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了《Pokemon Go》的那家公司,终于和起诉它的居民们和解了

跳跳 趣闻 2019-02-19
  • 6

这份“正义”来得有些迟。

《Pokemon Go》已经运营了3年,游戏的开发公司Niantic也被起诉了3年。如今,这起因虚拟空间产权引发的集体诉讼终于告一段落了。

从2016年7月正式运营以来,《Pokemon Go》就受到了几乎全世界玩家的热捧,一时间世界各地都能看到拿着手机四处抓精灵的玩家。由于不同国家、地区的精灵分布不一样,游戏还引起了一股国际旅游热潮。

《Pokemon Go》是一款增强现实游戏,玩家需要在现实的地点用手机“捕捉”宝可梦

玩家们走街串巷抓精灵固然很开心,一些并不玩游戏的人却因此遭了秧。

在悉尼的郊区,居民们发现他们平时熟悉的街道变了样,地上洒满了垃圾,汽车鸣笛声不断,还有 “数百人像僵尸一样在街区四处游荡”——这些玩家是为了那里的稀有宝可梦而来的;

在比利时的小镇利洛也发生了差不多的事情,社交媒体上流传着这个小镇容易抓到稀有宝可梦,结果每天都有几千人涌入镇子,到了晚上也在街上闲逛、聊天,让小镇的居民连觉都睡不好。

玩家们聚集在街道上抓宝可梦玩家们聚集在街道上抓宝可梦

《Pokemon Go》引起的纷争还不止如此。游戏中还设有“道馆”和“宝可补给站”,玩家可以通过这些设施获取奖励,比如游戏中的货币或者抓宝可梦所需的精灵球。一般来说,这些设施都设在公共地点或者标志性地标,然而有时候还是难免出现问题。

柬埔寨的吐斯廉屠杀博物馆曾经是红色高棉的集中营,发生过大规模的种族灭绝,后来被设为博物馆以纪念死难者。由于博物馆被《Pokemon Go》判定为“附近最重要的公共地标”,成为了游戏中的一个“宝可补给站”,不少玩家前来“签到”赚取游戏内奖励。另外,华盛顿大屠杀纪念馆、纽约911纪念碑都被设为了“宝可补给站”。

管理人员很快向游戏官方,也就是Niantic抗议,声称这是对死者极大的不敬。

吐斯廉屠杀博物馆的“禁止在这玩宝可梦”告示吐斯廉屠杀博物馆的“禁止在这玩宝可梦”告示

Niantic很快删除了这些位置不妥的补给站,但普通居民的诉求就没那么容易得到解决了。除了上面提到的扰民,还有些人的房子变成了“道馆”,每天都有玩家来他们家附近闲逛、争夺道馆控制权。

2016年,一大批因《Pokemon Go》被打扰生活的居民集体起诉了Niantic。他们认为Niantic开发的游戏玩法就是在鼓励玩家侵入他们的私人财产。这桩三年前就启动的起诉案,直到前几天,才宣告结束。据法院的文书,双方达成了和解,Niantic同意进行赔偿(具体数额未定)并且上线一系列措施。

法院记录双方和解的文书法院记录双方和解的文书

现在,房屋的主人可以移除位于自己家中的“宝可补给站”和“道场”了。即使这些地方不位于居民家中,Niantic也承诺接到投诉15天内,会移除附近的所有游戏设施,并且把房屋设为“禁区”,不允许玩家再录入这里为游戏设施。

对于公共设施,比如公园和博物馆,管理部门可以要求道馆和宝可补给站只在营业时间出现。这主要是为了避免出现晚上有玩家前往公共设施造成扰民或者安全问题。不仅如此,现在任何地方只要出现了10个以上的《Pokemon Go》玩家,游戏就会向所有人的手机发送消息,提醒这些聚众玩家要善待他人尊重真实世界环境。

这份“正义”来得有些迟。《Pokemon Go》大火是在3年前了,游戏虽然还保持着热度,但整体的玩家数量已经大不如前,Niantic也已经开始谋划新的AR游戏——集体诉讼的居民们现在才得到了答复,实在谈不上及时。

Niantic现在正在制作一款《哈利波特》背景的AR游戏Niantic现在正在制作一款《哈利波特》背景的AR游戏

这并不能全怪Niantic店大欺客。在法律上说,Niantic使用的是一个虚拟的地点,而法律上所谓“土地权利”只适用于真实存在的东西。对于虚拟地点以及土地上可能出现的影像或者图片,法律并没有什么规定,基本上是一笔糊涂账。居民必须证明自己因为游戏遭受了实质性的损害,才能获得法律的支持。在这个集体诉讼中,居民们录下了一些玩家跳过栏杆进入他们家花园、院子的视频,才成功起诉,最终和Niantic达成和解。

AR游戏的出现已经有些年头了,相关的法律也在逐渐完善。很可能不久之后,一些地方的居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声称“不仅这块地是我自己的,这块地上的皮卡丘也都是我的!”了。


展开全文

2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