个消息,不吝给游戏打出9.3的高分。此刻不论是哪一年入坑、推哪个团的拉拉人,都相聚在一起共同倾诉着“Love Live! ”曾带给他们的感动。

正是在这多重因素推动下,“Love Live! ”在国内不知不觉间有了回暖的趋势,或许也是因此,有了文章开头宅舞区的“文艺复兴”。

历经十载,“Love Live! ”企划的难得之处就在于它始终保持着实验性和创新性,敢于打破业界的固有模式,也正是凭此创造了2.5次元偶像的传说。而如今,这个传说也依旧在延续着。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17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