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瘟疫公司》的新DLC里,你可以优雅地造谣传谣了

栓子 趣闻 2019-12-13
  • 17

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在这个世界上,有位总统,为了引战,炮制了一堆移民假新闻,把问题归咎到外国人身上,此人还通过发恶毒推文之类的方式来扰乱视听,导致民众愈发难以得知真相……

虽然听起来很像,但这段话形容的并不是大洋彼岸的某位大统领,而是坐在电脑前的我。

老而弥坚的《瘟疫公司》又发布了一个新DLC,它的名字叫作“假新闻”。在这个和专业事实核查机构合作推出的模式里,你可以优雅地试一试造谣传谣的滋味,看看一个谎言是如何在层层推动下蒙蔽全世界的。

事实上,如果你根据现实中的一些案例按图索骥,很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让我们用一盘游戏试试看。

从命名这部分起,我们就可以简单玩玩梗了,就拿最近的《死亡搁浅》来说……既然“America is a lie!”,那干脆就把我们要散播的这个假新闻命名为America好了,起始地点也大可以直接设定在美国。

想造谣得先有谣,所以我们得先自己拟好谣言大纲。在游戏里,假新闻一共有四个要素:内容、发源、动机、归咎。虽然不能说可以套到一切假新闻上,但对于那些受众广泛的谣言,这确实是一个好用的公式。

那么,经过一番操作,这条似曾相识的假新闻已经呼之欲出了:

是不是很眼熟呀是不是很眼熟呀

胡适有句常被引用的话,说“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可惜的是,连这句话也是假的。但如果我们的谣言足够强力,那确实也可以骗过全世界,改写历史,这就要看我们的本事了。

在这个模式里,原本用来让瘟疫进化的DNA点数变成了“经费”,传染性、致命性和抗药性则摇身一变成了“传播力、信服度、社群性”。

有意思的是,原本用来描述瘟疫传播的这些元素,被魔改成假新闻的属性之后,竟然一点违和感都没有:传播力度够大,就能更快在人群中传播,谣言越有板有眼,就越容易让人相信,而如果被骗的人都聚在一起圈地自萌,那确实很难再说服他们改变立场……

互联网“病毒式传播”的威力,在游戏里也可见一斑。你只需要把手里的这则假新闻变成梗图表情包,立刻就会有安哥拉、沙特阿拉伯甚至马达加斯加岛的朋友上当受骗。

在这个模式下,也当然存在着“反派”。当你的谣言越传越广,事实核查机构就会试图出面澄清,让更多的人转化成“知情者”,阻碍我们让自己的瞎话实现村村通的伟业。

可能只是一些懂行的人实在看不下去出来说几句,但随着事情越闹越大,就会有各国政府牵头成立的事实核查机构一起辟谣。在游戏中,他们的能量还是很大的,如果你不作出点措施抵抗的话,很可能就会因为明白人太多而功亏一篑。

我国人民显然对美国谣言非常警惕我国人民显然对美国谣言非常警惕

这种时候,就该川大统领……不是,我们扮演的幕后黑手行动啦。首先,我们可以用出“恶毒推文”这一招,在社交媒体上大放厥词,以这种迷惑行为让大家都不知所措:

接下来,还有不少损招能用。我们可以安排一场针对事实核查机构的黑公关狂欢,组织团队去挖这些机构的黑料,让大家不再相信他们。教唆上当受骗的民众上网围攻知情者也是个办法,让想辟谣的人说不出话来,那他们也就没法辟谣了,对吧?

就这样,我们一边干扰辟谣进程,一边变着法地让这则谣言越来越有鼻子有眼,很快就能让不少人上我们的贼船了。

美国自不必提,还不到半年就已经全体着了道,其他国家也随着口耳相传逐渐沦陷。但也有坚挺的国家任凭谣言闹得沸沸扬扬,自己巍然不动:

万花丛中一点绿万花丛中一点绿

(这里要说明一下,出于简化区块设置的考虑,《瘟疫公司》里的地域划分并不精确,比如阿拉斯加在游戏里就属于加拿大,法国版图包括比利时之类的,而且世界上很多小岛都没有标出来,所以图中地图仅供参考。)

随着游戏进程,还会像原版游戏“恭喜你比天花还流行”一样提供类似的小贴士,都是和一些著名谣言有关,其中像反疫苗论或者地平说之类的假消息,其实直到现在都还影响着不少人。

为啥没有肯德基六翼神鸡谣言,我觉得那个一定也骗过不少人为啥没有肯德基六翼神鸡谣言,我觉得那个一定也骗过不少人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和原版游戏不同,“知情者”并不是无法攻破的,明白人也有不得不犯糊涂的时候。如果信了假新闻的人足够多,迟早也能逼迫那些不信的人就范。你也可以重新组织一下谣言,让那些本来知道真相的人陷入自我怀疑,最后顺利上钩。

那么,故事发展到最后,会怎么样呢?

当然就是拉全球人民一起下水,信了我们的鬼话。

就像《瘟疫公司》本身是其实是奔着科普去的一样,如果你在这个DLC里经历了一遍造谣传谣的完整过程,其实也能更好地理解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

把很多著名谣言套进游戏的模子,那种相似性也会让我忍不住思考:原来它就是这样欺骗我们的。

2016年,《牛津英语词典》把“后真相”(Post-truth)选为年度词汇,当时有评论家感叹:“我们已经进入了后真相时代。”

这个词的意思,说白了就是“没有真相、真相不再重要”。在这样的时代里,事实不再胜于雄辩,立场要比真实重要,大家都只会去去听、去看自己想听、想看的东西。想想看,今年我们又见证了多少假新闻的诞生呢?

更让人不敢深思的是,也许游戏中的“胜利”,在现实中早已发生过了许多次。只是我们并不知道,某些我们奉为圭臬的“真相”,起初可能不过是一则谣言而已。


展开全文

3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