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太空到深海:创造了第一款成功图形网游的男人在过怎样的生活?

游研社 游戏史 2017-01-23
  • 9

今年《网络创世纪》(UO)将迎来它的20岁生日,无独有偶,在新年伊始,UO的创造者之一理查德·出版了一本自传,名为《探索/创造》(Explore/Create),讲述了他的很多不为人知的新奇故事。

上世纪的单机游戏“创世纪”系列属于当时的欧美三大经典RPG之一,作为该系列的缔造者,加略特后来带队开发了《网络创世纪》(UO),于1997年上线,是第一款在市场上取得巨大成功的图形化MMORPG。在UO之前,网游市场主流还是Mud这种文字游戏,可见UO在网络游戏发展史上的深远影响。

由于加略特曾在UO中自称“不列颠之王”,这个称号也伴随其终生,无论是媒体还是玩家都习惯于这么叫他。

和一些早年功成名就的西方游戏设计者一样,掘得第一桶金的加略特这些年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特别是在2009年离开NCsoft之后),他的个人生活丰富多彩,让普通人望尘莫及。2008年,加略特自费参与俄国联盟TMA-13号前往国际太空站的任务,成为世界上第六位太空游客——是不是让你想起一位喜欢玩火箭的游戏名人了?

前文提到的自传目前还没有中文版,我们的一位特约作者在读完这本书后写了一篇简评,你可以通过下文对书中的内容做一个直观的了解。


● ● ●


熟悉理查德·加略特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爱好广泛而又性情古怪的人,其举止总是异于常人。他喜欢收藏,但收藏的都是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他花上千万美元去太空旅行,却拿不出区区几百万开发资金而求助于众筹,甚至搞出了卖血这种行为艺术;他顶着不列颠之王的头衔加入自己设计的游戏参与玩家互动,却被别人给搞死了;他给自己造了一座山尖庄园,从外面看去气宇非凡,内里却暗藏着一座阴森恐怖的地牢,里面摆满了各种惊悚骇人的物品道具,包括五件吸血鬼狩猎套装、三个干缩人头、两个木乃伊、三个棺材中的骷髅,还有人的心脏和胚胎。

最近这位已逐渐淡出玩家视野的不列颠之王又出版了一本新书《Explore/Create》,其中为我们讲述了更多他不曾为人所知的新奇故事。有一次,一位狂热的粉丝贸然闯入了他的私宅(事后这位粉丝坚称是UO中的信息指引他到这儿来的),加略特匆匆跑到本来作为装饰用的藏枪室,操起一把乌兹冲锋枪,在得到警方的许可后开了枪,当然,他把子弹射进了墙里,而不是侵入者的脑袋,对方自然也知道加略特只是想吓唬一下他,他对于加略特的警告射击只是耸了耸肩,就不知跑到庄园里的哪一个角落去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加略特还曾被困在泰坦尼克号里面差点出不来了,不开玩笑,我说的就是埋葬于大西洋四千米海底的真实版泰坦尼克号残骸。他当时乘坐一艘小型三人潜艇潜入这里,结果却被卡住了,他当时真的以为自己就这样完蛋了。他也去过正在迅速枯竭的亚马逊河,与鳄鱼和食人鱼为伴,没被吃掉实属命大。他甚至还在一场WBC超轻量级头衔争霸战中当起了著名拳手Jesús Chávez的场角指导。

遨游太空无疑会是这本书中浓墨重彩的一个章节。实际上,加略特的父亲就是一名宇航员,身为一个标准的航二代,他却发现要想追随父亲的脚步并不容易,因为他的太空旅行计划从一开始就受到了NASA的阻扰,好在缺钱的俄国人帮他圆了这个梦想,为此他还学会了一些俄语。

