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堡垒之夜》举办了马丁·路德·金纪念活动

照月
文化 2021-08-31
文化 > 《堡垒之夜》举办了马丁·路德·金纪念活动

纪念时禁止使用武器,跳舞也不行。

身处大洋彼岸的我们,多是通过中学课本收录的《我有一个梦想》课文,了解到美国有位黑人民权运动领袖,叫马丁·路德·金。

1963年8月28日,超过25万来自不同种族的民众,以“为了工作与自由”为口号,发起“向华盛顿进军”游行示威运动。集会中,马丁·路德·金站在林肯纪念堂的台阶上,脱离了手头的讲稿,临场发挥,留下了以“我有一个梦想”开头、整整六句铿锵有力的排比,构想了一份黑人与白人身份平等且和平共存的未来图景。

林肯纪念堂前的人群

正在演讲的马丁·路德·金,图源维基百科

在如今种族矛盾愈发激烈的美国,马丁·路德·金的梦想正在渐行渐远。如何让现在的美国人,尤其是年轻一代,读懂马丁的梦想并付诸实践,想必是美国国内主流媒体的要务之一。

《我有一个梦想》演讲发表58周年之际,《时代》杂志工作室与Epic Games合作开展了“时代游行”(March Through Time)活动。

在DuSable非裔美国人历史博物馆的史料支持下,四位《堡垒之夜》的社区地图创作者,以1963年的华盛顿特区为原型,制作出了一张名为DC63的创意模式地图。

DC63还原了美国国家广场附近的林肯纪念堂与华盛顿纪念碑等地标性建筑,同时在纪念堂前的水池,也是地图的中心位置,搭起了一座马丁·路德·金的纪念馆。纪念馆外墙放置了四块大屏幕,播放1963年《我有一个梦想》演讲的完整直播录像,声音响彻整张地图。

纪念馆内外放置着大量的历史照片与文字展板,介绍《我有一个梦想》的时代背景。一些区域设有简单的小游戏,如历史知识问答、集齐散落的小球、与其他玩家接力赛跑等等。完成这些小游戏的玩家,会获得一份能在其他模式中使用的专属喷漆。

“《我有一个梦想》是在哪座城市发表的?”,图源外媒GameSpot

《时代》引用了马丁·路德·金知识产权管理公司的声明。他们“不断努力将马丁·路德·金从历史书中搬出来”,试图运用新兴技术“将他的遗产直接融入年轻一代的生活”。

《堡垒之夜》是Epic进军Metaverse的工具。千万观众在《堡垒之夜》中在线观看演唱会的先例,证明它有能力承载年轻人喜爱的流行文化和亚文化。可惜正因大众的刻板印象如此,《堡垒之夜》承载主流文化、被赋予宏大的时代命题时,实在有些水土不服。

《堡垒之夜》曾与大量流行作品进行联动,也推出过数不清的联动角色皮肤,这些联动角色无不在纪念会场露过面。

图源外媒Fanbyte

来自外星的异形也来到林肯纪念堂前争取黑人权利,未免有些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意思。

推特@Campster

《堡垒之夜》从大逃杀模式起家,读取界面的游戏提示也专注于战斗。这些提示里刚好有一句“爆头能够造成显著伤害,瞄准头部”,饱含对这次纪念活动的冒犯意味——

1968年4月4日,马丁·路德·金死于枪击,且头部中弹。

虽说Epic在DC63发布时就禁止在地图中使用武器,可是仅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堡垒之夜》常见的舞蹈动作,便足以打破纪念馆的严肃气氛,引得其他玩家争相模仿。

推特@JakeSucky

推特@itznotdax

目前Epic移除了那句“爆头”游戏提示,并禁用了游戏中绝大多数明显不合时宜的表情与动作,其中包括大笑、跳舞与投掷西红柿。只有8个贴合活动主旨的表情“作为体验的一部分”得到保留,例如静坐与举牌子抗议。

DC63缺乏足够的可交互性与趣味性,也没有非要在《堡垒之夜》引擎基础上才能建起来的理由,从玩家们充满疑惑与搞怪的反应看来,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但从严肃意义上讲,DC63算得上一座合格的线上纪念馆,是把《堡垒之夜》当成教育工具使用的一次尝试,起码验证了游戏在传递主流文化方面的潜能。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15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