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七夕节前,我把男友的构想做成游戏送给了他

Zorana
趣闻 2022-08-04
趣闻 > 七夕节前,我把男友的构想做成游戏送给了他

和大家分享一下成品的流程和制作时候埋的彩蛋~如果男友看到了这篇文章请避免被剧透!之后应该会让男友直播给我玩,然后偷偷录下来~

大家七夕节快乐鸭,开局一张图,所谓男友的构想:

没错,就是他五月份突然说给我的一大堆想法没错,就是他五月份突然说给我的一大堆想法
制作使用RPG Maker MV,虽然我绘画天赋基本为负,但好在PS还算说得过去,就也还勉强把人物都表现了出来。此外一些头像利用了Picrew中明确表示允许私下使用的捏图。如果我摸索RM的时候早点注意能捏人大概就不会这么麻烦了……捏图好处是不那么模版化,坏处是画风不统一。

和大家分享一下成品的流程和制作时候埋的彩蛋~如果男友看到了这篇文章请避免被剧透!之后应该会让男友直播给我玩,然后偷偷录下来~

设定


首先我和男友人均白毛控……我想都没想就把主角定为了一个白毛。在小红车搜了一个比较符合设定的图做封面,自己又修修补补到比较贴合世界观的样子,然而直到总结本文的时候才发现有些地方都忘记涂掉了。

游戏中的BGM基本都是我自己平时比较喜欢的纯音乐,音效的话当然是懒得改了,原本自带的那些就足够了,虽然因为以前玩过RM做出的游戏听得太多很容易审美疲劳。

游戏一开始是一片黑色的画面,“你”是作为正在玩游戏的人进入剧情,正在疑惑游戏为什么不开始的时候听到了女性的声音,随后通过几句对话理解了她就是游戏主角。她同时也在疑惑“你”的身份,因为她发现你似乎不是来自于外部的存在。
当然,存在一些奇怪的选项让男友感受到参与度,实际上有很多选项选什么都会获得一样的回答当然,存在一些奇怪的选项让男友感受到参与度,实际上有很多选项选什么都会获得一样的回答

虽然玩家知道这是一个游戏,但游戏中角色对玩家的说法是完全不能理解的。在“你”努力找到下一步线索继续游戏的时候,屏幕却自己亮了起来,因为她睁开了双眼。在对话中玩家会发现,这位少女是个双目失明的人,但她从前似乎可以视物。继而少女发现玩家可以控制她的行动,于是就像男友的规划一样,希望玩家能成为帮助她的眼睛。

场景


对话结束之后就可以自由行动啦~不过因为画地图还是蛮累的,而且这方面我确实不太行,于是也没有画很多张地图。从初次相见的悬崖上离开来到了古木镇远郊,这里其实可以横跨草地,但我觉得笨蛋一定会思维定式走铺好的路。这张地图比较突出破败,虽然被我画的只是破而已。

近郊会出现人的房屋,而且明显有人生活和整理。玩家会在此处吐槽世界太残破了,少女则会回答说隐约记得层有一场战争。这里引入了一些男友构建的世界观,以及他想要的意识对话吐槽。

此时去这座小屋会被少女阻拦,里面没有人,建议我们不要进去,实际上在去过右边的城镇后就可以进入这里了。地图下方有献了花的墓碑,交互后会告诉玩家上面没有字,这时候还完全不了解这段剧情,但应该能想到有墓碑的话肯定不简单。

之后会进入城镇,这是本游戏最大的室外场景——古木镇,名字源于初见悬崖上的大树。城镇中的所有NPC都会随着时间推进讲不同的话,其中还有每天都讲不一样话的,用来当作额外的剧情。当然,也包括一些功能性NPC。

镇门口是两位卖菜的NPC,纯粹是使用一下图块和自己觉得好玩捏的小人,在剧情几次重大转折的时候他们的对话会改变。此外,会从卖菜婆婆那里第一次听说魔王的存在,当然又是在引入世界观啦。

左上方是装备店和道具店。道具店就卖基本的血药蓝药和种子,装备店有一只布偶娃娃放在柜台上,交互后店主会说这个不能卖,是他女儿的玩具。

右上方的旅馆是这个游戏最大的室内场景~这里的收发室NPC会告诉玩家可以在后方的箱子里接收信件。在这个几乎没有互动的世界,我在右侧放了一架钢琴,对话会有一些小互动,聊胜于无。

