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糖豆人变形记

照月
趣闻 2020-10-05
趣闻 > 糖豆人变形记

粉的切开,都是黑的

人类总是对于未解之谜充满着好奇。基于共通的移情心理,人类总是会以一种人性或人文的眼光看待这些问题。

因为这种眼光,我们会为了卡比有没有穿红色拖鞋而争论不休。

图源推特@MarieBlue05

我们也会探讨奇诺比奥脑袋上的东西是不是蘑菇帽子。

随着《糖豆人》的火爆,糖豆人的内部构造也成了我们想要解决的谜题,很多人对于糖豆壳里面的东西,产生了不同的猜想。

这些又Q又弹又软又萌的糖豆“人”,同样会被尽可能当成人类看待,并在大量的二次创作中与人类的形象挂上钩。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糖豆人》官方声称糖豆人的身高是183cm,玩家们变理所当然的把这一身高与人类的身高进行比较,有人还直接把糖豆人画成了183cm高的肌肉男。

图源推特@lalalalack

在此之前,玩家群体对于“糖豆人”的本质,已经形成了一个较为普遍的观点:“糖豆”与“人”是分开的两个词,糖豆外壳只是个服装或皮套,里面装着的其实是人类。

图源推特@Re__me__

图源推特@THDRKK

这一观点的高级形态,认为糖豆外壳是某种“机械外骨骼”,亦或是《守望先锋》中DVA所驾驶的双足步行机甲,人类依靠操纵杆驾驶着“糖豆人”前进。

普通版

图源推特@konominoco

威力加强版

图源推特@psuedofolio

稍微猎奇一点的假说,至少也假定糖豆外壳里面装着的是人型生物。

不那么猎奇的

图源推特@gerph_art

比较猎奇的

图源@blocboytogata

诚然,也有玩家完全否认上面的假说,拒绝把糖豆人与人类扯上关系。比如著名的情趣用品厂商TENGA,他们用自己的产品佐证自己的观点。


虽然持有这样的论断,他们的猜想也不会出格到哪里去,下面的这张图是我所能找到的最猎奇的“非人”猜想了。

图源推特@Papyruski

不过,《糖豆人》官方最终公布的内部构造设定图,将上面的所有论调通通推翻。与官方这张致使人类怀疑起人性的图片相比,再猎奇的图都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

《糖豆人》的官方推特,少不了被玩家提出“糖豆人里面是什么”之类的问题,或许因为不堪其扰,官推最近发起了一个投票活动。

他们的一名画师上交了一份糖豆人内部构造图,这份图恐怖到连官推都要声明“我希望我从来没看过它”的程度。现在官推给了玩家这么一个机会,投票决定是否把这份设定图公之于众。

至少有85%的网友,带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选择了“让我康康,我准备好了”。在这张“露骨”的内部构造图公开之前,他们可能并未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做好充足的心理预期。

“仅供内部使用”

投票活动发起两小时后,《糖豆人》官推放出了这张内部构造图,并表示“这是你们自找的”。

从这张设定图不难看出,糖豆人的骨骼构成了完美的S形曲线——可惜曲线不止一根。被过分拉长的脖子单独构成了大半根曲线,上头连接着一整块酷似人类的头骨,糖豆外壳没有嘴,头颅却专门为嘴留出了位置;下头则连接着完全不成比例的短小躯干及弯曲成奇怪弧度的四肢,腿骨还刻意设置了两处关节。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但是糖豆人盆骨上的那块凸起,多半只是尾椎骨。

最为惊悚的地方莫过于糖豆人的眼睛。水汪汪的大眼睛与人畜无害的脸,后面却藏着从头骨的眼窝中伸出的视觉神经,《糖豆人》官推对此补充道:从眼睛就能看出来,上面这个身高183厘米的糖豆人很开心。

这幅猎奇的设定图是官方设计师Tudor Morris的手笔,他在Instagram上表示,“这是我午餐时间的一幅毫无意义的素描,只是为了开玩笑;但这就是糖豆人的内部概念图,我们一开始就知道它们不可能有好的市场反响,所以我们为它们套了可爱的糖豆外壳……无论如何,他们都是非常快乐的小豆子。”

标签:“被诅咒的糖豆人”

看了设定图上的大眼睛,你可能并不知道糖豆人开不开心、快不快乐,反倒是感觉汗毛直竖、冷汗直流,同时还听到了自己的梦想破碎的声音。

理想(左)很丰满,现实(右)过于骨感

硬要说的话,长长的颈椎,短小的躯干,再配上憨态可掬的外表,这样的糖豆“人”倒是与企鹅等鸟类动物有不少相似之处。像这样把它与我们熟悉的生物绑定起来,或许可以得到一些宽慰。

可若是忍不住再看一眼设定图,宽慰感就荡然无存了。随着SAN值的迅速跌落,另一批“熟悉的生物”出现在脑海,但我们绝对不想在日常生活中看见它们。

单是把糖豆人这一套紧致而嶙峋的骨骼拎出来,就实在忍不住让人想起异形。

异形的腿也有两个关节

也有玩家想到了《只狼》中脖子呈S形弯曲的白木老翁。

这细长如触手般的视神经,又会让人想起眼珠子经常脱离眼窝的变相怪杰。

还有人把日本特摄片的怪物设定集搬出来,与糖豆人进行比较。

特摄片怪物的设定集一般都会画出它们的骨骼与内脏架构

更有网友联想到了科幻作品《人类之后的人类:最后人类学》。在这部小说中,地球不再适合人类生存,因此人类实施了大规模的基因工程,创造能够适应地球及宇宙中其他星球恶劣环境的人类亚种。

虽然糖豆人的骨架构造无法让大多数人接受,但它们却长着人类的头骨,或许也和《人类之后的人类》中各色奇形怪状的物种一样,拥有人类的基因组。

希望这些“人类”亚种不会让你吐出晚饭

既然糖豆人可能拥有人类的基因组,万一它们本身就是改造过的人呢?

