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中国武者,和一款育碧游戏

栓子 文化 2019-12-08
  • 55

练武的人还在讲关于拳脚刀剑的传说,而这正是我们对抗遗忘的方式。

“追求卓越,是一段旅程。”

一个男人说着这句话,从黑暗中浮现,手持长刀,将四周的灯笼一一击灭。

在《荣耀战魂》的设定里,他的名字叫作“斩虎”孙达,来自代表中国文化的“武林”阵营。公布新角色的直播中,制作人除了感谢育碧成都的工作人员之外,还提到了一个名字:Bruce。

根据他们的说法,这位叫Bruce的员工(一开始)不是《荣耀战魂》开发组的成员,但却是游戏的忠实粉丝,“在我们抵达中国时,为我们引荐各种中国的兵器,为我们讲解如何使用……我们非常感谢他的付出。”

出于好奇,我们联系到了这位Bruce,而他告诉了我们一个可以追溯到四百年前的故事。


四百年前:程冲斗和他的《单刀法选》

游戏中“斩虎”所使用的武器,原型是中国的苗刀,而苗刀的诞生,要追溯到四百年前的一个安徽人:明朝武术名家,程冲斗。

程冲斗的一生,过得仿佛RPG游戏。程家的族人对他的形容,也透露着一股“主角光环”的味道——“磊落魁伟,慷慨然诺,真古侠丈夫风。”

根据《怀秋集》记载,程冲斗生于富商之家,自幼喜欢舞枪弄棒,长大之后,祖父给了他三千金用于经商,他却跑去了少林寺学武,用光了这些钱。他在少林待了十几年,师从一位叫作洪转的高僧,终于学成。

下山之后,他继续精进自己的武艺。程冲斗曾经在河南的李克复那里修习枪法,还像游戏里那样四处探险,在寿春的地洞里找到了土人制作的铜弩机,自己改良成了有照门、可以折叠挂在腰间的新式弩,甚至让人“朝学可以暮成”。

《耕馀剩技》中描写用弩搭配其他兵器的图谱《耕馀剩技》中描写用弩搭配其他兵器的图谱

而和《荣耀战魂》里的“斩虎”最相关的刀法,则是程冲斗拜访浙江人刘云峰时学会的。刘云峰是那个倭寇横行的年代里少有的“得倭之真传”的人,然而却“有势有法而无名”,只能由程冲斗来给每一招重新取名并添加注解。

程冲斗在《单刀法选》里绘制的单刀图,与日本刀十分相似程冲斗在《单刀法选》里绘制的单刀图,与日本刀十分相似

程冲斗以倭寇刀法为师,并不只是出于偶然。明朝末年,倭寇出现在沿海地区,他们用刀技术高超,缺乏训练的士兵无法抵御,一度震撼朝野上下。

平定倭患的戚继光对此也印象深刻。他不仅在《纪效新书》里详细记载,还以在浙江作战时捡到的《猿飞阴流之目录》为基础,整理出了《辛酉刀法》用来培训士兵。

在这样的背景下,程冲斗将倭寇的刀法和自己的理解融会贯通,《单刀法选》就此诞生。

书中的技法,经历数代的传承,最终到了河北保定,以“一路苗刀”的名号,成为了民国军阀曹锟开设的武术营中教授的科目。武汉体育学院的一位硕士曾专门前往河北,询问那边的“一路苗刀”高手,对方坦言,这就是《单刀法选》里的套路。

但程冲斗钻研刀法,本身也有着用于军旅的目的。他武艺大成之后,官府花了很多功夫才请动他出山。他带着80名族人帮助练兵,卓有成效,皇帝还因此给他建了个“义勇可嘉”的牌坊。

至于程冲斗本人,则在那之后告老还乡,不知所终,只留下时任知县对于他族人演武时“飘花飞雪,回若旋风”的深刻印象,以及“子弟兵虽仅八十人,可当数千之用”这样一句评语。


墨云:还原古籍的“都市剑客”