旅馆老板第一次对话会欢迎玩家一下,之后就开始正式行使功能。游戏主要靠每日在旅馆休息推动进程,所有事做完后都会指向这里,所以每日都要来老板这里上交房费。

交完房费后才可以进入二楼的房间内,还可以使用三楼的浴池泡澡回复全部状态,以及免费让厨房的厨娘做菜。做菜需要的蔬菜通过种植获得,这个一会再讲~

在房间内可以吃做好的菜,不过这个不知道男友会不会重视。因为我的设定是一起吃饭加一点好感度,但我没有在游戏里明确告诉他,而好感度会影响后续剧情。

一开始只是画来好玩的汤池一开始只是画来好玩的汤池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NPC的小互动,比如泳池旁更衣室里的女性,会因为玩家闯入更衣室和少女结识,少女则会责怪玩家因为她看不到就捉弄她。

二楼其他客房内的客人都很重要。右边房间的修女每日对话都会改变,用以构建教会视角下剧情的过去和未来,以及会第一次在她这里听说“英雄”这号人物。左边房间中等待妈妈的女孩则是日后的某一个任务。

城镇左下方有一个空着的民房,另一个民房则住了一对姐妹,他们每日的对话都会变换。姐姐充满戒心,直言告诉少女不要随便进入别人家。而妹妹则是天真可爱,完全傻白甜,并不懂姐姐所谓的“父母走了”是什么意思。

镇子下方会遇到一个告诉玩家去种地的爷爷,之后还会随着剧情推进每一天送给玩家几个种子。可以种植的是血药和蔬菜,一个用来干架,一个用来吃。猫猫身上会掉落一本种植指南,拿走之后猫猫就开始自由地在城镇中奔跑啦。蔬菜可以交给厨娘做菜,是重要的提升好感度的道具。

城镇的最下方是一栋比较大的房屋,进去之后空无一人。城镇中部是酒馆,喝酒会提升好感度和恢复状态,不过好感度依旧是暗示的。除了酒馆小妹外的NPC都不能对话,喝酒呢没空聊天。

在酒馆走廊会遇到重要NPC女武士,她是一位自称之前曾见过少女的佣兵。对话结束后在这里可以进行职业的选择和变更(我能猜到男友一定会选弓箭手),以及每日和她切磋获得一些奖励。每天只能切磋一次,第二次请求的话她就会好笑地问玩家想从她身上捞多少油水了。

这时上面提到无人的大房屋也会出现NPC,因为女武士推荐我们去看看,那里是英雄协会。当然啦,她的对话也是每天会改变的,此外还会在她这里获得重要剧情物品,一个带着机关锁的木盒子。在背包中查看的话,可以发现盒子底部写着一行小字,“诞生之日”。

走廊右边的酒窖本来只是单纯的摆设和一位抱怨爸爸天天喝酒的小孩,后来觉得有些无聊,就改为了这个女孩每天都会告诉玩家一个秘密。基本都是提示游戏中的一些设定,比如作物的成熟时间,看似不起眼的NPC有重要作用等等。

镇子最后一部分在右方,是一栋哨塔,只是一个摆着看的建筑物,但是会在剧情中出现跑个龙套。

在协会门口我安排了一个补充世界剧情的镇民。她是在战争时期逃亡到古木镇来的。这些天她会逐渐告诉少女关于这个世界的事情,并在第四天决定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家乡帮助重建工作。

进入过城镇后,一定被男友鱼脑子忘记的郊外小屋已经可以进入了,这里是另一个重要NPC的所在地,是一个每次看到少女都很热情的会魔法的小姐姐~这里可以学习通用魔法,自由四选一。她的对话也每日不同,严重怀疑粗心男友根本不会注意,而且每次和她对话都会以要抱抱后被少女逃走结尾。

第一天主要是熟悉整个系统,女巫的故事会贯穿整个游戏,从第一天开始每日对话才能够了解完整。她告诉少女她是被古木镇的人赶出来才搬到近郊来住,而战争期间曾有人来问她是否要搬回镇上,她拒绝了。

之后可以去到之前没人的大房子,也就是英雄协会,就可以正式推进剧情了~协会外观很大,进去之后却很小,之后的剧情中会提到是因为这里曾被魔王亲自摧毁。这里有一个英雄的雕像,并且供奉着一本书,是传说中英雄的日记。会长实际上也是这个镇的镇长,协会之前曾经是教会,不过被魔王毁掉了,于是目前就拿来将就用了。

每天从会长处接任务获得报酬交房费以推进剧情,这基本就是本游戏的游玩方式啦~战斗有一定难度,因为测数值花了我很长时间。不过也不会太难,毕竟每天的任务实际上藏着我和男友一路经历的小彩蛋~任务我做了单独的地图直接利用传送阵传送,这样可以少画地图,偷懒王是我。

