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白夜谈】换物业风云录

Lushark
文化 2022-10-01
文化 > 【白夜谈】换物业风云录

过去几个月里,我家所在的两个小区都掀起了浩浩荡荡的“换物业”运动。

其导火索自然是因为上海封城期间,业主、物业与居委会之间的矛盾急速恶化。

在过去,居委会通常扮演着业主和物业之间的“协调”角色,业主委员会也大多是形同虚设,小区里的居民们就算有“换物业”的念头也不知从何做起。但这样的局面显然在经历封城之后发生了变化。

我家所在的小区A,里面的户主以十多年前从市中心动迁而来的本地人及租户为主,小区面积较大、人口众多。封城期间遭遇的糟粕事就不再赘述,总之在小区开放的区域内门禁的第一天,就有上百名业主堵到了物业和居委会门口问责以及要求更换物业。

住户们也收集并打印了小区物业不作为的证据,向各个渠道举报住户们也收集并打印了小区物业不作为的证据,向各个渠道举报

就和疫情前一样,业主们被告知要想更换物业公司的话首先要组建业主委员会,接着要等待和原本的物业签订的合同到期,再征询小区内超过2/3的业主同意,接着对物业公司进行公开招标,之后再次征求超过2/3的业主同意,最终完成新老物业的交接……

居民们在住户群里感慨这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物业不知从哪儿招来的保安可以随便挥挥手就阻止没有按期做核酸的居民回自己家,大家却不能把已经恨得牙痒痒的物业赶出自家小区。

小区A的居民们最终推选出几名五大三粗、膀大腰圆的热心本地青年,作为代表去和物业以及居委会进行协商,具体形式就是每天坐到物业办公室去要求对方给出一个改进方案。几名青年也每天在业主群里发布他们“在物业办公室把工作人员和保安们训得灰头土脸”的视频。

当时看起来也取得了进展当时看起来也取得了进展

不少住户由此长出一口恶气,对于事态接下来的事态发展也颇有信心,他们将这个方案称为“就怕流氓有文化”,觉得每天被围堵怒骂的物业公司要么会知难而退撤出这个小区,要么多少会提升一些服务。

但事情的发展并不如意,小区里因封城而堆积起的垃圾堆依旧没被清理干净,小区周围几处空地被堆放了大量废弃单车和电瓶车,由于是位于小区门外,自然更得不到处置。

“拒缴物业费”成为了一些业主最后的抗争手段,而物业对此似乎也无甚所谓,遇到拒绝缴费的业主就打道回府,只是时不时通过电话或上门追讨一番,软磨硬泡直到业主不厌其烦掏腰包。

大家对于物业办公室里的“逼宫秀”也逐渐审美疲劳,业主群里为视频鼓掌叫好的捧场人都越来越少,渐渐也没人再发这些视频。偶尔有人问起“换物业的事怎么样了”也少有人接茬,最后甚至连业主群本身都炸了群。

小区B在前期的遭遇也与之相似,这个小区的物业原本就是小区的冠名开发商,实际服务其实也比小区A也好上不少,他们自觉毫无把柄,态度更是有恃无恐。

区别则在于这是个新建没几年的低楼层小区,住户也以买房自住的城市流入人口居多。

封城结束后不久,这个小区的居民们就迅速组建起了之前尚未成立的业主委员会,并开始对外招标物业公司,一些物业公司甚至包下了当地的影厅,举办面向业主的竞标会。

来竞标的物业公司在影厅里宣讲了详细的投标方案,甚至还安排了保安人员进行安保演示来竞标的物业公司在影厅里宣讲了详细的投标方案,甚至还安排了保安人员进行安保演示

换物业的进程在居民间有条不紊地推进起来,大家实际做起来才发现这事儿其实也没看上去那么复杂困难,各个阶段都早已有不少现成方案,比如大家想象中难以执行的“全体居民投票”,就是由公证公司一家一户上门收票验票,期间最大的麻烦来自于收到风声的原物业公司试图以“防疫”为由阻止公证人员进入小区收票。

原物业似乎到了这时才感受到了迫切感,他们开始增加保洁人手,要求保安向每一个见到的业主立定敬礼,但都没能动摇居民们换业主的决心。

就在上个月,过去的物业合同按时到期,而原本的物业公司似乎直到这时还不相信自己真的会失去这个小区的管辖权,物业办公室的人员还在正常上班,保安还在门口把守,直到新中标的物业团队来到小区门口等待入驻。

业主们“夹道欢迎”新物业进场业主们“夹道欢迎”新物业进场

旧物业的保安们依照上级指令试图阻止新物业进场,对峙了一阵后民警闻讯而来,在齐全的书面文件与围观居民们的助攻下,老物业的人员最终悻悻离场。

在这个国庆假期即将开始的夜晚,小区入口处的喷泉久违地运作了,对于大部分业主而言,上次看见这个喷泉的灯亮起,还是买房前来看样板房的时候。

今天的业主群都被这个喷泉的照片视频所填满今天的业主群都被这个喷泉的照片视频所填满


谁能猜出这是哪个游戏的封面。——CaesarZX谁能猜出这是哪个游戏的封面。——CaesarZX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32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