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在给去世明星打卡的粉丝们

跳跳
文化 2020-09-05
文化 > 在给去世明星打卡的粉丝们

他们离开了,有人还在。

当明星去世之后,粉丝们会怎么样?悲伤、怀念,这都是很容易猜到的反应,如果明星是因故去世,还会有愤怒的追责。

那么再之后呢,当几个月甚至几年过去,这些情绪都消散了,粉丝们会怎样看待他们粉过、现在已经离开的明星们?

有些人选择了忘记、接受这一切,而还有些粉丝,假装他们憧憬过的明星们仍然活着。


1

2019年10月14日,韩国明星雪莉(崔真理)在家中自缢身亡,消息随后被其经纪公司证实,冬雪在傍晚从雪莉经纪公司的声明中得知了这个消息。

冬雪从2013年起是雪莉的忠实粉丝,参与组织了一个雪莉的粉丝团,据她说规模不小,和经纪公司的官方人员都有接触。

冬雪和粉丝团的粉丝们一起“送了雪莉最后一程”。她们愤怒地斥责是网络暴力逼死了雪莉,还做了花圈、写了明信片,托付一位粉丝送去了经纪公司的门口。但冬雪现在已经不想再谈及那个粉丝团。

“粉丝团后来就解散了……其实也不能叫解散,就是慢慢没声音了,大概2个月后,大家就不在群里说话了”,冬雪说有一天一个人在粉丝团群里发其他明星的报道,她出来斥责,很多群里的人也说这样做不好,但是冬雪去看群里其他人的空间,发现很多人都开始追新的明星。

一个改名为“愿崔雪莉一路走好”的粉丝QQ群 一个改名为“愿崔雪莉一路走好”的粉丝QQ群

冬雪挺生气,但不是因为粉丝团的背叛:“我之前看心理学的文章,说悲伤有5个阶段,拒绝、愤怒、协商、沮丧、接受,现在粉丝团的大家已经到了接受这个阶段,但是我接受不了,我怎么接受呢……我是对自己生气。”

雪莉去世之后,冬雪还是坚持给雪莉的微博超话打卡,把她之前收集的一些图片、视频发上去,而且严格按照超话的规定:用PS而不是美图秀秀修图,独家图不做二次改动……

这并不是个偶然现象,实际上在雪莉的各个微博超话里,还有不少粉丝在做着一样的事,以至于上个月初,雪莉的超话还更新了发图、发贴的规定,希望粉丝们少点“无意义的吐槽”。

8月4日还有粉丝在崔雪莉超话更新的“重要通知” 8月4日还有粉丝在崔雪莉超话更新的“重要通知”


2

另一位雪莉的粉丝,也是崔雪莉超话的主持人,微博名“SULLI_崔雪莉是真理”,每天也和冬雪一样,发着自己存下来的照片和视频。她的每条微博,几乎都有二三十个评论,这个数字看起来不多,但雪莉出道很早,又不是国内流量明星,生前在微博超话的大致评论数也就是100上下。

8月22日的一条微博 8月22日的一条微博

而在这些微博下,粉丝们的评论也很正常,正常地夸雪莉漂亮,正常地祝福节日快乐,正常地发桃子表情打卡(雪莉的绰号是桃子),一切就像雪莉还在一样。

SULLI其实不是个一直在微博活跃的雪莉粉丝,她2012年开始粉上雪莉,中间一段时间因为工作没怎么上微博,知道雪莉离世还是通过微博热搜。

即使现在成了雪莉超话的主持人,SULLI也不觉得自己在做什么粉丝站,只是“个人喜欢她想要保存关于她的一点一滴的一个平台”,是用她自己的方式纪念雪莉,也是希望让更多粉丝记住雪莉,就像雪莉从未离开一样。

SULLI在电脑里有个盘,存着雪莉的图片和视频,从雪莉作为童星出道,到退团的个人活动,都有记录。这个盘也是SULLI给自己定的期限,她说,自己这么坚持发图,也许坚持到再也没有图片和视频可以发,就停止了。

实际上这也是冬雪以及很多像她们一样,还在给去世的明星微博超话打卡、发图的粉丝的共同想法。冬雪在她的粉丝团群里也有一个存着雪莉没在微博上发过的照片文件夹,她说以前看着这个觉得是宝藏,证明雪莉还有很多不为国内粉丝知道的美好,而现在,冬雪每发一张就会从文件夹里删一张,“(文件夹)越来越小,还挺难过的,发一张少一张了”。