任务


第一天的任务叫做【笙梦坡的魔物】。我和男友是天刀认识的,当时一起待过,且含有最深感情的帮派叫“笙歌醉梦”,于是取了这个任务作为所有任务的开端啦~

任务地图的战场上会有一个完全按照我自己喜好捏的商人NPC,因为做数值测试的时候总是忘记买药,于是为了方便自己做了一个商人……我有罪。

我们二次元就是喜欢眯眯眼啦我们二次元就是喜欢眯眯眼啦

解决魔兽后会出现一个宝箱和一个传送阵,之后每次的任务都会如此,第一天的宝箱里是血药和蔬菜。之后传送回协会得到报酬,会长会提示玩家去旅馆休息。期间依旧会照着男友的设想安排一些玩家和少女之间的对话和小吐槽。

旅馆中少女的房间内,在桌子边互动会出现吃饭的选项,在床边则会出现是否进入下一天的选项,且会提示要做完当日所有的事情,每晚都会有一段剧情过渡到第二天。

第一天的夜晚,两人会讨论白天得到的木盒,玩家会说到“游戏人物”一类现实生活中的词,少女表示不理解。此外,少女说对于木盒有一种亲切且古老的情绪,她猜测可能来源于她的母亲。

第二天一早,会出现工作人员提示我的鱼脑子男友去交房费。他真的记性很差,我担心他不留钱交房费,游戏进度就会卡住。此外,工作人员还说一楼有少女的信件。

获得的信件是英雄的日记1,从这里开始,每日打败魔兽的宝箱都只会产出一张日记残页。信件都是物品,可以反复查看。不过我习惯性故事讲得比较隐晦,也不知道男友能不能懂。

“记忆中有青草的香气,云朵飘过的阴影恰好在她脸上划过,我笑了起来,惹得她脸红透。她不在坐着了,起身追过来像是要打我。我笑嘻嘻地,还故意摇头晃脑,就是不躲不闪。我当然知道她不会打我,她又不舍得。毕竟她可是……(后面的部分被撕扯掉了)”

怎么说呢,谜语人就完事了。

第二天修女会说教会已经消失在了战争中,因为从一开始魔王的目标就是各处教会。而现在,无处可去的修道士们正在努力进行教会的重建工作。

女巫会接着第一日的故事讲,曾来问她是否要搬回镇上的年轻人,刚和她说了几句话魔兽就出现了。年轻人虽然很害怕,但还是站在女巫面前保护她,为此被她嘲笑了一番。

协会第二日的任务是【饥荒山的母亲】,这是旅馆隔壁那个寻找妈妈的小女孩的委托,涉及的彩蛋是我们一起玩过的《饥荒》。打败魔兽后会获得破损的首饰,魔兽还会语焉不详地讲一些人话。

当然,结束后会在宝箱中得到英雄的第二页日记。

“总觉得还是不久之前,我们曾在夏夜里乘着风,看族人中最能歌善舞的那些翩翩起舞。伴着嘹亮的歌喉,她隔着篝火的尖尖摇晃的那处看向我。她的脸被火焰晃得扭曲变形,我又忍不住笑起来。她却没有生气,也没有说我坏心,有些哀伤的面容和歌舞的响声格格不入。我看不懂那情绪,或许是刻意忽略掉了。我转头望向欢快的人群,没有再看她。(后面的部分被撕扯掉了)”

回到协会后,会长会向玩家解释为什么饥荒山不是一座山,并且请少女将破损的首饰带给旅馆的女孩。这里完不完成都不会影响主线推动,但如果去找女孩,不管选择什么选项都会加少女的好感。

选择之后会出现“有人记住了你的回答”,这个是隐形守护者里庄晓曼好感度加减的提示,曾被我们用来玩梗,是小彩蛋,且提示男友此处好感变动。

选择隐晦的说法,女孩会抱着希望,一边学习修补首饰,一边继续等妈妈回来。而如果选择死亡的说法,女孩会平静地说自己其实早就想到了,并且感谢少女愿意直白地告诉她,天天哭泣的日子也过去很久了,她会好好地活下去,一边努力长大,一边尝试修复首饰。

这天夜晚,少女会说自己有些在意镇中的那座哨塔,并且记忆有在逐渐好转,从漆黑变成浓雾。少女很在意为什么她会接连得到英雄的日记,而玩家只好回答,因为被设定成这样。少女依旧不理解,希望玩家能解释给她听。少女不认可玩家否定每个鲜活的人,随后她意识到自己的不接受也是被设定好的。