程冲斗之后,是武术衰落的四百年。热兵器比倭刀更能杀人,红衣大炮炸死了努尔哈赤,八旗子弟被洋枪打散,功夫从此不显。武学典籍依然在民间流传,只是不再有什么名声。

33岁的墨云算是其中一个。他出身世家,从小跟着自己的舅舅练武,但年岁稍长之后,他发现自己对教学中僵化的国标套路并不满意,想要学习一些可以用于实战中的东西。

没人能教,于是只能自己来。很多人这种时候会走入歧途,迷失在网络上真真假假的资料里。但墨云的家学渊源帮了他,程冲斗的《单刀法选》,成了他开始研究的资料之一。

他决定从古代的武学典籍开始,自己一点一点地还原出前人的技法。

不是每个武术家都像程冲斗一样有文化,拳谱枪典往往只有抽象的画面。唐宋以后,不识字的武师们琢磨出了更简单的传艺方法,就是把自家功夫编成套路。但这样就像拿着纸杯做的土电话传递信息,越传越失真,练习用的招数和实战用的动作混在一起,套路被自己套住了。

墨云的工作因此变得艰巨,有点像是在侏罗纪的化石里考证出恐龙的真容,在细致的研究之外,想象力也必不可少。武学关乎肉身,墨云还得自己上阵,和别人演练,才能知道什么动作是真正有意义的。

也正因如此,他和兵击运动结缘,成为了四川地区的先驱者之一。

兵击,一般来说是“史实兵器格斗运动”的简称,指的是一种在安全条件下还原真实剑斗的运动。近几年来,国内的兵击爱好者逐渐变多,并且产生了一些小有名气的组织,以西方成熟的HEMA(Historical European Martial Art)为参考,发展了起来。

兵击中的全甲格斗,除了不会打到把人断腿断胳膊外,和《荣耀战魂》的场面看起来其实颇为相似。开发组位于蒙特利尔的办公室里,也放了不少用来比划的仿真兵器。

《荣耀战魂》前任创意总监Jason在和工作人员做练习《荣耀战魂》前任创意总监Jason在和工作人员做练习

七八年前,墨云开始尝试进行演练的时候,由于国内器械不完善,“只能拿着白蜡杆,去做套招练习,慢慢找到一些感觉。”

购买国外生产的武器和护具当然是种选择,但是一套几万元的售价又太过昂贵。于是,他在研究古籍之外增加了新的工作,开发用于训练的兵器和护具。这后来变成了副业,墨云开始为国内的其他冷兵器爱好者定制趁手家伙,包括子午鸳鸯钺、咏春八斩刀在内的奇门兵器也出现在了订单中。

到了2015年左右,他和伙伴们终于制作出了满意的尼龙兵器,大小、形制还有重量都十分接近实物,但又足够安全。在这些兵器的加持下,墨云复原古代武艺的计划就又前进了一步。

复原古籍的结果让人振奋。他们“做这方面尝试的时候,发现它确实非常的厉害”,在兵击比赛中遇上持其他兵器的对手时,“基本都能不落下风”。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墨云把他的研究成果带到了更广的地方。除了在参加比赛时用苗刀迎战对手之外,他也在俱乐部里将自己掌握的冷兵器技术教给其他的爱好者。《成都商报》的记者曾经采访过他和其他同仁,称他们为“都市剑客”。

根据古籍复原的苗刀动作(有彩蛋)根据古籍复原的苗刀动作(有彩蛋)

墨云所属的俱乐部叫作四川兵击联合会(简称“川兵联”)。2017年末正式成立的川兵联,目前已经成为了四川地区最大的兵击爱好者团体之一,每周末都会组织上百人参加的对练活动。

川兵联的另一位重要成员望江告诉我,这种热闹的情景其实也是最近才出现。作为管理者之一,望江要负责撰写俱乐部的规则,还要记住每个人的武器和护具,为他们安排练习对象。

并不是每个感兴趣的人都会坚持下去,“大多数人甚至只是到现场看一下,回去就退群了。”

坚持练下来的人手里,一些东西又开始生根发芽。川兵联并不只局限在中华武学的范畴里,英式军刀、日本太刀还有中国苗刀,都有人在练习。

程冲斗之后的第三百九十七年,一座关于他的宝库又在四川建立起来。


Bruce:为记忆架起桥梁

走入宝库的人各怀各的心思,Bruce也和其他人不太一样。

用他自己的说法来讲,他有点像是“王语嫣”,虽然自己工作繁忙没办法经常训练,但喜欢在旁边观看研究,久而久之有了点“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的感觉。

