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从流行到封禁:《大学自习室》与歌手郝雨

九月
经典回顾 2017-08-18
经典回顾 > 从流行到封禁:《大学自习室》与歌手郝雨

今天天气不错,挺风和日丽的。我们下午没有课,这的确挺爽的……

比起如今热播的《中国有嘻哈》,上面的这段“Hip-hop”对很多网民来说反而更加熟悉。这是出自Flash动画《大学自习室》开头的歌词,在当时年轻人中的流传广度丝毫不亚于网络歌曲《老鼠爱大米》。

第四句歌词字幕有误,应为“这的确挺爽的”

那一年是2003年,“非典”闹得正凶,ADSL刚刚在家庭用户中普及,“萨达姆”仍是网络热词,人们还以用上带和弦的手机为荣。

因为网络带宽普遍不高,流媒体的技术也不成熟,网络上最常见的视频形式还是flash为主。几天前我们曾写过一篇文章回顾了“闪客帝国”和当时的一些知名闪客,在评论中,很多读者都提到了这首《大学自习室》。最近,我们联系到了歌曲的原作者郝雨,听他讲讲自己的故事。

在我找到郝雨的那天,他正忙着为第二天的演出做准备。时隔多年,郝雨还是没有忘了自己最重要的爱好——说唱乐和脱口秀,去讲述自己认为好玩的事。

不过他如今的本职工作,却是和搞笑没什么关系的国家公务员。 


“我现在都不知道是谁把这歌传到网上的!”

《大学自习室》在网上火了之后,身为歌曲原作者的郝雨完全不知道这个事儿。因为最早发布在了吉林大学的BBS上,很多人一度以为这首歌是出自吉大学生之手。实际上,在写这首歌时郝雨的身份确实是大学生,不过所在学校是哈尔滨工程大学,主修自动化专业,是一个标准的理工科男生。

出于对音乐的热爱,郝雨经常把校园生活通过歌词和Rap的形式表现出来:在网吧里下载个CoolEdit软件,然后回宿舍接上8块钱的麦克就开录。至于为什么选择了Rap,他说是因为“觉得Rap门槛比较低,不用科班出身,人家黑人连谱子都不识照样玩得很棒”。他有时会把录好的歌在寝室放着玩,也会通过网络发给关系不错的同学。不过到底是谁把它发到吉大校园BBS,又把歌曲配上了Flash动画,郝雨现在还没有头绪。

小时候的郝雨就是个喜欢自娱自乐的孩子,他会把生活中遇到的好玩好笑的事儿,画成漫画发给全班同学看。

我觉得给咱们这代人幽默启蒙的东西不少,相声小品、周星驰电影等等,还有就是一些日本漫画,比如鸟山明那种无厘头风格。这对我后来写Rap搞笑歌曲影响也挺大的。《大学自习室》也和我画漫画的感觉差不多,就是把校园生活写进去,又稍微使用了一些东北方言,其实没什么创作背景。你创作的时候要是整天想着脍炙人口爆红爆火,那肯定做不出好玩的东西。

就像贝贝龙的Flash火了雪村和《东北人都是活雷锋》一样,《大学自习室》在被改编成Flash之后也焕发出了新的活力,四个月内的播放量突破120万——这在2003年已经是一个很惊人的数字了。

不过歌曲流行后,网友们都记住了《大学自习室》的名字,却很少有人知道作者郝雨。对此,他觉得没什么不甘心的。“大家能记得这首歌,说明它还是有点意思。毕竟我不是职业歌手,也没有什么推广发布,有人能记得这首歌就很不错了,感谢你们。”

十多年后,郝雨分析了当年这首歌忽然流行的原因:2003年前后,上网的还都是学生和年轻人,“上自习难”的事儿大家都遇到过,容易产生共鸣;Rap和Flash的形式对多数人来说还比较新鲜,当时网上有意思的东西还不是那么多,一个稍微有点不同的作品就很容易被广泛传播。

 

师从相声大师姜昆先生,转型文艺工作者 

2003年,歌曲火了之后,姜昆老师在美留学的女儿姜珊也听到了这首歌,她把它发给了自己的父亲。听了这首歌之后,老艺术家立刻对这种说唱形式产生兴趣,然后托人找到了郝雨本人。

“因为网上都传说这歌是吉大学生做的,姜昆老师就通过教育系统的朋友联系到了吉林大学学生会,然后吉大学生会联系到了我们学校学生会,我们学生会主席就直接带人去自习室把我‘控制住了’,说让我接姜昆老师的电话——你看组织的力量多强大。我当时还心说会不会是骗子呢。”

与姜昆、戴志诚同台演出的郝雨

姜昆当时找到郝雨,是希望两人能够一同创作一个结合相声和Rap的节目,用来进军2004年春晚。当时敲定的主题是讽刺北京城市建设中的交通问题——这个主题导致节目在三审时被毙,理由是内容不适合春晚。另一方面,当时的观众和评委普遍也对Hip-Hop这种音乐形式不甚了解,认为难登大雅之堂。最终,此事不了了之。

当时还是学生,对北京本地文化知道的太少,想把北京甚至全国人民逗乐太难了。他们说的三环四环五环,我还以为是打靶呢。

姜昆、戴志诚、郝雨三人同台表演的相声《精彩网络》

以此为契机,郝雨在姜昆的建议下,报考了中国艺术研究院,成为姜昆的曲艺理论专业研究生。“反正每天做的事早已背离了大学专业,索性就把热情和劲头都用在自己喜欢的事物上吧。这一点家里人倒是也没反对,可能觉得继续读书总比玩Rap去卖唱正经得多。”