第三天早上依旧会有人来提醒鱼脑子男友交房费。修女会提到教会与魔族对抗由来已久,多亏教会多年来未雨绸缪才使得战争没有带来更严重的后果。

女巫继续讲述,说那位年轻人并没有被魔兽所伤,反而被操控火焰的女巫吓坏了。战前的教会中都已经有专门服务于他们的女巫,她吐槽还好英雄不用魔法不然没人拯救世界了。

这天的委托是【厨房的蝙蝠】,彩蛋是分手厨房。进行杂鱼战x3,战斗结束后会在宝箱中得到第三张日记残页。

“这些年,族人变得越来越少,她说他们是有自己的事情去做。同样的,这些年,她的神情越来越哀伤。离开了家的人都没有再回来,但是和她一起出去的族人,每次都会平安归来——虽然有时身上会多出一些触目惊心的伤口。有时是锋利的刀刃割开血肉,有时是被火焰或其他什么东西灼烧的痕迹。或许因为我是族人中最小的那一个,从未有人向我诉说过苦痛。就连只大我一岁的族人也会拍拍我的头,故作成熟地和我说等他回来。不过他再也没有回来。那也是第一次,和她一起出发的人没有回来。(后面的部分被撕扯掉了)”

这一天起装备店开始售卖铁制武器,之后会随着时间推进卖钢制和银制。这个设定来源于火纹系列,男友没接触过战棋,但我是战棋爱好者,520的时候他给我们俩一人入了一个NS的风花雪月,加入养成系统还是挺好玩的(但晓女我心中yyds)。

此外防具类彩蛋就不是太统一,今日开始售卖的骨制防具是致敬从无数野人手下保护了我们好多次的骨甲,来源于《森林》(the Forest)。

本日事件在这里就差不多结束,回屋睡觉进入夜晚。两人讨论了一下日记中的“她”和英雄到底是什么关系、英雄的部族是和什么在一直交战,以及依旧讨论了现实世界与游戏设定的问题。

第四天早上依旧会有人来提醒交房费,而且有一些NPC会在今日发生变动。镇民小姐姐会在今日思乡之情终于爆发决定离开,并将她来时镇民帮助她盖的房子留给少女处置,希望少女用之帮助无家可归的人。

而那对姐妹中的妹妹会无意提到她见过一只在天上飞的,长着很多手的魔兽。

女巫的故事则由她继续讲述,那个见到魔法就逃走了的年轻人在一周后又回来了。他开始帮助女巫种地收菜,不敢进入房屋。时间久了之后,连女巫配置魔药的时候,他都会搭把手了。

今天的任务是援救一位受伤的佣兵,任务名称是【人类一败涂地】,很明显就知道在cue哪个游戏了~男友是比我晚一些玩这个游戏,陪他过主线关的时候基本我都是旁观,因为玩过一次不想影响他的游戏体验。于是男友就在一个地方跳了一百多次失败,直接达成了摔死100次的成就。

任务地点的寒暄掠过不表,大概就是佣兵说怎么来的是个小孩之类的,少女:那我走?(知足吧放在进化之地人家连话都不会和你讲)之后Boss会突然出现,进入战斗。

这条龙Boss被我设定成每隔一回合都会防御,基础数值也是防御比较高。打败它之后会直接获得下一张日记,以及升级。各职业的成长和后续技能都不同,男友一定会选择的游侠在这里会学会技能【情歌】。可惜男友五音不全。

少女想起了刚搬走的镇民小姐姐,于是带着受伤的佣兵暂且将她安置在那里。

得到的第四页日记:“她说没有回来的人都找到了新的生活,我质问她他们去了哪里,她只说我总有一天也会随她到那里去。她每天和我说的话越来越少,离开家的时间越来越多,而族中的人始终没有停止减少。有一天,她兴奋地对我说,找到了一些散落在各地的族人。我问,是我以前的那些朋友或长辈吗?她垂下眼睫,神情温柔且坚定地告诉我,不是。我气急了,告诉她我只想要我以前的族人回来。她又不说话了。我觉得我和她开始变得陌生。(后面的部分被撕扯掉了)”

晚上,少女会因为听到魔兽的语言觉得无法平静,两人探讨了对于魔兽的看法。玩家认为少女开始动摇了,而少女则意识到自己本就不对魔兽抱有敌意,她并不像其他人那样憎恨它们。此外,少女怀疑自己可能是英雄的族人。

