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打破“血源”速通世界记录,现在又做了PS4上第一台DJMAX控制器

偶然轻狂 趣闻 2017-09-09
  • 3
专门为DJMAX设计手台纯粹是一场意外。

即便众筹已经取得了极大的成功,该项目的发起人羽毛依然这样对我说。

从PS4游戏《DJMAX RESPECT》公布的那天开始,羽毛就想要为DJMAX专门设计一台手台,“只是想自己做一台来玩玩”。但是在第一次直播时拿出来以后,每天都会受到几十封私信。内容差不多都是请求他帮忙做一台,或者要求量产。

羽毛的DJMAX控制器演示视频

羽毛被观众们说服了。8月10号,他在摩点网上为自己的VIRGOO FEVER控制器发起了众筹,他给自己的这个项目起名叫做:“因DJMAX而生”。

羽毛对这次众筹没有特别的期望,毕竟音游不算太大众。“拿不准会有多少人想要,大概筹5万就不错了?”但他显然低谷了音游玩家们的热情。众筹刚开,一小时就突破了目标金额的200%,之后更是一路飙升。截稿前,众筹金额已经接近80万。

这个数字是目标金额的16倍,远远超出了他自己的预期。

但对于熟悉羽毛的人来讲,他一直是一个经常“超出预期”的人,从开始玩音游,到拿下一系列世界纪录,再到做外设,从来都是如此。


  1 

2004年8月7日。北京东四明星游戏厅。彩风社区。

这几个关键词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比较陌生。但是对于当年北京的一票音游爱好者来说,可能会带他们回到那段难忘的时光。

东四当年是老北京最活跃的商圈之一,往西可以逛小店儿一路走到王府井,往南有三友商场,那时候谁要是在这儿买件羊毛衫可以臭美好几天,累了往北边还有隆福寺小吃街。这里当时还有三家电影院,最出名的要数明星电影院——当然很多人不是去看电影,因为这里地下就是明星游戏厅。

曾经东四明星电影院地下一层的明星游戏厅,现已被拆除,图片来自于北京国安吧

2008年前后,明星游戏厅一块钱两个币。由于有EZ2DJ的街机,这里成了当时北京音游玩家的圣地。

当年有个网站叫“彩风音乐游戏社区“(vavay.com),是音游玩家在网上的活跃据点。聊着聊着大家就成了朋友,还会组织一些线下聚会,地方自然就选在了明星游戏厅。

2004年8月7号那天,还是毛头小伙子的羽毛在游戏厅打拳皇线下赛,刚好碰到了这群聚会的音游大佬们,看着他们飞一样的手速,瞬间就惊住了。于是这一天成了他进入音游圈子的第一天,后来还拜了当天参加聚会的一位姐姐为师。

当年参加聚会的音游大佬们的合照,后排瘦瘦的就是第一次接触音游的羽毛,那时他还只能站在后面充当背景

两年前,羽毛和朋友成立了喂狗组,并因拿到《血源诅咒》和《黑暗之魂3》的速通世界纪录而被大家熟知,但这只是他众多身份中的一个。在采访中,他一直提醒我:“大家都说喂狗组是‘速通组’,是‘黑魂组’,其实我们真正的身份是‘音游组’,音游才是我的本命。”


  2 

我第一次认识羽毛时候是2015年的11月,那时候《使命召唤12》刚刚发售,直播平台官方举办了最速白金(全成就)比赛,第一名有现金奖励。

羽毛喜欢挑战自己的性格此时就显现了出来,自己白天打,晚上困了就喊朋友——也就是喂狗组的另一位成员“伯爵“晚上接着打,醒来再轮班。直播间24小时不下线的冲击最速白金。让观众们第一次见识到了这个“巨能肝”的主播。

参加斗鱼《黑魂3》白金竞速时,羽毛和朋友连续直播了8261分钟

直播平台当时举办过很最速白金的比赛,都被喂狗组顺利拿下。为了应对这个主机游戏直播区Bug一样的存在,官方不得不修改了比赛规则——羽毛和伯爵不能以喂狗组的名义报名,必须单独参赛。这才让这项比赛重新有了悬念。

2015年11月24日,《血源诅咒》的DLC“老猎人”发售,羽毛开始把血源全boss速通的世界纪录作为自己的目标。

对于中国玩家来讲,游戏速通是一个比较陌生的名词,在国外却有很深的传统,形成了一个非常稳定,互相借鉴又互相竞争的小圈子,新人很难被大家接受,除非能拿出让所有人信服的成就。这对于相对闭塞的国内主机圈来说更是难上加难。

但是在羽毛看来,速通圈太死气沉沉了。无论是《血源诅咒》还是魂系列其他的游戏,所有人都用一样的打法。这些打法几乎都是一个叫Distortion2的外国玩家创造的。尤其是《血源诅咒》,才出没多久,速通便已经成固定套路。所以包括喂狗组当时的三名成员:羽毛、伯爵和KKV将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开发和优化速通线路上了。他们当时制作了一个表格,记录了每一种打法的耗时和可以优化的要点,然后再进行实际操作测试,看可行度高不高,就这样通过不断尝试终于找到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速通线路。

这个摸索的过程大约花掉了半年时间,从5月到“老猎人”DLC发售,羽毛一直在坚持反复练习。对于速通来讲,一旦玩法固定之后,练习的过程是非常枯燥无聊的。每一次练习都要当作正式挑战来看,往往最后1分钟才是决定成功与否的关键,前面59分钟表现的再完美无缺,最后关头的一次失误也有可能会让之前所有的努力泡汤,这种挫败感才是玩家在挑战速通时最大的心里障碍。

很多观众都看的不耐烦了,直播间人气本身就不太高,弹幕也不多,质疑的声音就显得格外刺眼:“主播你这么玩,腻不腻啊?拿了第一有啥好处?