为了应对这种情况,还在更新微博的很多粉丝都在个人简介中注明“提供独家照片请私信”。但是冬雪告诉我,都快一年了,现在还没被发出来的独家照片已经非常少了,很多人已经开始更新重复的照片,这让她觉得不是滋味,又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等到2年后,5年后呢?我们的本意是让更多人知道雪莉的美好,但是如果日复一日发这些图,不觉得有点像祥林嫂吗”,冬雪说。


3

很多时候,粉丝的打卡也带有无奈的成分。如果粉丝不去每天打卡,维持超话存续,微博超话就会变得不堪入目。

具荷拉是雪莉的好朋友,在雪莉自杀后不久也选择了自杀,但她的国内粉丝不多,也没有什么大规模的粉丝团或后援会,现在,具荷拉超话没有什么成建制的打卡和照片微博,因此已经被营销号占领,都是些“具荷拉死因揭秘”式的东西。

一位雪莉的粉丝告诉我,很多人之所以还在坚持给雪莉打卡,也是因为具荷拉这样的遭遇。为了不让这些去世后的闲话“打扰到雪莉”,粉丝们要定期打卡来净化超话,。

不少雪莉粉丝都对我提到了高以翔的例子,说她们很羡慕高以翔的运营和粉丝团,人数更多,也更有组织,真的像高以翔还没去世一样。

有组织,指的是高以翔在去年11月末去世后,很快就有了一个专供粉丝继续打卡的超级话题:“高以翔我们永远不说再见”。这个超话很活跃,有官方粉丝团,也有冬雪、SULLI那样的个人粉丝,据说这半年多以来,热度不仅没有下滑,还有一定的增长,证据就是现在高以翔超话下的微博经常有四五百评论和几千点赞,而在高以翔生前,同样的超话、同样的微博账号,评论大多数时候都不到100。

高以翔吧官方微博的数据,18年末,即使是一条最需要粉丝转发评论的代言微博,数据也远不如几天前的一条微博 高以翔吧官方微博的数据,18年末,即使是一条最需要粉丝转发评论的代言微博,数据也远不如几天前的一条微博

我找到了好几位给高以翔打卡的粉丝,她们中有不少人都说自己在高以翔去世前没有打卡的习惯,直到噩耗传来,才发现“原来我们亏欠了他那么多”。这时“高以翔我们永远不说再见”超话被建立,她们才开始定期打卡。

和雪莉不太一样,高以翔的粉丝更多提到她们打卡的起因是愤怒。雪莉的粉丝们只能对网络暴力愤怒,而高以翔的粉丝有更具体的愤怒对象:被指没有做好安全措施,导致高以翔在综艺节目中猝逝的浙江卫视。

实际上,大多数还在给高以翔打卡的粉丝,都说她们能在艺人去世后还聚集在一起,靠的就是当时“二十问浙江卫视”的愤怒。

这个超话是很多粉丝给去世的高以翔打卡的起点 这个超话是很多粉丝给去世的高以翔打卡的起点

大多数时候,愤怒都比哀伤要更有力量。一位不愿意透露粉籍的粉丝对我抱怨说:“因事故死去的明星粉丝凝聚力最强,自杀的明星粉丝凝聚力第二,因病逝世的粉丝很快就散了”。

雪莉的超话中,驳斥对雪莉诸多谣言的微博评论、转发和点赞最多;悼念文章的热度也远远比不上《以翔哥哥身边的魑魅魍魉》。

但愤怒不能一直持续下去,当年有20多亿阅读的“二十问浙江卫视”超话现在已经恢复了平静,4月有一条热门微博,7月又有一条,之后的两个月再没任何一条稍有热度的微博。

甚至哀伤的力量也不持久,现在,高以翔的各种微博下,几乎没有什么低沉的气氛,大家都其乐融融,即使说“想他”也带着昂扬的情绪。也许,只有快乐、憧憬这些正面的情绪才能一直延续。

一条打卡微博下的粉丝评论 一条打卡微博下的粉丝评论


4

在采访中,我和一位高以翔的粉丝提到了这是一个关于去世明星粉丝的选题。这位粉丝问我找到了哪些去世明星的粉丝,我说雪莉、具荷拉和高以翔和金钟铉,其他的在微博上好像找不太到,可能张国荣也算一个,但性质完全不同了。

这位粉丝回我:“找不到很正常,你说的都是近年去世的明星。粉丝再长情,也有个时间,燃烧到最后总会燃烧光的。去世了,就注定什么都没了”。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22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作者:跳跳
一只鱼人
相关阅读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