第五天,修女有些新消息,有些低阶魔物对教会修复活动频频干扰,她祈祷不是魔王卷土重来。但其实男友的脑洞不就是让魔王复活嘛。

女巫讲到因为年轻小伙在中间周旋,她和镇民的关系缓和了很多,渐渐地村民还会找她看病,还有爷爷会给她带一些种子。

这的委托是说有人在古堡中见过两个小孩,如果是人类,希望少女将它们带回来。如果是别的,少女自行处理。任务名字是【我们曾在这里】,很明显,we were here系列~也是我和笨蛋男友吵架很多的一个系列游戏呢。

进入场景会自动开始剧情和战斗,双子魔中一个只会攻击,另一个只会加血。一个玻璃大炮,一个肉盾奶妈,至于先解决哪一个,就看男友的选择啦。

说到这里,游侠的部分歌唱技能都是我测试到这里后加的,因为应对这种有技能的敌人游侠的输出实在是有些乏力,同时也避免tp总是溢出没处用。之前学会的情歌实际上是沉默技能,描述中的歌词是我第一次给男友唱的歌,《慢慢喜欢你》。

结束后少女升级,游侠学会摇篮曲,很明显是陷入睡眠的功能。歌词是《摇篮曲》,是五音不全的男友总在晚上哼唱几句的歌词。

之后,少女在棺材旁看到了刻字“致我们敬爱的父亲母亲”,宝箱中会得到第五页日记。

“我很难描述这期间过了多少年,直至现在都难以想象,这里的族人只剩下我和她。而终于有一天,她也不再出现了。我不需要多久就认清了这个事实,对这个只剩下残躯和荒芜的地方没有任何留恋,我离开了家乡。是要去寻找她吗?我不知道。或许不是,独自度过的时间已经磨灭了我对她大部分的情感和怀念,从她第一次对我欲言又止起,我们之间就横亘了一条再也无法修补的伤疤。但或许也是。我必须承认,那是血脉相连的期许,或者还有愤怒。我总觉得她对我隐瞒了太多,而我本该自己决定是不是要做被抛弃的人。(后面的部分被撕扯掉了)”

回家睡觉,又是平静的一天结束啦。两人照例聊了今天的委托和日记,少女对日记中“她”的不告而别也感到有些生气,她向玩家提问这是否正常。而少女认为自己回想起的记忆中也有一位类似母亲的女性,和日记中的感觉差不多。

第六天到来!今天开始形势发生了一些变化,修女带来了魔王再临的消息,一些路人npc的对话会发生变化。

姐妹中的姐姐讲述了魔王曾到过这个村子的事情,并且魔王一反常态没有亲自摧毁教会,这让她们姐妹得以幸免于难。

女巫则提起和村人相处的日常,说村民们对她和年轻人瞎起哄。

这一日的委托里彩蛋比较多,涉及到老头环和双人成行。老头环发售早上我和男友起个大早,后来男友先通关,就经常跑来和我联机,导致我俩被入侵者暴打。体验特别差的情况下他渐渐就不打扰我了,还说我打通关就奖励我520块。

双人成行的话我对冰雪城那一部分印象很深,因为城比较大,我们俩到处溜达着玩,还碰巧做了找四个蛋的小支线。

此外其实这里还藏着我家乡的意思,是去年冬天的时候他过来玩的。

解决完小怪之后依旧是获得一页新的日记。

“出来得久了,我逐渐开始了解了这片大陆上的规则。很多地方与我的家乡完全不同,没有吃太多苦头便适应了这里全仰仗于她过去的教导。这是我此前完全无法想象的另一种文明。他们使用货币,而不是以物易物。它们繁衍生息,或许只是因为相爱。但同时,他们有一种足以被称为阴险狡诈的思维。这对我来说太难明白。我逐渐淡忘了寻找她这个目的,虽然没有放弃,但我知道随着时间推移,见到她的可能性变得越发稀微。然后,直到战争开始了。(后面的部分被撕扯掉了)”

轻松的一天,洗洗睡觉~晚上少女会说比较在意英雄生活的地方,因为那里看起来很遥远,而她也觉得自己来自很遥远的地方,这是由于部分记忆中模糊的画面。之后两人聊起第一天就拿到的木盒,少女认为可能需要玩家帮忙解开,于是会将木盒放置在房间里。

时间来到第七天,从这天开始,房间内会多出一个可交互的木盒。密码正如提示一般,是少女的诞生之日。而她的诞生之日,自然就是男友提出本游戏设想的脑洞那一天——516。如果打开本盒子,会发现其中是空的,少女有些失望。

