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首由华人用非洲斯瓦希里语写的歌,就是《文明》游戏的写照

偶然轻狂 文化 2018-08-01
  • 15

一名美国华裔,用非洲的斯瓦西里语写了一首歌,歌词是基督教祈祷词。

上周,美国达人秀第十三季的舞台上迎来了一群特殊的嘉宾。这支由145位,年龄在18-88岁的成员组成的天使之城合唱团一齐上台,用来自非洲的斯瓦希里语演唱了《文明4》的主题曲:《Baba Yetu》,赢得了嘉宾和全场观众的欢呼。

在我社微博上,很多粉丝留言说听不懂几位嘉宾的点评和歌词大意,我们特意把这段视频翻译了出来。

《Baba Yetu》(我们的父)这首歌曲的来源是非洲东岸的斯瓦西里人的祈祷歌,演唱歌词使用的也是斯瓦希里语,歌词内容取自基督耶稣的《马太福音》中的《主祷文》,编曲则是美籍华裔作曲家田志仁。

在2011年的第53届格莱美颁奖礼上,这首歌两次登上领奖台,拿下“最佳伴唱器乐编曲”奖和“最佳古典混合音乐专辑”奖(专辑《呼唤黎明》的主打歌即《Baba Yetu》),这也是历史上第一次由游戏原声音乐拿下这个象征全球音乐节最高荣誉的奖项。

正是这种多民族,多文化之间的融合和跨界合作,让这首歌本身的意义得到了极大的拓展,这也正是“文明”这个词背后的真正含义。当然,想要被广大听众、玩家和艺术家认可,光有这层文化背景也是不够的,单纯从曲调的编排和演唱上来讲,这首歌也是非常好听的。这其中当然少不了华裔作曲家田志仁的功劳。

田志仁的老家在中国香港,但他本人出生在美国加州,长大后曾在斯坦福大学求学,之后一直接受音乐方面的科班教育。像这样传统的音乐人,似乎很难跟电子游戏打上交道,但就是这段在斯坦福求学的经历,让他结识了室友Soren Johnson(瑟伦·约翰逊)。

瑟伦·约翰逊

约翰逊在学校学习的是计算机编程,毕业后他受聘于Firaxis Games工作室,开始负责制作文明系列游戏。到了《文明4》的时候,约翰逊已经是这个项目的首席设计师了。田志仁回忆起这段经历时说:

当时约翰逊找了一些我以前创作的旧歌曲——一些非洲风的和声音乐——放到了游戏Demo中作为菜单的背景音乐,他的团队听过之后都非常喜欢,于是他便来找我,问能不能给游戏创作一些新的东西,于是便有了后来这首《Baba Yetu》。

《文明4》片头动画

这也是田志仁第一次为游戏创作主题曲。可能有不少人会好奇,学音乐的为什么会和学编程的人成为室友?田志仁说这可能就是“缘分”,似乎“文明交汇”的概念从那一刻起就开始在他的经历上显现出来。

《Baba Yetu》和《文明4》一经公布,很快就在游戏圈里引起关注,当时有超过20多位游戏评论家在IGN和Gamespy上对这首歌展开讨论。

在游戏圈外,《Baba Yetu》也非常受欢迎,这首歌随着众多合唱团和艺术家的脚步,走上了世界舞台。在这次登上美国达人秀的舞台前,它还在世界知名的卡内基音乐厅,肯尼迪中心,迪拜音乐喷泉,甚至是在E3和VGL的舞台上被人奏响。2012年第76届联合国大会的开幕式上,《Baba Yetu》作为其新年音乐会的一部分也在现场进行了表演。

《Baba Yetu》被收录在一张名为《呼唤黎明》的专辑中,这张专辑收录了12首歌,涵盖了汉语、希伯来语、斯瓦希里语、日语等12种语言,各自代表了它们背后的文化含义。田志仁认为“这张音乐专辑和‘文明’系列游戏一样,试图将不同文化与历史串联在一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音乐形式的文明(指游戏)。”

到了2016年,田志仁又受制作组邀请,开始为《文明6》创作主题曲。为了寻找灵感,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用钢琴进行即兴编排,最后创作出了有16个小节的主旋律。他给这段旋律起了个意大利语的名字《Songo Di Volare》(飞行之梦),歌词改编自达芬奇在创作人类第一架飞行器时候的说明。这就是后来我们在《文明6》的片头动画和主菜单里听到的音乐。

“像鸟一样,飞向太空”

相比于上一次的创作,这两首主题歌都是比较欢快的节奏,同时不乏气势磅礴的和声和高潮。田志仁把这种表现形式看作是文明进程的一种表现,自古以来,能在天空中翱翔就是人类的梦想,随着科技的发展和文明的进化,这个梦想最终得以实现,并进化到飞向更遥远,更高层次的空间,这在“文明”系列游戏中一直都有所体现。

“探索的本质,即是开拓新疆域,这是一种物质上的探索,同时也是自然科学和哲学上的进步,这是一种精神上的探索。”田志仁即是这样解释这首歌的主题的。

2016年底,田志仁作为指挥,携手皇家爱乐乐团和天使之城合唱团在伦敦卡多根音乐厅举行了全球首演。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当时的视频录像感受一下,不知道听到这首歌会不会让你联想到玩《文明6》时候的画面:

在谈到自己的音乐创作时,田志仁说:“创作音乐,可以保守,也可以很大胆。这种说法一点都不为过,而我从来不打安全牌……有人喜欢我的音乐,另一方面,也有许多人爱上我的音乐,成为我的支持者。当别人不请自来主动给你提出建议时,你就会知道自己弄对方向了。”

至于能否在有生之年再拿一次格莱美,电影配乐,游戏主题曲,或者是什么其他形式的创作并不重要,“当机会出现时,我一定会抓住他的。”


展开全文

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