Bruce是四川本地人,2015年加入育碧成都,成为了一名动画师。

和很多后来进入游戏行业的人一样,Bruce小时候也常玩游戏。那个时候他家里有一台世嘉DC,他在上面玩了《灵魂能力》和《死或生2》,就此对格斗产生了兴趣。

初代《灵魂能力》里,也有用中国刀和中国剑的角色初代《灵魂能力》里,也有用中国刀和中国剑的角色

自然而然地,《荣耀战魂》推出之后,Bruce就成为了这款游戏的粉丝。在育碧内部组织的联赛中,他还曾经夺得过这个项目的冠军。

可惜的是,他并不属于《荣耀战魂》项目组,不能直接参与到制作中去。在“武林”阵营制作的过程中,风格曾经一度变得过于夸张,Bruce当时对此颇有微词,但也没什么办法。

他最终找到了另一条路。大概两年前,“武林”阵营已经开始早期的制作流程,育碧成都负责角色和武器设定的工作,这正是Bruce所擅长的部分。他为自己熟悉的几种兵器整理资料,发给了《荣耀战魂》项目的负责人。

消息传来:蒙特利尔挑中了苗刀。

于是,Bruce变成了架在《荣耀战魂》和中国武术之间的桥梁之一。蒙特利尔提出问题,他要找到答案。墨云在二仙桥的场地上教给Bruce刀法,Bruce又把它录成视频资料发过去,外国同事对这些招式很感兴趣。

“武林”阵营之前的角色明显有不少灵感源自传统戏剧,真实的中国武术,体现得没有那么多。身边的朋友形容这段时光,说Bruce是“跑去川兵联,挨了三个月的打。”

公司内部,最大的争论出现在苗刀的造型上。它无论是外形还是来源,都和日本刀有莫大的关系,游戏中已经有不少用日本刀的角色了,何必还要再加入一个呢?

“斩虎”用的武器,最后被定名为“Chang dao”“斩虎”用的武器,最后被定名为“Chang dao”

在Bruce冥思苦想的时候,一位女同事的提议点醒了他:“游戏里又不只体现的是美术”,新角色的刀,完全可以做成直的。

而且,这样其实更贴近中华风格,从汉至唐,大部分刀都是笔直的。他又搬出了戚继光和程冲斗,他们的专著以及时代背景为这把刀塑造了底蕴,独特的招式也让它和日本刀完全区分开来。

日子在成百上千次挥刀的过程中前进,直到一位蒙特利尔的同事走到他的工位上,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Bruce得到了一个小时,向制作组展示自己知道的一切。听完之后,台下的人感叹:“中国的好武器太多了!”

邀约因此升级,Bruce去了一次蒙特利尔,协助动作捕捉演员的工作。在那之后,他也得偿所愿,正式加入了《荣耀战魂》的制作组。

现在,Bruce依然会在有空时去川兵联的场地。在那里,人们热烈地议论着那个用苗刀的新英雄,聊他的刀法和川兵联的关系,在现实中尝试和游戏中一样的招数。

他们中的不少人都是《荣耀战魂》的玩家了,Bruce在为很多这样的人制作游戏。

游戏中的“斩虎”与现实动作的对比游戏中的“斩虎”与现实动作的对比


尾声

最后还有一个故事,你可能曾经听过:1991年的时候,正在开发《VR战士2》的铃木裕曾亲自到河北沧州拜访八极拳大师吴连枝,就是为了在游戏里还原中国的武术动作。后来,他还把吴连枝请到日本做动作捕捉,游戏通关之后也有一行“特别感谢吴连枝老师”的致敬。

铃木裕在2014年游戏开发者大会上回忆这段故事铃木裕在2014年游戏开发者大会上回忆这段故事

川兵联的一位成员在和我聊到《荣耀战魂》的“斩虎”时,特意拿吴连枝来作对比:“中国的传统武术,就应该像这个样子传播出去。这种强调招式的游戏,和真实的中华武学合作,多好的事呀!”

历史用千百种方法体现它的样貌。从程冲斗,到吴连枝、铃木裕,再到墨云和Bruce,游戏也成为了历史涓流的一部分,在手柄和指尖保存记忆。

练武的人还在讲关于拳脚刀剑的传说,而这正是我们对抗遗忘的方式。


展开全文

13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更多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