但男友不必失望,因为打开盒子是获得隐藏对话的条件之一。没错,在游戏结束前,是否获得了隐藏对话会影响下一步的结局。而另一个条件就是我反复暗示的,少女好感度达到10。

修女说教会分派了一些人手寻找英雄的下落,姐妹则是分别聊了聊自己对于神的感想。女巫回忆起自己并没有搬回城镇,以及曾经和年轻人相处的一些过往。女武士则猜测将魔王重创的英雄即使没死,大概也是重伤。

这一日委托是前往附近主城的歌剧院,那里出现了奇怪的鬼魂。任务为【战斗剧场】,彩蛋比较明显,也是我们一起玩过的双人游戏,《战斗方块剧场》。

从这里开始的Boss就会使用魔法了,伤害还蛮高的,需要灵活组合技能来打。战斗胜利后理所应当获得一页新的日记。

“战争,对我来说是一个崭新的词汇。当大街小巷的人们都在谈论战争爆发的时候,我甚至不能理解是什么话题让他们如此热衷。直到这小小的村落出现了——那该怎么称呼?魔物?我看着它的眼睛,变成不幸且无可挽回的血红色。我深知它没救了,它的哀鸣和呜咽让人群四下奔逃——它希望我救它。我斩杀了它,如此轻易,甚至一丝血污都没有染指我的衣衫。身边的人群停止了奔逃,他们逐渐向我靠拢过来。人群中不知是谁,带着惊恐未散尽的语调大喊,感谢英雄!随后我便被此起彼伏声音的浪潮淹没了。(后面的部分被撕扯掉了)”

晚上,两人会照例聊起魔兽讲人语的事情,因为今日委托那一只也讲出了模糊的语言。少女认为它并非偶然出现在那里,并且认为它处于痛苦之中——正如英雄日记讲述的,认为魔兽在向他求救。对于玩家夸奖她处理魔物越来越熟练,她说自己感到了一些本能,似乎天生就会对抗魔物。

除此之外,两人再次聊到了“被设定”的问题。虽然男友的想法就是少女能意识到自己是个游戏人物,但聪明的社友应该能想到,反反复复提起的打破第四面墙的对话,一般都昭示着某一种元素,暂时先不表。关于这方面的对话我感觉我写的一般就是两个人开始诡辩……

第八天到啦~修女的消息说主城已经集结人马,明日前往讨伐魔王。姐姐认为魔王不会第二次对她们仁慈,所以打算离开,从明日开始他们的房间会上锁。

女巫继续回忆,她的房间一直比较凌乱,能看出现在依旧。但在那次起火过后,她便同意了让年轻人为她整理房屋。

今日委托是【巴蜀辣子】,彩蛋是男友的家乡。我们曾经在那边玩过一段时间,吃辣吃到我喉咙肿痛说不出话。

比较特别的是,今日的Boss会讲流畅的语言,虽然仍旧是个谜语人,他与少女进行了一番对话。游戏做到这里的时候软件崩了一次,我觉得第一次写的比内容这次要好一些,但是灵感都是瞬时涌现就消退的,再复刻也不太可能了。

他好像知道什么的样子捏他好像知道什么的样子捏

第一次打败他后,他会变身为第二阶段。现成素材真好用啊!BGM也会变得有点悲壮~再次打败他之后会获得日记的残页8和辣子。

“随着斩杀的魔物越来越多,我逐渐理解了,很多魔物也和人类一样,足够称得上是狡诈。而此时的我,已经无法分辨那是它们本意如此,还是被操控导致的。是的,操控。或者说是来自于魔王的煽动——王之所以为王,正因其有着号令的本能。高阶魔尚可以自身的思维和理智做抵抗,而低阶魔则是毫无反抗能力,心甘情愿沦为魔王手下傀儡。许多城镇和村庄的教会率先被摧毁,听说在战争开始前教会就在大力讨伐各处的魔物。我不认可这样的行为,甚至是非常愤怒。但照如今的结果来看,他们未必是错的。也许魔物就该被铲除个干净。(后面的部分被撕扯掉了)”

于是这一晚,记忆日渐复苏的少女和玩家聊了很多。她认为自己与今日斩杀的魔物有些关联,且不认同英雄的冷漠。少女的记忆变得更加清晰,她准确地意识到令她怀念的根源并不是母亲,而是姐姐。而经过前一天的诡辩,少女又明白了一些事。