羽毛就开玩笑的回答说世界纪录有100万美元,能吃一辈子汤达人。那时候羽毛熬夜练习是常态,晚上经常泡汤达人充饥,竟然有不少观众就真的信了,每天都跑过来看,这也成为当时直播间内最流行的一个梗。

凭借不断地练习和对于细节的苛刻要求,终于在2016年3月23日,羽毛操刀创造了《血源诅咒》全BOSS最速击杀,耗时1小时13分52秒,这比之前的世界纪录保持者Distortion2创造的记录快了2分多钟。这一记录不仅震惊了国外的众多速通高手,也让国内的玩家真正知道了他们的名字。

喂狗组-血源诅咒全Boss 1小时13分52秒 速通录像 

破纪录的一瞬间,羽毛情不自禁喊出的第一句话是,“我的汤达人,我的100万”。整个直播间的弹幕都沸腾了。虽然事后羽毛跟观众坦白,其实根本就没有100万,也没有汤达人,只是跟你们开的一个玩笑而已。但是不少观众因为这句玩笑开始关注速通这件事情,最后就算没有,也在破纪录的一瞬间有了肾上腺素飙升的感觉。

这可能是看过羽毛直播的观众距离一群“核心玩家”最近的一刻。


 3 

在顺利拿下血源的速通世界纪录之后,喂狗组很快决定了他们的下一个目标:《黑暗之魂3》。

魂3与血源速通最大的不同是,血源速通武器是铁打的锯肉刀,只能在线路和细节上优化,而魂3则可以用十几种武器去打。当时全世界都在用D2开发的安里剑线路,并且已经将通关时间压榨到了极限。羽毛一直在寻找能够超越安里剑的武器,这个过程花了半年多又经过多次版本修正,才最终选择了之前从没人尝试过的双刀速通打法。

等到羽毛拿到魂3速通记录的时候已经是2017年的1月5日了,比之前的记录缩短了14秒。为了这14秒,羽毛差不多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接连拿下这两个速通世界纪录,让很多观众都认为喂狗组是一群专门打世界纪录的团队。

这也让羽毛多少感到有些困扰。在自己眼中,喂狗组(Virgoo Team)只是一群因共同爱好而集合起来的团体,如果非要找一个严格的词来定义的话,可能叫做“打碟组”更合适,因为他们正式因为玩音游才结识的。但是除了玩音游之外,大家也都有各自有擅长的领域。

羽毛跟伯爵很早就认识,玩魂系列就是因为伯爵把他拉进坑里的。

手冢文轩和楼座两个人都是因为打《偶像大师》认识的,除此之外,文轩是“忍龙”系列的高手,楼座则是主机,手游通吃的全才。

羽毛也在一直尝试新的游戏,比如也尝试过《尼尔》和《塞尔达》的速通,即使是Distortion2和nemz38这两个在争夺世界纪录时最大的对手,他们也不仅仅只玩魂系列游戏,同样也在积极寻找新的游戏来挑战。

下半年,羽毛将自己的目标瞄准了《恶灵附身2》和《超级马里奥:奥德赛》。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先完成DJMAX FEVER手台的发货,因为“不能辜负众筹人的支持和期待。”


  4 

最早在1998年前后,羽毛就接触到了音游。那时候DDR(即人们俗称的跳舞机)风靡全球,他买了PS的跳舞毯外设。这种需要真正“跳”起来玩的游戏只能算入门,倒是偶然间买到的一张叫《打碟》的盗版盘让他找到了乐趣,后来知道这款游戏真正的名字叫《beatmania》。

在智能手机还没有普及的那几年,音游基本都在街机平台。国内当时又处在游戏机禁令的冷谷,音游圈子非常小,交流也少得可怜,全靠自己闷头苦练,基本半年能有一次面基切磋的机会不错了。

而这仅有的机会就被羽毛撞上了。

最开始的时候,羽毛让人带着打《EZ2DJ》,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讲,钱包的厚度才是最大的问题。不过幸好这时电脑上的初代《DJMAX Online》出现了,他和几个朋友在不懂韩文的情况下愣是跑到韩服注册了账号,这款音游也一直陪他走到大学。

高中时候的羽毛在东四明星游戏厅玩EZ2DJ

大学的时候,羽毛为了玩DJMAX专门买了一台PSP。这时他的技术已经相当不错了,为了赚游戏钱,他开始使用LostFeather的ID给游戏杂志投稿。在08年《掌机SP》附赠的光盘里,有一期 “热血最强——DJMAX Black Square”就有羽毛的身影。

在这期间发生过一次意外,险些让他放弃了自己最爱的音游。羽毛在洗澡时摔倒,不慎伤到了右手动脉和肌腱。从手术室出来之后,他问大夫的第一句话是:“我以后还能打游戏吗?”