在太空中,他不仅欣赏到了迷人的景色,还积极参与各项科学研究项目,并与传奇宇航员Buzz Aldrin通话,他甚至毫不讳言在空间站上拉屎是件多么麻烦而又特别的体验。作为一名上过太空的名人,他后来还主持了世界上第一次在失重环境下举行的婚礼(一架万米高空的波音727)。他还在书中主动请缨,自愿参加未来的火星移民,或是探索土星和木星的卫星。“在最好的情况下,我将带着我的家人一起前往那里。”

在国际空间站上度过的12天成了加略特一辈子的谈资在国际空间站上度过的12天成了加略特一辈子的谈资

书中自然也提到了他那著名的恐怖庄园,这是加略特花费数百万美元聘请数百名工人耗时六个月打造而成的,这里面有喷着火焰的排球场;类似于惊悚游乐设施那样的走廊,它以气动方式上升到空中然后又猛地撞向地面;以及由巨大的特斯拉线圈幻象环绕的囚笼,据说那些被特意关在这种囚笼中的游客都有一种濒临死亡的感觉,最起码也是吓尿了。

他举行的派对也常有惊人之举。在他结束泰坦尼克海底探险返回家乡之后,在一个湖上精心准备了一顿以这次冒险为主题的船上午宴,甚至连当地的市长都应邀出席了。至于接下来发生了什么状况,请允许我这里卖个关子。但联想到加略特刚刚死里逃生的经历,你也许不难猜出他会整出什么幺蛾子。

加略特庄园地牢中的恐怖一角加略特庄园地牢中的恐怖一角

当然,书中最有参考价值的部分还是他对自己青年时代和游戏从业经历的回顾,他理想中的游戏业绝不存在任何障碍和束缚,而只有尚未探知的领域。但现实中的游戏业,在他早年成名,一夜暴富之后变成了一个充斥着可卡因和跑车的名利场。他为金钱斗争过,挣扎过,也失去过朋友,甚至与兄弟为一点小利大打出手。

UO无疑是加略特职业生涯的巅峰时刻,然而这个项目一开始根本无人在意,在公司内部还被戏称为“Multima”(创世纪原名为Ultima),处于EA食物链的最底端,开发员工挤在一个过道里办公,周围连墙面都没有,就用那种聚乙烯的板子隔着。即使在UO获得成功之后,他们的环境也没有改善多少。EA只想着如何以最短的时间从他们身上榨出更多的作品卖钱,如果榨不出,就把加略特架空,直到他彻底离开的那一天。在他从自己一手创建的Origin公司被炒掉之后,他开车来到了一家杂货店,坐在停车场里大哭了一场。

Tabula Rasa是加略特离开EA加入NCSoft后开发的第一款游戏,然而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就陷入了百般不顺的困境之中。NCSoft本来想把它树立为东西方开发商之间的一次合作典范,但实际上双方根本就无法沟通。

“我们本来应该先关停这个游戏,清点我们的损失,然后换一个新的名称重新来过”加略特事后检讨说。然而,Tabula Rasa还是以半成品的状态发售,运营了才一年即告关服,而加略特也再一次被赶走。

NCSoft巧妙利用加略特刚从12天太空旅行返回地面接受隔离调整的真空期,在游戏社区假以他本人的名义发表了一封公开信,称自己是自愿离开,活脱脱地上演了一部“总有刁民想害朕”的现实版。

即使在他最新的作品Shroud of the Avatar中,仍然少不了山尖庄园的身影即使在他最新的作品Shroud of the Avatar中,仍然少不了山尖庄园的身影

《Explore/Create》这本书并没有谈到他最新的游戏Shroud of the Avatar,但通过这本书对他过往生活和工作经历的总结,我们不难发现加略特在经历了大起大落的职业生涯后(一如他从太空到深海的探险经历),现在急需这样一部新作为自己正名,而他写下这本书的目的,恐怕也不是为了缅怀自己辉煌的历史,而是给过去的自己做一个了结,继而开启人生的下一个篇章。

如今已头须花白的加略特颇有几分而今迈步从头越的味道如今已头须花白的加略特颇有几分而今迈步从头越的味道


展开全文

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