稍有些尴尬的夜晚对话导致第二天一早两人都没有打招呼,只是互相沉默。第九天开始了。修女的消息说,不知为什么,集结的队伍无法靠近魔王栖息的森林外,而这也是有记录以来魔王首次在有村落生活痕迹的位置驻扎。

女武士在今日点破了一些事实,相信我的笨比男友在此前一定没有注意到。

女巫的故事也差不多讲到了尾声。她叙说了这里的最高峰就是魔王的陨落之处,而因为魔王不知缘由没有亲自碾碎教会,所以它的飞行轨迹改变到了这里。女巫曾在那时与魔王正面战斗过,因为她在看到魔王之前,先看到了年轻人的尸体。

此外今日酒馆酒窖的小女孩会给少女零花钱,一共能对话五次拿到1000,之后小女孩就不给了。这里多给些钱是怕男友想去酒馆增加好感度却没钱,毕竟今天是最后改变好感的机会了。

今日的委托是清除海滩上的魔物,这里本来设计成坐船在海里航行,但后来觉得不太符合对彩蛋的设定——我和男友去年曾在海南玩了一个月,最后做出来的画面更符合脑海中的回忆一些。任务的名字是【岛屿沙滩与大海】。

简单打几个史莱姆之后获得日记的第九页。

“我终于见到她了,在一种不曾想过的情境下。不,也许我早就察觉到了。是魔吗?我更愿称之为神。我从小便知道,杀的人太多,会失去理智。这是族人的宿命,是注定的因果。这是她教会我的第一件事。但我不知道,每年都会有一只高阶魔成为所谓的魔王,它会产生一种渴血和杀戮的欲望。而一旦它放纵自己沉溺其中,理智也就不复存在。而当只剩下我和她的时候,年长的她已经预知了这样的结果。我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或许只是让自己提前失去理智,以向魔王更进一步。所以说教会猎杀魔是对的。我们魔都该死。(后面的部分被撕扯掉了)”

今天算是大概了解了一个真相,不知道男友看到他开局一段话最后被我续成这样的情节是什么心情。这天晚上会出现影响结局的剧情,如果没有开启前置条件,少女会说她对真相一点也不意外,而玩家大概也猜到了,之后就进入下一天。

但如果此前和少女的好感度达到10,且成功解开了密码盒,会增加一些重要对话。少女会语焉不详地提起自己只是一个虚构人物,并且给出一个很容易被忽略的重要提示。获得本对话是对即将到来的剧情转折点触发方式的重要提示~

第十天一早两人无话,旅馆员工会通知少女收到了一封新的信件。没得错,是第十页日记。再笨的男友到这里大概也能理解剧情了吧,大概,也许。

“她曾试图带领族人亲自灭杀成王的族人,也成功在其号召更多的族人失去理智前阻止过。但也失败过,比如小哥没能回来的那一次。她亲手杀掉了自己带去的所有族人,孤身回到家乡。一直到族里只剩我们两个,她都没能找到解决办法。结果自然可想而知。她成为了发号施令的王,她妄图拯救的,散落各地的族人,最终不情愿地成为了被她煽动的可怜士兵。今天我找到了她的踪迹,这大概是我们此生见的最后一面。作为世界上的最后一只高阶魔,我得亲手解决这一切。弑神者和她的神啊……我这样嘲笑我和她。当然,我并不是想要赴死,我已经想好了如何解决。或许会成功,因为魔族的力量都藏在眼睛里。我要刺伤她的眼睛——然后让姐姐吃掉我的眼睛。”

修女带来了英雄再现的消息,而女巫今天态度变化比较大。她不再热情地欢迎少女,闲聊会出现基本水落石出的对话。女巫说自己早就注意到少女的耳朵,即使被少女藏在白色的头发之后。而如果选择取消对话,女巫会直接称少女为“魔物”。

女武士倒是一如既往的暖心,给少女加油打气。此外,当少女想要像往常一样购买装备的时候,装备店今日会多出一段对话,本事件会提升少女的幸运值。店主会将一直摆在桌子上的娃娃送给少女,并表示自己已经等不到在等的人了。

但是还是要花钱买装备哦但是还是要花钱买装备哦

决战之日的装备店可不是盖的,名字变得比较炫(奇)酷(怪)。

蛇皮是我们共同认识的游戏好友的ID,灵蛇杖自然是永远的情怀仙一,宝具之弓是他带我看的fz,弓兵就是金闪闪,所以联想到了这里。神威是天刀我的职业,抗寒帽寓意冬天的我家乡,潜水服来源于在海南玩的时间。

不过其实买了也没用,毕竟按照男友的设想,少女掉线了嘛。当然,玩到这里是没有任何征兆的,后面再说。

一些镇民NPC的对话今日会改变,英雄协会今日会表达对少女的感谢,并且给她置办装备的钱,以及提供前往主城对抗魔王的传送阵。

MTEA!