大夫回答他,“这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出院之后,羽毛感觉“自己的右手动起来特别费劲”,为了恢复,羽毛用《beatmania IIDX》作为自己的康复训练。现在他的右手看上去甚至比手术之前还要灵活,在之后的2008年,羽毛成为了国内最早达成《beatmania IIDX》皆传段位的玩家,直到现在国内达成皆传段位的玩家人数仍然寥寥无几。

用羽毛自己的话来讲,“可能多亏了音游才让我恢复的吧。”

住院时,羽毛只能用左手按键,用脚来控制转盘

玩过音游的人都知道,音游有一个硬性门槛,不同游戏需要对应的控制器才能上手。当时市面上的IIDX控制器分为两类,一种是山寨的披萨形状的控制器,虽然便宜但特别粗糙。另外一种是KONAMI出品的IIDX家用机版专用控制器,也就是大家常说的KOC,价格大概700左右。

2004年羽毛还是个高中生,每天家里会给5块钱午饭钱,他不吃午饭,攒了半年买到了他人生中第一台真正的音游控制器。羽毛“现在还记得当时那种兴奋感”,而现在买新手机,新电脑都无法给他同样的感觉,“毕竟那是饿了半年肚子才买来的”。

在攒钱的那段时间里,羽毛用电脑键盘来熟悉键位。开始的时候老是按错键,所以就拿彩笔在键盘上涂颜色,然后用胶条粘住以防颜色被手磨掉,用这种方法提示自己应该往哪里按。

但是KOC在设计上也有它的问题,就是按键不是微动而是胶垫,打一段时间之后有耗损,导致按键弹不起,也就是俗称的卡键,只能通过往胶垫里点一些硬币硬纸板之类的的东西来缓解,后果就是手感变得很差。

“因为亲身经历过,所以当时就产生了自己做手台的想法,没有会比玩家更懂自己需要什么。” 抱着这样的心态,羽毛在大学毕业后进入了著名音游外设公司RainbowController,在这里,诞生了他自己设计的第一部IIDX手台:RainbowPortable2+(俗称 虹2.5)。

2014年,羽毛创办了自己的外设品牌 VIRGOO,并亲自担任产品设计师一职。VIRGO是处女座的意思,结尾两个O,代表了用双倍的“处女座”的挑剔来要求自己。在谈到自己当年设计产品的初衷时,羽毛说:“我自己吃过的亏,不能让别的玩家再吃一次。”

巧合的是,羽毛自己并不是处女座,他说,“这就是我不相信星座的原因。” 

包括正在进行的DJMAX FEVER手台,VIRGOO品牌已经设计出了多款音游专用控制器,对应IIDX、SDVX等音游。目前针对刚刚发售的DJMAX RESPECT,特别是PS4主机平台的音游控制器,还是一片空白。这也是羽毛想要设计DJMAX FEVER的初衷。

除了做外设,羽毛也一直在找机会为国内的音游圈做点其他的事情,比如举办个音游聚会或者比赛,甚至国内的IIDX街机也基本都是羽毛自己亏本经营,目的很简单,只是想让更多的新人可以加入进来。


如今国内的音游环境已经比前几年好多了,玩家也渐渐多了起来,虽然比不上日本韩国那边的环境,但新人入坑马上就能找到组织。这是我十几年前想象不到的。



  5 

现在的羽毛把自己的公司驻扎在杭州,对于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来说,离开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换一个环境重新开始,这从来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羽毛说来杭州是因为这边环境比较养人,生活节奏也比北京慢一些,“感觉人能静下心来做事情”。

每天的日常,除了工作之外,羽毛就在忙着做直播。“我个人还是挺喜欢这种状态的,一闲下来我反而会感到恐惧,大概岁数大了之后发现自己还一事无成,越发的有危机感了。” 

现在的他在杭州成家,找到了家庭的另一半。谈到下半年的计划,羽毛表示自己的将首先保证DJMAX FEVER的制作,在回报承诺的10月31日前,努力完成预定300台的目标,对于超过的部分也已经在努力扩大生产规模。同时,追加解锁的周边产品也在同步制作中。

在采访的最后,羽毛还透露了自己未来的打算:“我正在给自己充电,玩了这么多年游戏,头脑里有很多想法,所以特别想把这些想法做成游戏,做游戏才是我的人生终极目标。”

当年只能在别人合影时充当背景的年轻人,现在已经靠自己的努力站到了舞台前面。从默默无闻的看客,到极限挑战者,再到现如今给同样爱好的玩家提供支持,这种一步一步站到台前的成功感,或许羽毛自己心里才最清楚。

愿意所有爱游戏的人,都能在最合适的时间遇到一款自己最爱的游戏,和几位同好。


展开全文

2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