2003年末,全球音乐电台(MTV)邀请郝雨前往北京,参加由三星主办的大学生歌曲比赛。与他同台登场的嘉宾还有沙宝亮、周传雄等大牌歌手,但郝雨登场时现场的气氛却丝毫不输任何大腕,全场学生观众共同合唱《大学自习室》的场面给评委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即使没能拿下第一名,当“现场最具人气歌手奖”的奖杯到手时,郝雨已经非常满足了。

十多年后,郝雨虽然没能成为职业演员,但依旧会不时出现在北京的脱口秀舞台上。或许他的名气比不上郭德纲、王自健、周立波,但亲民得多的票价和贴近生活的创作,也会让你在每天的疲于奔命中找回那一两小时的轻松时光。

郝雨在微博上的演出预告,时间是今年7月14日

 

一直在体制内工作,没想过自己的歌被禁

08年研究生毕业之后,郝雨考了公务员,在中国文联工作了五年,后调入国务院参事室工作。

这是一份让普通人非常羡慕的工作。不过郝雨的这份工作,其实和当年在互联网上的走红没有直接关系。

郝雨认为这首歌“确实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他本科为工科,跟艺术创作关系不大。因为这首歌,他认识了姜昆老师,然后才考取了北京的研究生,最后留在了中国文联。但考公务员和会唱Rap、表演脱口秀没任何关系,“足球踢得好就能进朝廷当太尉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只不过歌曲成名了大家都知道,而头悬梁写毕业论文、锥刺股复习公务员考试的时候我没告诉大伙罢了。

他把脱口秀表演带到了国家机关

外界传说公务员的工作很清闲,但实际并非如此。我们的采访是通过微信进行的,在对面的微信语音中,我不时地听到地铁报站的背景音——此时是晚上八点半,郝雨刚刚忙完一天的工作,搭乘地铁回家。

2015年,文化部忽然出台了一份网络音乐黑名单,要求互联网文化单位集中下架120首内容违规的音乐产品,其中包括MC热狗、张震岳、黄立行和阴三儿的一些歌曲。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郝雨的《大学自习室》居然也在名单之列。

2015年8月11日,来自新华网的公告

相关文件中,对这些歌曲的评价是“宣扬淫秽、暴力、教唆犯罪或危害社会公德”。名单公布很久之后,经朋友提醒,郝雨发现自己十多年后“又成了网络热词”。至于《大学自习室》触碰了其中哪条,他也毫无头绪。

一直从事主流文艺工作的他,面对此事也有些哭笑不得。

名单节选——除郝雨之外,虚拟偶像洛天依也中了枪

“这个歌是描写学生校园生活的,应该不存在淫秽、暴力、教唆犯罪什么吧,惊讶、尴尬,深表遗憾,但毕竟我在机关工作多年,知道大家都不容易,所以对这个事比较理解包容,人家的初衷没问题,好在我也不指着唱这首歌养家糊口,就别给政府添麻烦了。”

虽然说出来轻松得很,但郝雨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滋味,也许只有他自己心中有数。


十多年前的说唱歌手,对中国有嘻哈的一些见解


《中国有嘻哈》能不能让说唱艺术走上台面?作为曾经风靡全国的说唱歌手,如何评价这个大火的娱乐节目?

新浪微博上,有网友通过“微博提问”找到郝雨,希望他对上面的问题谈一些自己的看法。网友给这个问题悬赏10元,围观仅需1元——这几乎是微博提问的最低标准。不爱掺和流行热点的郝雨,破例的在回复中写下了千余字的长文,当然,他不是为了那10块钱的悬赏。一小时后,他将这篇文章全文发在了微博上,任何人都可以免费观看。

十多年前让我们认识了“Hip-hop”的歌手,对嘻哈音乐能否流行依旧保持着冷静保守态度。

说唱乐市场可能会做起来,但不至于“全面复兴,遍地流行”,嘻哈文化在我国仍然是青年亚文化。这节目能折射出20年来中国说唱乐的发展壮大,但因为节目性质和一些限制因素,没能把中国说唱音乐的全貌真实展现,它的最大意义在于很好地推广、普及了说唱乐。

在回答的最后,郝雨写到:

《中国有嘻哈》试图展示多年来我们从无产阶级黑人兄弟那学到的成果,但节目只展示Rap华美的外表、绚丽的技巧,却屏蔽了Rap的批评精神、创造意识和对现实生活的关注。技术很重要,但再精湛的技艺也只是‘器’,没有‘道’。我们只是匠人,当你用黑人的俚语唱着那些你爸妈看字幕都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的Rap时,你真的认为是Keep it real吗?丰富的精神世界和文化内涵才是Rap的根,明白这一点,《中国有嘻哈》才不至于像一个不良少年的圈子聚会。也许这样的要求对一个娱乐节目过于苛刻,但对Rap在中国的本土化发展却有着重要的意义。

现在的郝雨,是一个身为人父的公务员,早已告别了嬉笑怒骂的校园说唱歌手身份。但每当你同他提起嘻哈与Rap,他还会像个孩子一样,兴致勃勃地拉着你说个没完,顺便回忆起那个每天听着《大学自习室》走在校园路上的美好年代。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6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作者:九月
动物园园长
相关阅读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