而当少女踏入传送阵的时候,新的地点会发出报错的警告音,画面一片黑暗。当玩家意识到少女掉线之后,会根据是否观看了隐藏对话而出现不同的提示。进行下一步的方法就藏在隐藏对话里,不知道男友是否能意识到。

少女作为游戏数据,所谓的被创造与被磨灭之处指向安装文件夹。虽然略有牵强,但就这么理解就好啦,想不到吧居然是meta元素。

此时进入安装文件夹,男友或许会注意到他一开始忽略掉的以为是储存数据的文件夹。

origin place,起始之地origin place,起始之地

为了防止男友误点,在游戏之前就找到这一部分,所以这里还有几层文件夹。名为“where is this place”,“create and delete”。创造与磨灭就在这里出现了,虽然我的英文傻瓜男友可能注意不到。于是游戏的第二部分就在这个文件夹里。

打开程序会直接进入游戏,为了连贯性我取消了起始页面。和初次相遇一样只闻其声,但由于玩家曾见过少女的脸,这一次头像处我有意空下了。

之后画面会进入回忆,本部分游戏主要是讲故事,和前半游戏中剧情相对应的部分也都水落石出。首先是幼年的回忆部分。一是幼时父母去世,姐姐将第一部分中少女的固定装备,即无法替换的戒指送给她,木盒的来源也在此处。

二是和隔壁的小哥诀别,在英雄的信件中有提到。

三是姐姐与她的伙伴定下约定,如果她变为了魔王,伙伴会亲手解决她,然后继续寻找拯救魔族的方法;四是姐姐与伙伴的诀别,她亲手斩杀了先一步变为魔王的伙伴;五是少女和姐姐产生罅隙,对于少女的问题,姐姐一言不发地离去;六是姐姐独自离开,在魔族的村落前,她承认了自己的失败,并表明至少不会让任何东西伤害少女。

接下来就到了少女离开家乡成为英雄之后的回忆。一是试图救下将女儿留在旅馆的母亲,这样也可以解释在第一部分游戏中遇到这个魔兽时他所说的话;二是解释少女对哨塔熟悉的原因,她推测这里会是姐姐的最后一站;三是少女追着姐姐进入镇子和决战之处,在这里也差不多正面解释了少女为什么失明。

教会资料实际上是姐姐与之共享的,回忆中曾提到教会资料实际上是姐姐与之共享的,回忆中曾提到

至此全部回忆结束,少女对玩家进行一段剖白,此后去了结这件事。对话中,少女提到在她失去双眼后,她意识到只要魔族自己放弃藏在双眼中的力量,就可以停止向魔王变化的进程。此外,她认为即使这个世界是虚幻的,但对于其中的他们来说,所经历的一切就是真实的。

之后,少女会指引玩家重新进行职业和基础魔法的选择,装备自然是被设定好的最终装备。药物我也都贴心地准备好了。在进行决战之前,化为魔王形态的姐姐会与少女进行一些对话。魔王一直在追寻这种宿命的起因,直到她感受到了和少女在一起的玩家的存在。

少女认为自己已经释怀了,她称呼魔王为姐姐。因为她接受了走上既定命运的事实,而魔王还在与之抗争,她认为这和自己的姐姐别无二致。对话过后就会开始最终的Boss战~

当然,毕竟是最终Boss了,不可能那么简单一个阶段就打完了。

第二阶段的魔王会多出两个高频技能,一个是观察妹妹,一个是痛苦地陷入混乱,打完姐姐就会迎来游戏的结局。魔王变回姐姐的模样,说少女为魔族找到了出路,永远是她的骄傲。少女也释然地回答道,你也是,姐姐。

结局就是在初见的悬崖上的一小段对话,告诉男友这个为他制作的游戏只属于他

结语


游戏至此全部结束~即使是这种简单体量制作也不麻烦的小游戏也用了我半个月时间,陆陆续续测试也用了很久,主要是自己测自己做的游戏会有倦怠期。好在我对结果还算满意,而我的男友,他只能满意。把一个脑洞扩写成完整的故事需要更大的脑洞,而当它被制造出来的时候,是否完美也就不是很重要了。

能看到这里的社友真的是相当有耐心了,希望大家都能遇到像我这么用心的女朋友和男朋友祝各位社友七夕快乐!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57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作者:Zorana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相关阅读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