可能存在于某个地方的糖豆人生产线

图源推特@sameduma

进一步想下去,《糖豆人》可能也只是一群改造人取悦其他人的死亡游戏罢了。

一旦编起赛博朋克故事,中日网友总能找到共同语言

另一批人保持着难得的理智(也有可能已经疯了),带着更加理性的目光,以生物学与生理学的相关知识,从仅有的这幅设定图分析糖豆人的生理特征。

“仙豆”会飞的原因找到了

还有少数人不愿放弃自己的固有观点与感性思维,发起了微弱的抵抗运动,自发绘制糖豆人的内部构造图,不论是骨骼还是机械,至少要抵挡模因对大脑的污染。

图源推特@Gsh_60_1

这位壮士的留言是“我不得不这么做”

可他们中的一部分似乎已经疯了,始终认为糖豆人的头颅中,还有一个小糖豆人。

无限套娃幻想

图源推特@yoshimaro77

值得注意的是,《糖豆人》游戏发售之前,这种绘制内部构造图与骨骼图的“儿童邪典”就已经存在。这些在影视、漫画与游戏中出现过的人物、奇幻生物、萌物、吉祥物,之前都像糖豆人一样被我们以人类之礼相待,却因为人类的好奇与猎奇心理,被迫在这些“儿童邪典”里露出了它们狰狞的獠牙,以及可怖的骨架。

早在数年前,美国漫画家Michael Paulus就绘制了皮卡丘与飞天小女警的骨骼图。

阿拉蕾虽然萌,但她是机器人,内部构造也是十分骨感的。

阿拉蕾某款手办的说明书

然而,上面的两个案例至少能教会孩子面对成人世界的真实;而糖豆人软萌的外壳与异形般的骨架所形成的巨大反差,成年人都感到说不出的惊悚,异形来了怕是也要吓得退避三舍。

难怪有人把糖豆人当成稻草人用

更加惊悚的是,在糖豆人设定图公布后,这种模因污染还在继续扩散。又有新的生物受失去理智的人类所迫,不得不在新的二次创作中披露它们的内部构造,去影响更多人的心智。

粉色恶魔卡比首当其冲,证明自己也是披着萌萌皮套的小号异形。

图源推特@shiburingaru321

《勇者斗恶龙》系列的史莱姆同样未能逃过此劫,虽然没有骨头,但是可以展示自己的血管和心脏。

图源推特@AZY_15

人类的魔爪更没有放过《银魂》系列的招牌吉祥物伊丽莎白。

图源推特@tomoyanandayo

这位名叫德比德比·德比鲁的恶魔虚拟主播,也不幸中了招。

图源推特@Purin_a_La_Mode

同样拥有强大模因污染能力的野兽先辈,也没能战胜糖豆人的非凡影响力。

图源nicovideo sm37571886

隔壁的另一部游戏《非常普通的鹿》亦受到了糖豆人模因的刺激,决定公开征集主角鹿的内部构造图。如同收到统一的暗号一般,玩家们不约而同地为新一轮的模因传播贡献自己的聪明才智。

无限套鹿幻想

图源推特@GWH92C

鹿皮月饼

图源推特@hetayoko7

过鹿器

图源推特@daysay_231

正如《糖豆人》官推所说的那样,一旦开始了,就再也回不去了。如果再不做些补救措施,无数的生物将遭受如上的迫害,无数人的三观将毁于一旦。

为此,官推又发起了一次投票,同时给了玩家三个选项:要么把这张设定图当玩笑处理;要么接受这张设定图但再也不放在明面上讨论;要么完全接受这张设定图,并开始同人创作。

官方的另一名设计师Ash Kerins也在尝试研发模因污染的解药。他画了第二张糖豆人内部设计图,与原图比起来,新设计图完全没有猎奇的气息,理应符合更多人的期待。

尽管这些补救措施距离设定图发布也仅有数个小时之隔,但为时已晚,在官推发起这一投票之前,早就有大批玩家受到污染,着手转发与二次创作。

过半的玩家选择了第三个选项,而本该发挥解药作用的新设计图几乎没有玩家认同,这些结果自然都在意料之中。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于是,这张内部构造图在将来的某一天会正式成为官方设定,而我们以后在游玩《糖豆人》时,眼睛会像X光机一样,自动透视出糖豆人那异形般的骨架。

可我们并不会认为这有什么问题,我们的意志已经被长着异形骨架的糖豆人吞噬,在我们眼中,糖豆人的骨架再怎么不像人类,也应该是这个样子。

之前是糖豆人,现在是卡比,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36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作者:照月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相关阅读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